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91 月下会黑狼
在彭利民严厉的斥骂声中,小三子一家狼狈地逃走了。

其实这种行为挺可恨的,想当初我在蓉城,就很反感老鼠会,这些小偷真的就像过街老鼠一样。但是不知怎么,我对小三子一家人就恨不起来,可能是因为小三子吧,毕竟帮了我很大忙呢,这些小过失在我眼里实在不算什么。

钱包想要就拿去嘛,手机想要就拿去嘛。

这么大一个扬州城都被我拿下来了,这点小钱算得了什么呢?

办完这件事后,我和彭利民又回到春华饭店,当天晚上的局基本已经散了,不过李贺春还在等我。晨哥他们也在,今天晚上还没个落脚的地儿,李贺春极力主张我们去他那住,我说你儿子都没那玩意儿了,看到我们还不气啊?

“他敢!”李贺春粗声粗气地说:“抢别人媳妇,本来就是他的不对,他有什么资格生气?!”

李贺春这见风使舵的本事我算见识到了,大概半天以前还恨不得将我大卸八块,现在就能在我面前如此表忠心了。我回头看了晨哥他们一眼,想问问他们几个的意思,结果他们都是一脸无所谓,去也行,不去也行。

我本来不想去的,现在拿下扬州城了,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不过目光落在李贺春空荡荡的袖管上后,突然想起什么,便答应了下来。

李贺春立刻安排司机送我们到李家去。

到了李家,已经晚上十一点多,理所当然地引起轰动,我们几个在李家闹过好几次了,谁不认识我们?李家的下人、护院都看呆了,谁也想不明白我和李贺春怎么就勾肩搭背地进来了?

李贺春才不管他们,仍旧对我十分热情,恭恭敬敬将我迎进主客厅内,大有再和我促膝长谈一整晚的意思。

不过还没一会儿,李茂才和他妈妈就听说消息来了。李茂才自从被赵虎阉掉以后,据说已经去医院接了起来,可惜只是空有其表,完全失去了作用。而且一些副作用开始产生,比如皮肤越来越光滑,嗓子越来越尖细,一举一动也越来越娘化……

李茂才一进来,就翘着兰花指,声音尖细地说:“爸爸,你怎么和他勾搭上啦,你不知道人家想要他的命吗?”

至于李母,自从儿子被阉以后更是伤心欲绝,几乎每日以泪洗面,发现儿子越来越娘化后,更是心急如焚,多次奉劝儿子作风硬朗一点。但是没用,李茂才还是越来越娘,甚至动不动就叉腰、跺脚,时不时还“哼”的一声,说些“人家最讨厌你这种人了”之类的话。

李母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多次劝说无效的情况下,决定以身作则,给儿子做个榜样,希望能把儿子带回正轨。所以李母的作风反而粗犷许多,一举一动也很霸道,一进来就粗声粗气地说:“老李,你他妈搞什么鬼,老子和他深仇大恨,你是不是想气死我?”

李贺春看见这母子俩就头疼,一个越来越不像女人,一个越来越不像男人。

好在李贺春还有许多妻子、儿子,不然真要被他们给气死,当时就指着他们说道:“都给我滚出去,有多远滚多远,老子的事不用你们管!”

李贺春当然不会和他们解释的,结交战斧,本来就是一件极其隐秘的事。

在李家,还是李贺春说了算的。

李茂才很生气,狠狠跺了下脚,又重重地“哼”了一声,叉着腰说:“人家很生气,不理你了啦!”说完就转身出去了。

至于李母,也是气得呼呼直喘,大声说道:“老子真是瞎了眼,竟然嫁了你这个没逑的货!”也出去了。

李贺春十分头疼,捏了半天的额头,才转头对我说道:“兄弟,真是不好意思,这母子俩越来越不像话了。”

我微笑着,说没关系。

过了一会儿,晨哥等人都哈欠连天,我也暗示李贺春,说该给我们安排屋子住了。李贺春抓住最后一点机会,悄声问我:“兄弟,我也不指望你把那些资料都删掉了,但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些东西是谁拍的?”

李贺春也挺可怜,被人阴了,也不知道被谁阴的,小三子也想不起来U盘是在哪个房间拿的,随手一扫就进自己包袱里了。

我只能故作神秘,对李贺春说:“提防你身边的人吧!”

李贺春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当然知道是身边人干的,可他身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我和晨哥等人各自安排好了房间,临睡前还聚在一起商量了下明天的事,隐杀组拿下扬州城后,具体从哪方面操作,黑白两道怎么接手,这些都要一步一步去做。

曾经遥不可及的事,突然之间就被我们握在手里,大家都挺兴奋,也很开心,对我也越来越佩服了。

他们都很好奇我是怎么征服李贺春的,但我就不肯说,我在他们心里也就愈发神秘。

我只告诉他们,李贺春一定会很乖的,尽管放开手脚在扬州城干吧。

晨哥也开心地说:“张龙,这样一来你就能升黄阶上品了!”

我也感慨地说:“是啊。”

后来我回自己房间休息,一路上也在感叹,本来都放弃扬州城了,结果半路杀出来个小三子,一块小小的U盘就撬下整个城了。所以说啊,这人以后还是要多做好事、多做善事,老话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确实是没错的。

以前我总觉得,别人的事和我有啥关系,非亲非故地干嘛要帮他们——原谅我的冷漠,毕竟我从小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除了二叔对我好外,几乎没人对我好了,久而久之我就这样子了——但从现在开始,我一定要做个好人,不随地吐痰,不乱扔烟头,看见老奶奶过马路也要扶。

一边发着感慨,一边往屋子走,李家也挺大的,到我住处需要转过一道小桥、两座凉亭。

来到其中一座凉亭时,前面挡着两人拦住我的去路。

一个是李茂才,一个是李茂才他妈。

李茂才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我说:“你这个讨厌鬼,以为这事过去了吗,门都没有!姑奶奶今天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我这‘李’字就倒过来写!”

嗯……

李茂才的身段、声音都很妖娆,听上去像是在对我撒娇。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我冲李茂才勾了勾手,说小娘子,过来让大爷摸摸脸蛋。

“谁是小娘子啦!”李茂才气得跺脚:“姑奶奶是纯爷们!”

李母也指着我,粗声粗气地说:“小王八蛋,把我儿子害成这样,还敢到我们李家来!虽然不知道你使了什么妖术,把我家老爷子给迷惑住了,但是我告诉你,这事不可能完的,老子一定让你付出代价!”

我苦着脸,说:“你儿子不是我害的呀,冤有头债有主,害他的人叫赵虎,你可以找他去啊……”

“我们找不到他,就先拿你开刀!”李母粗声粗气,像是李逵附体:“今天一定要弄死你!”

“对,弄死你!”李茂才跺着脚,像是林黛玉重生,尖声道:“让你赔人家的小鸡鸡!”

“得,那就来吧。”我冲他们俩招着手:“别说我欺负你们父女,一起上吧,我让你们十招。”

“谁说我们要和你动手了?”李母冷笑着:“收拾你,用得着我们吗?”

“哦?”我问:“什么意思?”

话音还没落下,李茂才和他妈身后的凉亭中,就缓缓走出一个人来。

他的皮肤像黑夜一样黑,一只眼睛空洞洞的,还长了满嘴纵横交错的牙。

嗯,黑狼。

黑狼一边往下走,一边流着满嘴的哈喇子:“哎呀,你知道吗,我最想吃的人肉就是你了,可惜你躲在姑苏城,有白狼罩着你,拿你没办法……现在好啦,你竟然自投罗网,这是老天给点的外卖啊……”

看着黑狼那一口獠牙,我就觉得自己胳膊和肩膀隐隐作痛,这两个地方都曾经被他啃下一块肉过。

我就纳了闷了,我的肉有那么好吃吗?

我抬起头,说黑狼,我和李贺春李老爷子已经和解,我现在是李家的贵客,你不能再吃我了。

黑狼嘿嘿笑着:“你不知道吗,我一向吃的就是李家的贵客。”

呃……

这个倒是真的,李贺春没少引扬州城的贵人进来给黑狼吃。

“没话说了吧,做好准备被我吃了没有?反正我是准备好啦,你看,我还带了盐和孜然。”黑狼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摸出两个小罐子来,上下一抖,还哗哗作响。

我:“……”

黑狼准备的还真充分啊。

眼看黑狼距离我越来越近,李茂才和他妈也嘿嘿地笑着。

从凉亭上下来,月光洒在黑狼头顶,使得黑狼那张本就恐怖的脸,看上去更加狰狞、可怕,像是月下走出来的妖怪。如果慕容云在这,又要惊呼这是一个什么东西了。

我却没有什么变化,既不紧张也不焦虑,反而很平静地说道:“其实吧,李老爷子刚请我来他家时,我还不打算来的,但后来想到一个人,就过来了。”

黑狼问道:“哦,你想到了谁?”

“你呀。”我说:“不干掉你,怎么能算是拿下扬州城呢?”

我一边说,一边把食指和大拇指放在嘴里,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快看"jzwx123"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