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32 敬酒不吃吃罚酒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我们是斗不过南宫卓,也斗不过杀手门,但不代表憨哥这种人也能骑在我们头上。憨哥等人离开以后,大玉儿顿时泪如泉涌,不停地对我们说着谢谢,赵虎则大大咧咧地说:“没事嫂子,有我们在这,九号公馆尽管开,看看谁还敢来找麻烦!”

赵虎底气十足。

有底气当然是因为有实力,我们确实不怎么鸟憨哥等人。

大玉儿回家后,我们也回楼上休息,但并没有急着睡觉,而是聚在一起商量事情。赵虎询问我们:“大家觉得今晚镇住憨哥等人没有?”

我说:“当然是镇住了,不然能跑那么快吗?”

赵虎又说:“那你觉得他们还会不会卷土重来了?”

“这个不一定,得看各人的性格吧,有人是再也不敢来了,也有人憋着法子找咱们报仇。”

“我看后者居多。”赵虎沉沉地说:“他们肯定会再找来的。”

我笑着说:“你到底想说什么,直接说出来吧。”

赵虎也跟着乐了:“是这样的,咱们最开始投靠刀哥的时候,不就是看中这里的人了吗,觉得这里人多能够抵御杀手门。但是现在的情况你们也看到啦,刀哥死了,江宁区一盘散沙,如果杀手门再找上来,咱们怕是又要挨打……”

我试探着说:“所以你想趁着这个机会,将其他的大哥一网打尽,将他们的势力全部归拢?”

赵虎又乐:“还是张龙深得我心……他们先找咱们麻烦的嘛,咱们想要报复也是理所应当。等到一统整个江宁区,起码不用担心杀手门的再找上来,自保总没问题了吧?”

赵虎说得没错,我们拿下江宁区迫在眉睫,这是自保的唯一一条出路了。之前老刀和憨哥等人关系不错,我们就是想下手也没有理由,现在好了,他们主动过来找事,我们算是师出有名,有正当的理由拿下他们了。

这个主意获得了我们所有人的认可,而且大家决定今晚马上动手,杀他们个回马枪,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定下主意以后,我们便把马三,还有老刀的一些兄弟叫了上来。大家一听我们要一统整个江宁区,而且现在就要动手的时候,也是一个个吃惊不已。马三倒是没有什么所谓,我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老刀的一个兄弟却说:“龙哥、虎哥,我不是给你们泼凉水啊,我相信你们有这个能力和实力,但在金陵没人会这么干的,你们可以出去打听打听各个城区,大家都是各有各的地盘,井水不犯河水,没有谁会想着一统哪里!因为警方管得很严,不会让谁真的称霸,能给咱们一碗饭吃就不错了!”

老刀这个兄弟说得有理,我也是从高淳区过来的,知道整个金陵城的局势,到底是比较文明的城市,比我们那里管得严格,黑恶事件也少很多。但这东西也是事在人为,别人不可以,不代表我们不可以,这里说起来是挺发达的,可杀手门不一样为所欲为、肆无忌惮?

在高淳区的时候,何振江小心翼翼地搀扶黄龙离开的场面,至今想起来仍旧让我觉得恶心!

所以这些领导也并不是那么硬骨头的,只要许以重利,相信规则就能改写。

赵虎满不在乎地说:“你们尽管去做,警方那边就交给我!”

赵虎都这么说了,大家当然也没异议。

当天晚上,我们做了详细的分工和计划,我和赵虎、程依依、韩晓彤、马三,以及老刀的几个兄弟,各领一部分人去对付那些大哥,准备杀个回马枪,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我们人并不多,分散开了以后更少,平均每人能带二十个人出发,这么一点人数去和对方硬刚就是自寻死路,所以大家都确定好了方阵,就是偷袭!

如果不能偷袭,宁肯放弃任务。

话不多说,凌晨一点钟的时候,我便带着二十个人出发了,三辆面包车在暗夜之中如蛇一般滑行。

我的目标是憨哥,我俩还真是有缘啊。

之前我就已经打听出憨哥的位置了,这些大哥的行踪不难打听,从九号公馆离开之后,有的直接回家,有的去洗澡了,也有的去情人那里,反正各有各的去处。

憨哥就比较惨些,因为被我切了两个耳朵,需要连夜去医院里缝,当然是能缝上的,现代医学这么发达是吧。

我很轻松就打听出了他所在的医院。

凌晨一点半,我来到这家医院,听说憨哥已经做完手术了,并且转移到病房里面输液。我观察了一下现场,病房门口站着二三十号人,隐约还能听到憨哥的骂声,我琢磨了一下,如果硬刚的话也没问题,毕竟憨哥身边也没多少的人。

但是,能智取的话,又何必动刀动枪的呢?

我想了一下,便让我的人绕到另外一边楼下等着,然后悄摸摸进了某个医生的值班室。现在都一点多了,手术也做完了,医生当然已经睡了,我不动声色地套上他的衣服,接着又往脸上蒙了一个口罩,这才抬步朝着憨哥的病房走去。

因为我是医生,守在门口的人并未多注意我,我很轻松地进了憨哥的病房,抬眼看到憨哥就躺在床上,两只耳朵被包得严严实实,床边还站着四五个人,都是憨哥的心腹。

憨哥躺在床上,正在骂骂咧咧:“等着吧,那个张龙,我迟早要弄死他,九号公馆也迟早是我的!”

唔,看来赵虎分析的没错,这些人暂时被镇住了,但其实还想着报仇。

憨哥翻来覆去骂得就是这些话,一会儿把我骂个狗血淋头,一会儿又表明一下自己的决心。床边的几个人也都安慰他,说有朝一日会帮他报仇的等等,我关上门走过去,众人纷纷回过头来,问我:“医生,还有什么事吗?”

我故意把声音说得低沉:“我准备睡了,过来检查一下,没什么大碍的话,我就能放心睡了。”

众人纷纷说好,腾开位子让我检查憨哥。

脾气再爆的江湖大哥,在医生面前也老老实实的,憨哥躺得十分端正,等我检查他的耳朵。我回过头,对其他几人说道:“你们先出去吧,我有些话要问问伤者。”

其他人都挺奇怪,问我什么话还得避着他们。

不等我说,憨哥就骂:“废话真多,医生这么做自然有他的理由,都给我滚到外面去等着!”

众人纷纷去了外面,病房里就剩我和憨哥了。

“可能有点疼,忍着点啊。”

“没事医生,你尽管折腾,我哼半声是王八做的!”

憨哥也挺能吹牛逼的,之前在九号公馆疼得来回打滚、惨叫连连不是他了?

我小心翼翼地把憨哥耳朵上的纱布拆了下来,耳朵确实已经缝好了,手艺还挺不错,几乎看不到线。耳朵外面一层殷红,全是不小心挤出来的血,不过看着没有大碍,过上一段时间这耳朵就能和正常人的一样了。

但是我却长长地叹了口气。

憨哥紧张地说:“怎么了医生,情况不太乐观吗?”

我说:“情况倒也还好,就是这俩耳朵切得太整齐了,到底是谁干的啊?”

憨哥咬牙切齿地说:“是个叫张龙的家伙,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我轻轻摩挲着憨哥的耳朵,说那人的刀法不错啊,出乎意料的精准。

憨哥说:“是啊,他还是有两把刷子的,我都没反应过来,耳朵就被他削下来了。”

我嘿嘿笑着,说:“是这样吗?”

话音落下,我便抽出饮血刀来,狠狠一刀切了下去。

刚刚缝好的一只耳朵,又血淋淋地掉在一边。

“嗷!”

憨哥爆发出了一声惨叫,接着又破口大骂起来:“你他妈的疯啦……”

“疯的是你。”

我把口罩摘下来,给憨哥看了一眼我的真面目,憨哥顿时瞪大了眼,不可思议地看着我,同时还嗷嗷叫唤着,在病床上打滚。

“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冷冷地说:“以为你长了记性,没想到还在背地里骂我,今天就让你看看马王爷有几只眼!”

因为憨哥的惨叫,病房的门迅速被人推开,二三十个汉子冲了进来,纷纷问着怎么回事,也有眼尖的人,大声叫道:“是张龙,救憨哥!”

一群人一哄而上。

救憨哥?

他们怕是没有这个本事了。

我一把将憨哥抓起来,接着打开窗户往外面一扔。

憨哥大声叫着,充满恐惧和惊慌。

其实他慌个毛啊,这只不过是二楼而已,我要是没点把握,敢把他扔出去?

站在楼外的人当然会接住他。

扔出憨哥以后,我也爬上窗台,冲着围拥上来的众人说道:“别报警哈,不然你们憨哥性命难保!”

接着,我便跳了下去。

楼下停着三辆面包车,我迅速上了其中一辆,等到憨哥的人也纷纷跳下来时,我们的车早就扬长而去,他们只能看到后尾灯了……
FL"buding765"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