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60 杀手门,杀进来了
我大概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杀手门和隐杀组在姑苏城的争斗中确实胜出了,已经牢牢掌握了这个城里的地下力量,可还没有获得慕容家的支持。谁都知道,要想在一个地方站稳脚跟,黑白两道都要通吃才行,杀手门的地下力量再强,在没获得慕容家的支持以前,就不算真正拿下了姑苏这座城。

偏偏慕容家的家主慕容云,和金陵城的陈不易一样,很烦这种江湖组织,并不愿意和其为伍。本来,作为姑苏第一家族,手握无数资源的慕容家,要对付杀手门是很容易的,但是慕容云没有陈不易的手段高明,或是低估了杀手门的卑劣和无耻,竟被杀手门给反将一军,绑走了慕容青青的母亲,还把他们一家困在园中,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妻子在别人的手里,慕容云连警都不敢报,这位姑苏城第一家族的家主,别提多憋屈了。

作为旁观者,我都觉得他们可怜,很想要帮他们一把。

但当慕容青青手一指我,说我能救她妈的时候,我还是吓了一大跳,本能就想否认三连: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搞笑了简直是,我连我女朋友都救不出来,怎么救你妈啊,你当杀手门很好惹吗,还是以为我有三头六臂?

但还不等我说,慕容青青已经吹捧起我来了,说我们是怎么无意中认识的,说我刚才如何神勇,如何将杀手门的人打到落花流水,说我是个身手不凡、深不可测的退伍兵,说我还能叫来一大堆的战友,说我如果出手的话,一定能够救出她妈!

真的,听着这些,我都有点飘了,心想我在慕容青青眼里竟然这么能耐?

慕容云也信了,立刻过来握住我的双手,略有些激动地说:“英雄,如果你真能救出我的妻子,慕容家必定牢记你的大恩,一辈子都没齿难忘!”

一顶顶的高帽子戴过来,任谁都会有点晕乎乎的,不过我还是保持了几分清醒,因为我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水平,比下是挺有余,比上却有大大的不足。姑苏城内,两个黄阶上品,四个黄阶中品,六个黄阶下品,随便一个都能要我脑袋,而我却是单枪匹马,拿什么去救慕容云的妻子?

干不了,真干不了。

但是慕容云的话又让我有点心痒痒,从荣海到蓉城再到金陵,我太了解他们这种第一家族在当地的影响力了,简直和土皇帝是没有区别的。慕容家现在是有点走背字,甚至被杀手门反制了一把,可等他们翻过身来,一样是无敌的存在!

能让慕容家欠我一个人情,把我当做恩人一样顶礼膜拜,我在姑苏城里还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找出程依依来,应该也不是难事了吧?

俗话说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我何尝不知自己不是杀手门的对手,可还是不愿放过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试试吧,万一行呢,我现在是一个人不假,可我在金陵城有一堆人,还有隐杀组的几个朋友能帮忙呢!

说不定就吃了呢?

于是我也握住慕容云的手,认真说道:“慕容先生,我不确定能否成功,但我一定会努力的。”

慕容云也点了点头:“英雄,你肯仗义出手,已经是我家的荣幸了!”

“能把详细的情况和我说一说么?”

“进来说吧!”

慕容云将我请进屋中,又让人给我上来了茶。

慕容家住在这么大的园林里面,本该下人成群、护院遍地,可惜现在冷冷清清,只剩这些慕容家的主人,以及一个忠心耿耿的老管家了。第一家族为何落魄到这个地步,慕容云坐在我的对面娓娓道来。

他说,姑苏城的地下世界,前段时间曾发生过一场大乱,好像有两个组织的人在血拼。那个时候,慕容云也没放在心上,作为姑苏城第一家族的家主,他根本不把这些混乱的地下斗争放在眼里,反正无论谁上位了,都要来讨好他的。

知道是杀手门获得最后的胜利时,已经迟了。

对杀手门,慕容云早有耳闻,因为生意常年游走四方的他,知道这是一个恶行累累、臭名昭彰的组织,一旦沾上就完蛋了,一辈子都洗不干净。对慕容云来说,与其支持杀手门,还不如支持隐杀组呢,起码隐杀组比杀手门的名声要好。

据慕容云讲,虽然杀手门这边很强,可隐杀组也不遑多让,高手同样很多,两边打得那叫一个如火如荼。后来隐杀组之所以会输,是因为杀手门那边出来个强到逆天的老叫花子……

听到这里,我顿时就一个激灵,询问慕容云哪个老叫花子?

慕容云说他也不知,全都是听别人说的,但他描述了下老叫花子的打扮,以及行事、作风,我就很确定了。没错,就是老乞丐,就是那个曾经收我做徒弟,后来又把我踢出师门,改把程依依掳走的周鸿昌!

原来他真的在姑苏城啊,二条的情报没错。

我很激动,我来姑苏就是找他,就是为了找程依依!

我问慕容云,那个老叫花子身边有没有跟着一个年轻姑娘?

慕容云有些懵,说这就不知道了,没听人说起过。

没有程依依的消息,我的心里当然有些失望,不过老乞丐的存在还是让我为之一振,原来杀手门能拿下姑苏城还有他的功劳。我又问慕容云,后来还有这个老乞丐的消息吗,知不知道他现在在哪?

慕容云本来想让我救他的妻子,结果我却揪着老乞丐问个没完没了,慕容云虽然觉得奇怪,但还是认真回答了我:“我不知道那个老乞丐在哪,但我听杀手门的闫玉川提过一次。”

我让慕容云详细给我讲讲。

慕容云说,杀手门拿下姑苏城的地下力量后,当天晚上就带着大队人马来到他家,要求慕容家在白道力量上给予他们支持。当时杀手门带头的是两个人,一个叫闫玉川,一个叫黑风。

没错,是这两个黄阶上品,其中闫玉川是闫玉山的哥哥。

之前在金陵城,闫玉山说他托人问过老乞丐了,我根本就不是老乞丐的徒弟。现在想来,就是托闫玉川问的,毕竟老乞丐就在这嘛。

当时的慕容云,是真心对这个组织不感冒,所以推三阻四,说要考虑考虑。闫玉川和黑风一怒之下,就把慕容云的妻子徐氏给绑走了,还把慕容家的护院、保镖全赶走了,只留他们一家老小七八口人,并且严禁他们外出、报警,什么时候考虑清楚,什么时候给予他们自由,否则就要撕票!

如今,慕容家一家老小都在杀手门的监控之下,门外四周都布满了杀手门的人。

至于闫玉川提的那一嘴,是他在离开慕容家的时候,曾说了一句话:“听说慕容家的碧螺春不错,周老前辈最好这一口了,带回去给他尝一尝吧。”

慕容云琢磨着,能让闫玉川称之为老前辈的,应该就是那个立过大功的老乞丐了。

这次轮到我激动了:“你琢磨的没错,就是那个老乞丐!”

我又问慕容云,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慕容云答曰:“三天以前!”

我差点没激动坏,老乞丐三天以前还在姑苏,而且闫玉川还能联系上他,给他送去茶叶。我真觉得我离老乞丐越来越近,离程依依越来越近了,这趟姑苏不虚此行啊。

慕容云不知道我为何对那个老乞丐很感兴趣,我也没瞒着他,说我女朋友在他手里,得把我女朋友救回来。

这样一来,我和慕容云算是同病相怜,他是妻子被抓了,我是女朋友被抓了,我俩肯定有共同语言啊,恨不得抱头痛哭,结为八拜之交了。

接下来,我们当然就商量怎么救人了。

慕容云说,他在姑苏有很强的力量,只是因为妻子被抓,让他难以发挥。只要能把他妻子救出来,让他没了后顾之忧,就能对付杀手门、对付老乞丐了。总之,关键就在慕容云的妻子身上。

我琢磨着,把王仁他们叫过来吧,这些家伙经验丰富,或许可以帮忙救人。

可惜这里手机信号被屏蔽了,而且四周也被严密监控。自从我进来后,也进入了杀手门的监控范围,想要离开已经不是那么容易了。如何把信息传递出去,叫王仁他们过来帮忙,成了我现在最大的难题。

强闯出去吗?

虽然来的时候没看到外面有什么人,但谁知道杀手门布置的兵力如何,到底能不能出得去呢?

我皱紧眉,深思熟虑。

慕容一家也把希望放在我的身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就在这时,院子里突然传来“轰”的一声,似乎什么东西被撞开了,接着又有杂七杂八的脚步声响起,至少有数十个人正朝这边闯来!我和慕容一家子人纷纷站起,奇怪地往外看去。

与此同时,院子里又传来那位老管家仓惶的声音:“不好了,杀手门杀进来了!”
加我"HHXS6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