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69 给我滚出盐城
这手术真做不了,没有一点希望!

这就是医生的心声。

其实大家早知道他是在拖延时间,之前做第一次手术的时候,他就受过张乐山一方的威胁,所以才编了这么一个谎言出来。但是现在耧不住了,他知道结果是一样的,一想到手术结束以后自己有可能遭受到的惩罚,就心慌意乱、浑身发抖!

果然,当他把这番话说出来后,外面整个就乱套了,好多人都在愤怒的大骂,甚至喊打喊杀,要把医生碎尸万段。

“你做不了,你怎么不早说,浪费我们时间?”

“你这个庸医,竟然敢耍我们,今天让你知道我们的厉害!”

“那你就去跟我们腾飞公子的命根子陪葬吧!”

作为盐城最有名的泌尿科大夫,无论如何也称不上庸医的,但群众的愤怒是盲目的,是不可抑制的。门外彻底乱了,其中还夹杂着医生的哭嚎声,他是一点辙都没了,除了哀求还是哀求。

“闭嘴、闭嘴!”张乐山大声吼着:“都给我闭嘴!”

外面很快安静下来,只有医生充满恐惧的哭泣声了。

就听张乐山的声音又响起来:“真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有没有其他更厉害的医生了,我可以去请的啊!”

张乐山的声音微微有些发抖,显然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这上面了。

医生没有说话,似乎正在思考。

“有了!”医生说道:“姑苏城以前有个名医,叫‘阎王怕’秦卫国,曾是人民医院的院长,堪称南方第一手术刀,在全国都排得上名号!如果他能出手,令公子的命根子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可惜他已经退隐了,据说已经很多年不出手了,甚至没人能够找到他在哪里……”

“秦卫国?”张乐山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立刻说道:“快去姑苏城找这位秦卫国,哪怕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给找出来!”

“是!”

马上有人回应,并且去照办了。

也有人说:“张先生,我在姑苏城待过,听说过这位‘阎王怕’秦卫国,确实是位盖世神医,据说到他手上的病人,就没有不药到病除、妙手回春的!不过他也确实很多年没有出山了,据说只有慕容家的家主才能请得动他,你这样派人去找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请得到他,不如求助一下慕容云啊……”

“慕容云?”张乐山有些踌躇地说:“我确实听说过他,但和他一点交情都没有啊,不知他会不会卖我这个面子……”

“张先生,既然你听说过他,他也一定听说过你。这次你打电话给他,下次就是他打电话给你了,难道他就能够保证一辈子不来盐城吗?交情,可不就是在互相帮忙中才有的吗?为了腾飞公子的事,这个电话你要打啊!”

“是啊张先生,以你的身份和地位,慕容云一定愿意帮你这个忙的!”

这是自己儿子的事,别说打个电话,就是给人跪下磕头,哪怕尊严丧尽,张乐山也要去做。

“好,我打,你们帮我问下慕容云的手机号。”

很快,就有人把手机号提供出来。

张乐山长呼了一口气,接着给慕容云打过去了电话。

“慕容先生,你好,我是盐城的张乐山……幸会幸会,我也久仰你大名了……今天找你确实有个事情……”

在张乐山打电话的时候,整个现场一片寂静,隔着一道门的我和锥子也听得清清楚楚。

“是这样的,我儿子受了点伤,整个盐城的医生都没办法了。我听说姑苏城有位名医叫秦卫国,可惜已经退隐,不知所踪,又听说你和他交情不错,曾经请他出山帮忙救人,所以我想问问你能不能联系上他……如果是别的人,我就不麻烦你了,可这是我亲儿子,所以拜托你一定要想想办法……哦,你也联系不上秦卫国是吧……好吧,那就这样,麻烦你了。”

虽然我看不到张乐山的样子,但从他的语气中就能听出浓浓的失落。

等张乐山挂了电话,外面的走廊上像是炸了锅,好多人都在骂慕容云,说他虚伪,这点忙都不肯帮等等。张乐山叹着气说:“算啦,我和慕容云本来就没什么交情,人家不肯帮忙也是应该的,我还是亲自去一趟姑苏城,看能不能找到这位盖世的神医吧!”

耳听着张乐山要离开了,锥子抓着我的手说:“张龙,你不是在姑苏城还可以吗,你能不能找慕容云帮帮忙?”

我摇摇头。

锥子的神色顿时有些失落。

“不用找慕容云。”我说:“我就能把秦卫国给请来。”

“真的?!”锥子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当然是真的了。”

秦卫国的脾气古怪,一般人真请不动他,哪怕是慕容云,也曾被他指着鼻子骂过。所以如果不是特别要紧的人,慕容云不会去麻烦秦卫国的,拒绝没有交情的张乐山也就很正常了。

就包括我,要不是看锥子实在担心张腾飞,我也不会揽下这个苦差事的,秦卫国的脸太臭了,跟他来往一次得少一半的血。

再说,救什么张腾飞啊,那家伙纯属活该,他被废了我都想敲锣打鼓呢。

锥子却开心的很,虽然他已经不是地下皇帝了,虽然他和张乐山已经没有关系了,但他一听我能请来秦卫国,立刻高兴地跟个孩子似的。

他是真把张腾飞当弟弟,也把张乐山当朋友!

“兄弟,那就麻烦你了,这个忙你一定要帮!”

锥子说着,便拉着我的手往门外走。

到了门外,张乐山已经安顿好了一切,准备出发前往姑苏城了。

锥子说道:“张先生……”

张乐山转过头来,看到我们两个,眉毛顿时拧了起来。他可能是太着急了,急到说句话的时间都没,直接指着我们两人说道:“你们怎么还没有走?我现在一眼都不想看到你们,趁我没有改变主意以前,立刻给我滚出盐城!”

说完,张乐山便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匆匆走了。

被张乐山这么一说,我的心中顿时恼火不已,这人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还想帮他忙呢,帮个屁吧。让他去找秦卫国吧,就是找三年、三十年都不一定找得到!

我还想对锥子说咱们走吧,不用管那家伙了,但还没说出口,锥子就抓着我的手说:“张龙,咱们直接去请秦卫国,到时候给张先生一个惊喜,岂不是更好吗?”

我仔细看着锥子的眼睛。

他的眼中只有诚恳和喜悦,一点都没有因为张乐山的谩骂而生气、愤怒。

这才是真的好朋友啊。

我现在相信他和张乐山是真感情了,甚至不亚于我和赵虎之间的感情!

为了兄弟,当然责无旁贷。

我拍拍锥子的肩膀,说好,咱们这就到姑苏城去。

锥子快急死了,我却不急不缓,因为我知道我能请到秦卫国,我和秦卫国的交情也不一般。所以我好整以暇,出门洗了把脸,还换了一身衣服,才开车和锥子前往姑苏。

盐城到姑苏还挺远的,开车就要三四个小时,这两天我净是各地跑了,说实话也确实挺累,所以路上我还吃了个饭。

要不是锥子拦着,我都想洗个澡,再睡一觉了。

这几天我就没闲着过,除了奔波还是奔波。

“咱们北方人,又不像南方人那么讲究,天天洗什么澡?等这事办完了,我请你去盐城最好的洗浴中心,搓澡师傅都不用,我亲自给你下手!完了再给你叫十八个嫩模,随便你怎么玩!”

锥子是真急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说得出来。

只能继续前进。

我是一点压力都没,所以路上磨磨蹭蹭,到了姑苏都快黄昏了。我跟锥子说天色晚了,秦卫国还在山上住着,要不咱们先睡一晚,到明天早上再去。但是锥子不肯,非得连夜就要上山,说睡觉急什么呢,以后有的是时间睡。

没有办法,只能上山。

因为山路崎岖,还特意找了一辆改装过的越野车。这次没有慕容青青带路,我又只去过一次,所以还真有点不认识路,总之费了一些周章,才终于到了秦卫国隐居遁世的那个小庙。

彼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山上又没有灯,更是黑乎乎的一片。

庙前空地太小,所以我把车子停在几十米外的地方,下车才发现旁边还停着辆车。我还纳闷,谁来看望秦卫国了吗?接着步行往前走去,锥子也紧跟着我。

走着走着,就见迎面走来一人,我们四目相对,忍不住当场惊呼出来。

“张龙?!”

“青青?!”

我是真没想到慕容青青也在这里,看来之前那辆车就是她的了。

慕容青青也没想到我会过来,有些欣喜地说:“我刚才看到有车过来,寻思过来看看是谁到了,原来是你!”

慕容青青开心极了,说话之间已经来到我的身前,并且伸出手来抓住我的胳膊,脸上更是掩盖不住的喜悦之情。
好看小说"HHXS6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