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96 我变了,是么
之前我跟牤牛斗没多久,就会被他逼得东窜西逃,但是现在好了,我们两个一来一回斗了很久,我也没落下风,反而隐隐有压过他的意思。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牤牛却是吓了一跳,在他看来我就是打了一会儿拳,竟然实力就提升了这么多!

——他很确定我之前不是他的对手,和他差着一个档次,犹如鸿沟一般难以逾越,可我打了一阵子号称热身的拳,竟然就把差距弥补上来了,这在牤牛看来着实不可思议。

还真变身超级赛亚人了啊!

打着打着,我们两人之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之前是他逼得我东窜西逃,现在是我逼得他措手不及。牤牛确实有点扛不住了,被我逼得连着退了七八步远,突然大喝一声:“住手!”

我愣住了,说干嘛?

“你能热身,我也要热身,你等我一会儿!”

听说牤牛也要热身,我只好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行,你热。没有办法,牤牛刚才给了我热身的时间,我也应该偿还一下。牤牛收了刀子,真的开始热起身来,不过让我吃惊的是,他竟然练得是锻体拳!

牤牛一边练一边得意地说:“没想到吧,我刚才把你的拳路都记下来了,你能靠这个提升实力,我当然也可以了!我这可不算偷师啊,谁让你非要当着我的面练,我这人呢又恰好是个练武奇才,只是看过几遍就完全记下来了,忘都忘不掉了!你给我等着哈,等我热好了身,就来跟你干仗!”

看着牤牛一板一眼地打着锻体拳,当时给我看得啼笑皆非,我现在知道为什么牤牛这么蠢,黄牛等人还把他当兄弟了。因为他实在是太可爱了,身边要是有个这样的朋友,简直就是大家的快乐源泉,每天不要太开心了。

“你等着哈,你等着。”牤牛练得十分认真,显然认为这样一定可以提升实力。

算了,随便他练,我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去看程依依。

这一看不要紧,登时又给我看急眼了,程依依和颠爷已经被黑风破了防,基本就是被黑风压着打了。颠爷已经变得伤痕累累,身上七八处口子都在流血,还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怒嚎,黑风大笑着说:“你都逃出来了,还不赶紧离开这里,还往我这枪口上撞,简直活该,今天你就死在这吧,就地一埋也算落叶归根!”

程依依的情况虽然好些,但也好不到哪去,她暂时没受什么伤,却被黑风逼得十分狼狈,几乎要没有退路了。

我是真想上去帮忙,可是眼前还有个牤牛没有干掉。牤牛还在打着锻体拳,而且已经打了好几遍,这家伙确实是有点天赋的,看了几遍就完全记下来了,这世上的庸才虽然很多,但是天才一样不少。

牤牛越练越迷茫,大概是发现自己的实力根本没长进吧。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必须早点干掉牤牛,于是狠狠一刀劈了上去。牤牛无奈之下只能再次应战,一边打一边问我:“为什么我练这个就没反应?”

“我也没见自己的实力提升啊!”

“到底怎么做到的,能不能告诉我?”

我的实力,已经是准黄阶下品了,甚至比牤牛还要高上一点,如果我俩大战几百回合,最终取得胜利的肯定是我。但我哪等得了那么长时间,再拖下去程依依和颠爷都麻烦了,我和牤牛“叮叮当当”地斗着,一时半会儿也取不下他,他还一直叽叽歪歪地问着,我一火大,说道:“你拜我为师,我就教你!”

我本来是气急之下随口乱说的,正常人怎么可能拜我为师,更何况我俩还是不同阵营、生死对手。

但没想到我这一说,牤牛真的“噗通”一声跪下,“咚咚咚”给我磕了几个响头,说道:“师父,你教我吧!”

卧槽!

我都没想到牤牛会来这手,我还以为他逗我玩的,但是看他真诚的眼(虽然他的眼睛被毛发遮住了,但我能感受到他的真诚),才意识到他是真想拜我为师学这个的。

这也是个武痴啊!

我愣了半晌,随即往左右一看,说道:“现在我没空教你,你要真想拜我为师,就去帮我把黑牛给干掉,为师有空了再慢慢教你!”

正在围剿黑牛的是杀鹰军,一样是半吊子的水平,威力远远不够,已经快被黑牛给破掉了。

“好!”

牤牛二话不说,立刻跳了起来,直奔黑牛而去,抬刀就往黑牛的身上劈。

黑牛大叫:“你他妈疯了,能不能看清楚点,我是黑牛!”

“打的就是你!”牤牛一样叫着:“我拜张龙为师了,现在已经倒戈!”

两人叮叮当当战在一起,四周的杀鹰军都傻眼了。

“……”

行吧,混战之中竟然策反了一个敌人,也算是我的一份功劳了。终于摆脱牤牛,我毫不犹豫地朝着程依依那边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颠爷已经彻底撑不住了,被黑风狠狠一刀斩飞出去,跌倒在地爬不起来。黑风马不停蹄,又朝着程依依奔了过去,程依依也扛不住他,往后退了很多步。

关键时刻,我便提刀而上,挡住了黑风充满杀气的一刀。

看我突然出现,黑风也吓了一跳,他都没想到我还能胜了牤牛。这一看,就看到牤牛去打黑牛了,黑风也急着眼喊道:“牤牛,你他妈是不是又看不见了,你打得那是黑牛!”

牤牛大叫:“我知道,我一会儿还要去打你呢!我跟你说,张龙现在是我师父,你敢动他一根汗毛,我就要你的命!”

黑风:“……”

我估计黑风的精神都快错乱了,怎么都想不明白我俩打着打着,牤牛怎么就认我为师父了?

另外一边,颠爷吃力地爬了起来,还想再上来和黑风战斗,但他受伤实在太重,站都站不稳了,走路也摇摇晃晃。我立刻说:“颠爷,谢谢你了,你休息会儿,接下来交给我吧!”

颠爷喘着粗气说道:“谢什么谢,我又不是帮你,我是为了我自己!”

话虽这么说,但在混战四起的园林之中,颠爷完全可以先逃出去,召集自己的旧部再杀回来,一样可以报仇雪恨。他就是看我扛不住黑风,所以才上来帮一把手的,这一点我十分清楚,所以也非常感激他!

颠爷刚刚说完,气力已经耗尽,一屁股坐倒在地了。

我则回头看向程依依,问她还能不能战斗了?

“能!”

程依依一声厉喝,手持匕首又冲过来,和我双战黑风!

理论上来说,要想斗过一个黄阶上品,非得两个黄阶中品联手不可。程依依的实力到了,我却不行,我才刚到黄阶下品。但是一来,我和程依依的配合十分默契,心有灵犀一点通,能够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二来,黑风刚才和程依依、颠爷的战斗中也损耗不少,身上也是有点伤的,所以我和程依依联手,已然能够斗过黑风,全面将他压制!

程依依也感觉到我这一会儿功夫,实力已经增长不少,问我这是怎么回事,还问我牤牛怎么成我徒弟了?

我则十分得意:“山人自有妙计!”

程依依啐了一口,说:“你别乱收徒弟,那个牤牛很蠢,就是个猪队友,他跟谁,谁倒霉!”

看来程依依确实经常和这些人在一起。

我说:“这不就跟大飞一样吗,这种人利用好了还是能发挥余热的。”

我们一边斗着黑风,还能一边聊天,足以说明我们很有把握,因为黑风确实已经不是我们的对手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和程依依并肩战斗过了,这次终于又体会到这种感觉,真是既舒服又惬意,从来没有这么爽过!

黑风也察觉到了我们的不屑,那是真不把他放在眼里,黑风也是怒火中烧,攻势变得更加猛烈。

但这有什么用呢,他已经是我和程依依砧板上的鱼肉了。

我和程依依配合默契、相得益彰,我俩连“猎鹰大阵”都研究得出来,自己打时更是如鱼得水,就好像一个人的左右手一样,永远知道对方想干什么,永远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不用多久,我们两人便把黑风逼上了绝路。

黑风就像是一头苟延残喘的雄狮,再怎么发狂、发威也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了。我抓住机会,饮血刀往前一送,正好砍在黑风胸口,程依依则不知什么时候绕到黑风身后,匕首狠狠送进他的腰间。

这两处虽不是致命伤,却能重伤对方,我和程依依也不是第一次玩了。

这两下以后,黑风果然承受不住,犹如一栋铁塔倾塌,“轰”的一声重重坠地。

程依依二话不说,又扑到黑风身前,狠狠一刀朝着黑风心口扎下。

快、狠、准、稳,一点都不拖泥带水,就要当场取了黑风的命!

“依依!”

我大叫了一声,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情,二条、赵虎长期呆在杀手门中,已经变得十分漠视生命,杀人什么的随便就来,完全不当回事,我很担心程依依也会变成一样的人。

现在看来,似乎真有往那方面发展的倾向。

在我的提醒之下,程依依愣了一下,终于停下了手,抬头看着我说:“我变了,是么?”
美N小说"buding7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