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05 山人自有妙计
是的,我猜出来了,散文所有的诡异行为,都是程依依在背后指使的。

之前我就知道程依依在连云港,最近一段时间我除了忙活自己的事,也在努力打听程依依的消息。她既然是代表杀手门来拿下连云港的,必然要从四大家族下手,这是铁律,也是唯一的路,但我连续接触陆显、易泰然和石飞明后,却没获取到有关程依依的一点信息。

到散文这里时,诡异的事情来了,他本来答应我见面,过了一会儿却又不肯见了。等我再打电话请求一见时,他又答应下来,却不是在他家里,而是在连云港的郊区,某个可以迅速出城的点。

为的是赶我走。

后来就更奇怪了,哈特要杀我,散文拦着不让。

来到号所,我都把他骂成那样子了,搁到一般的地下皇帝身上,哪能咽得下这口气,早就跟我干起来了,怎么可能阻止手下的人来杀我呢?

散文自始至终的目的都很明确,就是要赶我走,而不是要杀我。

一开始我不明白为什么,总是百思不得其解,就在刚才终于明白过来,这是程依依控制了散文,让散文赶我走啊!程依依已经通过慕容青青知道我现在的身份了,知道我是隐杀组的,还知道我拿下了很多城市,自然不难猜测连云港是我的下一个目标;与此同时,连云港也是她的任务,为了不和我发生冲突,只好出此下策。

而且,每到一个地方,就从当地的大混子下手,先夺取一部分地下力量,也是我们的一贯作风了,程依依显然保持了这一习惯。

怎样,我的推测是不是合情合理?

所以我都没问散文是不是这样,直接就让他带我去找程依依。

散文当然无比吃惊,瞪着眼说:“你……你怎么知道?”

我的心里一阵狂喜,虽然我已经猜出来了,但从散文这里得到肯定,别提有多兴奋了。不过我还是假装若无其事,耸耸肩说:“别问我怎么知道了,明天带我去找她就好了,我和她面对面谈一谈。”

“那可不行。”看到我猜出来了,散文反倒放松下来,说道:“依依姐只交代我把你赶出连云港,可没说要和你见面。”

我在心里吐槽,你都快三十啦,还叫程依依是姐,脸呢?

我说:“你就尽管带我去吧,她不仅不会怪你,反而会很高兴——你知道我俩什么关系吗?”

散文疑惑地问:“什么关系?”

显然,散文对我和程依依的事情一无所知。也是,程依依控制了他,只是把他当做小弟、马仔一类,怎么可能给他讲自己的故事呢?见状,我便连哄带骗、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说我和程依依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因为吵了一架才分开了,现在赶我出连云港,就是闹脾气呢。

我还拿出手机,调出我和程依依之前的合影,吃饭的啊、游玩的啊、牵手的啊、亲吻的啊,有我们的自拍,也有赵虎给我们拍的。我拿这些照片给散文看,让他相信我说得都是真的。

这些照片我都有备份,所以就算我中途换过几次手机,这些照片也从来没有丢过,没事也会翻一翻,以解相思之苦。

这次要不是为了让散文带我去见程依依,我都不舍得把照片给他看呢。

总之,散文看完之后,当然相信了我说的一切。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散文感叹着道:“我说依依姐那么凶狠的一个人,怎么对你就格外开恩,只是要把你赶出去,而且特别强调不许动你一根汗毛,原来你俩是男女朋友关系啊……嘿,这么说来,你说我姐夫啦。”

我说:“你可拉倒吧,叫什么姐夫?你该叫我龙哥,叫程依依是嫂子,这样她才会高兴,知道没有?”

“知道了。”散文连连点头:“龙哥。”

高冷、桀骜的散文,另外三大家族和高金娥都奈何不了的散文,就这样开始叫我龙哥了。

然后我又循循善诱,说你明天就带我去找程依依,等我俩和好了,你就是头功一件,以后亏待不了你的。

自从亮出手机里的那些照片,再加上散文本身对程依依也挺害怕,现在已经完全相信我的话了,对我的态度也不一样了,连连说好,说等明天出号,就带我去找程依依。

完成这件事情,我的心里终于舒爽起来。

这次,不仅搞定了散文,还顺带着找到了程依依,能不爽吗,简直要爽翻了。

爽得我都要睡不着了。

那还睡个屁啊,长夜漫漫聊聊天吧。

我问散文,怎么认识程依依的?

散文告诉我说,程依依有一次闯进他的住宅,一口气杀掉了他十几个手下,当场就把散文给吓懵逼了。散文从十几岁就出来闯荡江湖,三十岁不到就坐稳了连云港地下皇帝的位子,就是靠一身的好功夫和杀人不眨眼的狠劲,可是这一切在程依依面前根本就不够看的。

那天晚上,程依依把散文拖到院子里面,用刀抵着他的脖子,给了他两个选择。

第一,从此以后听她的话。

第二,现在就死。

散文不想死,所以他选择了第一条。

跟随程依依后,程依依给他下过两个任务,第一不再参与哈特等人的生意,第二就是将我赶出连云港了。

“原来你俩是男女朋友关系。”散文讪笑着说:“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吗?”

我表面上应付着散文,说是啊,得亏一切都说清楚了。

但我心里隐隐有点忧虑,程依依竟然一口气就杀了散文十多个手下……这简直就是女魔头了啊。其实我也知道,一旦加入杀手门就身不由己了,像是二条、赵虎,哪个没杀过人?

尤其二条,我估计杀过的人都有三位数了。

但程依依……

我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可能是因为我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很久以前吧。

不过说句实话,我都出来这么长时间了,见识过杀手门的凶残,也加入了同样杀人不眨眼的隐杀组,深深知道在这世界上的某个圈子里,杀人实在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

所以,普通人的生活其实挺好,一辈子都没机会掺和到这些黑暗中来。

慢慢的,我也就想开了,我能接受的了赵虎、二条杀人,为什么接受不了程依依杀人呢?他们可都是杀手门的,不杀人根本生存不下去的。

再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和程依依见面了,这些事情也就被我抛在脑后,感觉没什么所谓了,一心只有兴奋。

当天晚上,我和散文聊到好久。自从知道我和程依依的关系,散文一改之前桀骜、高冷的作风,对我那叫一个热情洋溢,开口闭口都是龙哥。这场面要是叫陆显、易泰然、石飞明和高金娥看见了,惊讶的下巴都能掉下来。

不过,散文再热情也有困的时候,他和我不一样,我是兴奋的睡不着,他可是要睡觉的。

等他睡着以后,我还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了很多很多东西,除了回忆我和程依依的过去,也在想现在和将来。曾经的我无比弱小,眼睁睁看着老乞丐将她带走却无能为力,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掌握着隐杀组在这南方大省的所有力量,粗略估计也有近万人吧,还能调动一些警方的关系,我就不信干不掉老乞丐,保护不了程依依!

怀着这样的念想,我便慢慢地睡着了。

到第二天,我便叫来管理人员,让他通知石飞明,说我和散文要出号。

消息传达上去,石飞明特地来了一趟。

开了号门以后,石飞明特地将我拉到一边,低声问道:“搞定了吗,散文决定支持你了?”

我没说话,而是冲散文勾了勾手。

散文立刻奔了过来,点头哈腰地说:“龙哥,什么事?”

石飞明果然惊得下巴都掉下来了。

我说:“没事,你去外面等我。”

“好的龙哥。”散文先出去了。

石飞明还没从最初的震惊中走出来,仍旧呆呆地看着散文的背影,仿佛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

毕竟散文的桀骜、高冷,在整个连云港都是出了名的,从来没有人见过他这样的一面,还点头哈腰,还叫我龙哥!即便是面对石飞明这样的公安局长,散文也从来没这样过!

“现在相信了吧?”我笑嘻嘻的。

石飞明转过头来,满脸不可思议地问我:“你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我笑着说:“山人自有妙计。”

出门以后,散文已经换好便装在等着我了。我也换了便装,又跟石飞明道了个别,说我和散文去办点事,随后再拜访你。石飞明点了点头,说哈特他们可能不会善罢甘休,让我自己注意一点,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尽快给他打电话。

散文出狱了,当然有兄弟来接。

跨火盆、放鞭炮,这些流程完了之后,我便坐了散文的车,去找程依依了……
FL"HHXS6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