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68 所谓造化弄人
说实话我是很兴奋的,张乐山不跟我们计较,还放我们离开,天底下哪找这样的好事,还不抓住这个机会快走?

但我一看锥子,他已经哭得不像样了。

我顿时就沉默下来。

我和张乐山没有什么感情,刚才他的一番痛诉,我也最多有点同情,但也没有太大的波澜。但是锥子就不一样了,他和张乐山确实是很好的朋友,两人曾经同患难、共风雨,感情确实是不一般的,看到张乐山这么难过,锥子心里也很痛苦。

“对不起,锥子。”我忍不住说了一句。

锥子和张乐山闹成这样,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啊,否则他俩到现在还是好朋友、好兄弟。

“没事,不怪你。”锥子摆着手,顺便擦了擦脸上的泪,“我早知道张乐山不会杀我的,但我也确实在盐城待不下去了。反正迟早要走,就再等一会儿吧,看看手术结果到底怎样。我希望是能好,我一直把腾飞当弟弟,看他这样我也挺难受的。腾飞是有错,但对他的惩罚已经够了,如果他能恢复的话,想必以后也能改好了吧。”

我没说话。

既然锥子这么决定了,那就由着他吧,陪他在这等着。

其实大家都知道没什么指望了,但还是把最后一线希望留给上天。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又开了,是六豺狼走了进来。他们显然听张乐山说了什么,进来跟锥子告别的,纷纷叫着大哥,还一个个红了眼睛。

锥子冷冷地说:“平时怎么教你们的,任何时候都隐藏好自己的情绪,除非是在你们特别信任的人面前!”

锥子不仅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怪不得他和七豺狼一起出现时,永远都是一副冷若冰霜的样子。在外人面前,锥子永远不苟言笑,看不出来他一丝的情感波动,仿佛他就是冷酷和残忍的代名词!

但,六豺狼的眼更红了。

“大哥,你就是我们信任的人!”有人甚至流出了眼泪,想要上来拥抱锥子。

但被锥子给拒绝了。

“滚……滚远点……”锥子说:“别这么肉麻,我宁肯你们像李东辰一样冷血无情!”

六豺狼没办法了,只好转身出了门去。

锥子还低声说道:“擦干你们的泪,别被手下给看到了!”

六豺狼都出去后,锥子才长长地叹了口气,还指着门口的方向说道:“一群不成器的玩意儿,怎么教都教不好!”

锥子的模样像极了望子成龙的父亲,让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确实,六豺狼有的学啊,当初锥子离开我时,就是要多冷酷有多冷酷,骂了一句之后转身就走,头都没有回上一下,要不是在盐城巧遇了他,或许一辈子都联系不上了。

房间里再次只剩下我们两人时,锥子起身走到窗前,看着太阳一点点升起。

他什么都没有说,但我知道他在祈祷手术能够成功。

他也做不了别的。

我走过去,陪他一起站着。

“现在好啦。”锥子突然开口:“咱俩终于有时间说说话了,你和那个古玲珑到底因为什么来盐城的?”

确实,我和锥子曾经数次想要谈话,可惜时机都不合适,好不容易逃出盐城,锥子又被抓起来了,反正就是阴差阳错,各种错过。

我笑着说:“这个事啊,说起来真的话长。”

“那就慢慢说呗,现在有时间啦。”

确实很有时间,张乐山不难为我们了,手术也还没有开始,还有比现在更合适聊天的吗?

我说:“你还记不记得咱们来南方干什么了?”

“当然记得,找你爸嘛。”锥子说道:“你爸不是叫‘南王’吗,咱们以为他是南方的王,所以过来看看。”

“对,我找到我爸了。”

“哦?”锥子很惊讶地看着我,并等着我继续说。

“我爸,张人杰,绰号‘南王’,是隐杀组的老大。”

“!!!”锥子当然十分震惊,他和隐杀组还曾经犯过冲突。

“从头给你讲吧,你不是也好奇赵虎后来的下落吗?”

我便从锥子走了以后开始讲起,那时我们刚刚进入金陵,别说一个城了,就连一个区都没有拿下。因为二条,我和赵虎发生非常严重的冲突,至今也说不出个谁对谁错,说到底我俩都是为了二条好啊,我是希望二条不要被骗,他是希望二条能够幸福,出发点不一样,所以才有矛盾。

总之那次以后,我们几个分道扬镳,其他人也纷纷站队,大飞和韩晓彤跟了赵虎,锥子和祁六虎不知所踪,我和程依依在一起了。

再后来嘛,就是金陵、姑苏、扬州和无锡,一路走了下来,不可避免地招惹到了杀手门和隐杀组。如今二条、赵虎、韩晓彤、程依依都在杀手门内,而我因为一些原因留在隐杀组里,其他人也基本上跟我呆在隐杀组里,包括锥子只听说过、没有见过的莫鱼。

我着重给锥子讲了讲莫鱼,说改天介绍你们认识。

锥子说好。

加入隐杀组,一是为了找我爸,二是为了让自己强大,有朝一日可以从老乞丐手中夺回程依依。我没说我不是我爸亲生的,毕竟这事难于启齿,只说南王不太好见,需要我一步步升阶晋品,才能站在他的面前。

和别人,我也是这么说的。

至此,就引出了这趟盐城之行。

我说我想升成玄阶下品的隐者,就必须拿下盐城。听说你是这的地下皇帝还挺高兴,但是苦于没有你的联系方式,古玲珑又说她认识张乐山,所以就跟她一起来了。

至于后来发生的事,就真的完全是个意外,谁也没有想到随便踢了一脚就把张腾飞给废了……

其实古玲珑哪有那么大的威力,说到底还是张腾飞自己太放纵了,那玩意儿本来就脆弱的很,古玲珑那一脚只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罢了!就算没有古玲珑那一脚,怕是张腾飞自己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可能随便洗个澡,或是撒个尿就废掉了。

听完我的整个讲述,锥子的脸有些尴尬,甚至还有一丝苦笑。

“隐杀组啊……那是没什么希望,因为家人都被杀手门的绑过,张先生对这种江湖组织十分反感,之前就全力支持我剿灭杀手门和隐杀组!否则的话,凭我一己之力怎么斗得过他们?以前我是地下皇帝,还有可能帮你一把,帮你说说好话什么的,现在我也没这个权力了,恐怕就更难咯。”

锥子很无奈地摇头。

我说:“我知道啊,所以说这事真是造化弄人,好不容易找到你了,还把你的位子给搞丢了。不管那些啦,只要你好好的就行,之前真是吓死我了,以为你真会被张乐山杀死呢……没事,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咱们的龙虎商会正缺人呢,到时候你就过去搞,几个城市随便你挑。”

其实龙虎商会就跨了俩城市,一个金陵,一个姑苏,但也够锥子折腾了啊。

锥子笑着说道:“可以!”

又问:“那你拿不下盐城怎么办呢?”

我说:“拿不下就拿不下呗,大不了就是换个任务。”

“那你可能要被雪藏一段时间,你不着急?”

急啊,能不急吗,我每一天都想升阶晋品,早点升到天阶去见南王、去见依依,但是造化弄人,我也没有办法。

“没事,总会有机会的。”

“盐城恐怕是没希望了,我在张先生这真是没有话语权了,他又十分厌恶隐杀组这种江湖组织,所以我也不建议你在盐城浪费时间。等下次吧,下次不管去哪,我都帮你一把!”

有锥子帮我,那我肯定自信满满。

“好!”

我俩正说着话,就听外面突然嘈杂起来,有人喊着:“医生来了,手术要开始了!”

“大家都让一让,给医生腾一条路!”

“大夫我可告诉你啊,你要是救不回我们腾飞公子的命根子,我让你全家和腾飞公子的命根子一起陪葬……”

“不要吓唬医生,人家自然会尽力的!”

外面那些人的素质参差不齐,所以说的话也各不相同,有威胁医生的,也有鼓励医生的。其实我听说了,今天过来的这位医生已经是盐城最好的泌尿科大夫了,如果他都不行,张腾飞是真的没救了。

我和锥子也没出去,就在房间里听着外面的动静。

张腾飞的病房就在隔壁,手术室则在对门,一举一动都听得清清楚楚。

很快,我们就听到了张乐山的声音。

“大夫,这次就麻烦了,无论如何也要救救我儿子啊!”张乐山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毕竟那是他的儿子,能不急吗,急得头发都要白了。

这种情况之下,医生一般说些“我会尽力”之类的话,但是这位没有。

就听“噗通”一声,这位医生似乎是跪下了,接着就听他略带哭腔的声音响起:“张先生啊,我是真没有辙,我也不该骗你……其实令公子真是没希望了,今天这第二场手术根本就没必要……你就放过我吧,放过我的家人!”
美N小说"buding7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