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86 再入扬州城
我确实跟木头说我有我爸的消息了。

不过我没细说,因为我爸没认我这件事,我实在觉得挺丢人的,不好意思跟他们说。老首长来问我,当然也是这套说辞,说我听说我爸是个S级通缉犯,但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确切位置。

老首长“哦”了一声,似乎若有所思。

我倒是想起什么来了,问道:“老首长,我爸是个通缉犯啊,他真能救我二叔吗?”

说“我爸”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到底是有些心虚的,毕竟人家南王不认我啊。

电话里面,老首长爽朗地笑起来:“你爸可不是普通的通缉犯,他可是S级的通缉犯啊!我跟你说,但凡S级的通缉犯,单单实力强还不够,至少都是为霸一方的雄主,这种人往往比我这个老头子有用多了……”

这倒是,无论杀手门的春少爷,还是隐杀组的南王,通缉归通缉,可谁敢说他们势力不强?

简直是纵横整个华夏啊。

老首长这么一说,我心里就踏实了,继续说道:“好的,我会努力找我爸的!”

谈完这些,老首长并没急着挂电话,而是和我聊了一会儿。他问我在南方这么久,没发现什么邪恶组织,比如杀手门什么的?我说当然有了,我和他们斗过好几回了都。

老首长又说:“那有一个专门和杀手门作对的,叫隐杀组,你知不知道?”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我当然是知道的,我就是隐杀组的嘛。不过这事我并没和木头说,也没告诉老首长。因为我知道国家不光对付杀手门,也对付隐杀组——隐杀组虽然是和杀手门作对的,但是他们的程序并不合法,有点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意思,而且也确实杀了不少的人,所以在国家眼里是一丘之貉。

这是一个违法的组织,我哪好意思和木头、老首长说啊。

我轻轻“嗯”了一声,表示听说过这个组织。

老首长继续问:“他们没有邀请你加入吗?”

我以为老首长是套我话,看我在外面学坏了没有,便坚定地说没有,可能我的实力太差,人家看不上我吧。

老首长叹着气说:“其实你可以加入隐杀组,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老首长似乎话里有话,在暗示我什么。我心里想,难道老首长知道南王是隐杀组的老大?如果知道,怎么不早点和我说呢,让我兜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我又问他:“什么意外收获?”

老首长似乎意识到自己说多了,干笑两声,才继续道:“我随便说说的,只是觉得你爸在南方那么有名,或许这些组织听说过他,你可以从这方面下手啊,没准就有收获了呢。”

我愈发觉得,老首长肯定知道南王是隐杀组的老大了。

我也愈发好奇,那他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

不知怎么,我突然对老首长产生了深深的疑惑,我相信他绝对是个好人,也一心想把二叔给救出来,但是他的所作所为太奇怪了,根本不符合常理啊。在没有弄清楚他的真正目的之前,我突然不想什么实话都对他说了,只是不动声色地道:“好,我记住了,我会试着从这些方面去入手的。”

老首长这才满意的“嗯”了一声,还让我经常和他保持联系,在外有什么情况及时向他汇报,没准可以帮上我的忙。

谢过老首长后,我便挂了电话。

我还是觉得老首长太奇怪了,明明知道南王就是隐杀组的老大,怎么一开始没告诉我呢,让我兜了这么大的圈子?

他对我有所隐瞒,我当然也对他有所隐瞒,不过去找南王总是没错的,身为隐杀组老大的他,一定能救出二叔来的。二叔出狱,五行兄弟重聚,就能收拾老乞丐,帮我把程依依夺回来了。

当然,眼前的问题还是对付李贺春。

提起这个李贺春就来气,甭管他在当地有多嚣张,也是他家上百年的积累,也算是他应得的荣耀。可他好死不死,竟然跑去和洋人勾搭,还要联合起来祸害华夏,这就让我十分看他不爽,可能是在二叔的熏陶下,我也十分爱国,最看不起这种人了。

真是恨不得他灰飞烟灭。

不过老首长不让我打草惊蛇,只好先听他的,把李贺春拉回来再说。

也好,借这机会拿下扬州城吧。

我让小三子先回去,说我拿下扬州城后会通知他的。小三子给我留下一个手机号码,高高兴兴地离开了,他很相信我。

做了一些准备之后,我便去找晨哥。

晨哥、周齐他们正在园林中的一处花圃中练功,虽然中品链子还没到手,但是我们这一行的,也不可能就此松懈。夏练三伏、冬练三九,都是每天必有的功课。

此时此刻,他们一个个愁眉苦脸。

能不愁吗,就像晨哥之前说的,扬州城没拿下来就算了,现在连个中品链子也迟迟炼不出来,这两件事堵在心头,谁也不会开心。

就是练功,也一个个唉声叹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欠了钱还不上。

我站在花圃外面,笑着说道:“哥几个,这么愁啊?”

晨哥抬头看了我一眼,说:“张龙,你咋还笑得出来啊,我是一点都笑不出来了……”

晨哥脾气不好,稍微有点喜怒哀乐全展现在脸上了。

我说笑啊,必须得笑,生活对我越苦,我就越是要笑,让老天爷看看,他打不倒我!

我要遇到点事就愁眉苦脸的,小时候不得愁死了啊?

其实我本身不算是个乐观主义者,只是能想得开而已,后来遇到赵虎这种没心没肺的人,被他传染,就更看得开了。程依依被抓走这么多天,我不就慢慢看开了吗,除了自己努力,还能咋地?

晨哥摇了摇头:“算了,我不和你说了,我还是继续苦着吧。”

一个团队的领导人决定着整支队伍的精神状态,像王仁,本身就是个开朗的人,没事就嘻嘻哈哈十分阳光,所以赵义他们也都没怎么愁过,被雪藏的那段时间也都挺看得开。

晨哥就不行了,他一天愁眉苦脸,周齐等人也跟着愁眉苦脸,隔着老远就能闻到这支队伍身上散发出的苦味。

我心里想,我还是喜欢和赵虎、王仁这样的人来往,等拿下扬州城后,可得远离晨哥啦!

我笑着说:“行了晨哥,别苦着脸了,跟我拿下扬州城去。”

晨哥还是愁眉苦脸:“别开玩笑,多没意思……”

“没开玩笑,我认真的。”

晨哥一听,立刻“刺溜”一下站了起来,就像满血复活似的,瞪着眼说:“怎么拿啊,有办法了?”

“有啦!”我说:“你去不去?”

“去,去!”晨哥激动不已:“什么时候走啊?”

“现在!”

晨哥他们对我十分信任,在他们心里我就是无所不能的代表。我说去,他们马上就去,一点不带犹豫的,甚至都不问我到底怎么拿扬州城。我是觉得,现在时间还早,刚刚下午三点来钟嘛,完全有时间去扬州城玩一玩了。

找了一辆丰田埃尔法,一众人稍微挤挤,反正这车空间也大,浩浩荡荡前往扬州城。

路上,晨哥他们不停问我到底怎么拿扬州城,就这样直截了当地开过去吗,那还不是找死?我就卖关子,说山人自有妙计,你们跟我走吧,保证今晚在李家享受到皇帝一般的待遇。

晨哥等人当然咋舌不已,感觉我像吹牛,可我又实在不是那种吹牛的人。

秉着对我的信任,哪怕前方是豺狼虎豹,他们也要去走一遭的。

两个多小时后,我们赶到了扬州城。

说实在的,我到现在都还没好好逛过扬州城。第一次去的时候,跟晨哥他们窝在江都区某个山沟沟里,几乎一个星期没有出门,倒是跟赵虎喝过一次酒,但也没怎么走过这里的街。

再后来就和李家闹翻了,进个扬州城比登天还难,更不可能欣赏这里的景色了。

这次倒是好整以暇、胸有成竹,进入扬州城后走的很慢,一边开车一边欣赏这里的高楼、街道、树木……作为一个北方人,确实羡慕南方的景,哪怕深秋也是那么迷人,落叶缤纷、小河潺潺,像是童话里的王国。

虽然不是烟花三月,但也别有一番风景。

只是我的心情虽好,晨哥他们却不咋地,自从进来扬州城后,他们就一个个提心吊胆的,不停透过车窗望着左右,生怕我们被人盯上。自从大闹过一次李家之后,我们在扬州城就完全没有立身之地了,街头巷尾都贴着我们的通缉令,黑白两道都在追杀我们。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先找到我们的不是警察,而是苏亮。

我们刚刚进入扬州城不久,还打算去广陵区找李贺春,结果十多辆强壮的越野车就堵住了我们,几十个大汉手握家伙杀气腾腾地围了上来。

苏亮也在其中。

“我他妈看到了谁!”苏亮惊悚地叫着:“你们竟然还敢来扬州城?!”
添加"HHXS6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