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26 你的时代该落幕了
富丽堂皇的九号公馆门前,我们几个站在风中凌乱。

看着关闭的门,看着失踪的人,我缓缓回头看向赵虎,说:“你的面子可真大啊……”

赵虎摸着自己的脸,说:“脸疼……”

可不是脸疼吗,赵虎刚才还吹自己的面子有多大、待遇有多好,老刀会率领全会所的工作人员敲锣打鼓地欢迎他,结果人家不仅连面都没露,还匆匆忙忙把门给关上了,这是有多不待见赵虎啊!

程依依都忍不住说:“赵虎,你行不行啊?”

赵虎抬头看着九号公馆的招牌,喃喃地说:“不应该啊……”

的确是不应该,赵虎虽然偶尔会说大话,但绝不是喜欢吹牛的人。他说老刀十分感恩当年的事,带他吃喝玩乐了好几天,还说如果赵虎有事的话,必当竭尽全力、万死不辞,我相信这都是真的,那么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我试探着问赵虎:“是不是他知道杀手门的事了?”

黄龙被我们击退了,南宫卓也没杀了我们,杀手门极有可能放出话去,说些谁收留我们,就和米文斌的下场一样的话,这样的话老刀肯定不敢见我们了,所以才有了现在的事。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也没必要找老刀了,我们到这就是为了躲避杀手门的追杀,老刀这么害怕杀手门,还有啥必要找他呢?

赵虎摇了摇头:“不,刀哥不是这样的人,虽然我和他接触时间不长,但他绝对是个很重义气的人!”

我用力拍了拍面前的卷闸门,拍得“哗啦啦”作响,说:“那你解释一下现在这什么情况?”

赵虎无话可说了,挖着鼻孔冥思苦想。

韩晓彤走了上来,说:“问问大飞,他不是还在里面吗?”

赵虎一拍大腿,说是啊。

赵虎之前说了,前段时间大飞一直跟着他,也在九号公馆玩了几天,后来赵虎继续去找我了,大飞则留了下来。赵虎拿出手机给大飞打电话,却没打通,传来“您拨打的电话不再服务区,暂时无法拨通”的声音。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

出事了,肯定是出事了。

赵虎抬头看看九号公馆上面,皱着眉说:“走,咱们去一探究竟。”

赵虎撸起袖子,率先顺着下水管道往上爬去,我们也都有模有样地跟了上去。我们爬楼的本事虽然不如堂前燕那样厉害,但毕竟是有功夫在身的人,比起一般人来强得多了,不说如履平地,也算轻轻松松。

赵虎在九号公馆待过几天,知道老刀的办公室在哪个位置,轻轻松松就爬到了办公室的窗外。

挺巧,窗户开着,里面还传来说话声,显然有人。

我们脚踩墙缝、扒着窗沿,探头往里面看。在我们的身下,是九层楼的高度,说不紧张那是假的,跟玩极限运动似的,微风一吹身子都跟着动,不过主要是担心程依依。

我回头看她,说你还好吧?

程依依撇撇嘴,说:“你管好自己就可以啦!”

啧,这媳妇够彪悍的。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办公室里有两个人,一个年纪大点,有四五十了,坐在沙发上。赵虎冲我们使眼色,说他就是老刀。另外一个年轻点,有个三十来岁,一身西装革履,头发梳得很油,一副精英人士打扮,恭恭敬敬地站在老刀身边,赵虎继续冲我们使眼色,说他是这的部门经理。

其实赵虎的眼神表达不了这么多的意思,大多都是我根据年纪和打扮猜的。

我都猜出来了,赵虎还冲我使着眼色,眼睛一眨一眨的。

我说:“我知道了,你不用使眼色了。”

赵虎说道:“屁,风大,迷我眼睛了,快给我吹吹!”

我只好给他吹眼睛,呼呼地吹。

与此同时,办公室里继续传来两人的说话声。

那个年轻点的部门经理说道:“刀哥,一切都按您的吩咐,已经把门给关上了。”

老刀坐在沙发上,他的身体有些发胖,看上去像个圆滚滚的球,这和赵虎描述的面黄肌瘦可不一样。不过这都多少年了,老刀也混起来了,吃胖一点也很正常。

老刀问道:“关上门后怎么样了,他们离开了吗?”

经理回道:“那不知道,外面也没人看着,不过应该离开了吧,留在这也没意义啊。”

老刀叹着气说:“我也是没有办法,希望赵虎兄弟不要怪我!我要是能平安度过这一劫,一定把赵虎兄弟再接过来吃香的、喝辣的!”

经理也跟着叹了口气,说道:“刀哥,你不是说这个赵虎挺厉害的吗,留下来或许还能帮咱们的忙呢,怎么就让他走了啊?”

老刀摇了摇头:“不行,何思洋这次来势汹汹,他想一统江宁区已经很久了,他既然敢给我下战书,肯定是有万全的把握,我确实没信心能战胜他。唉,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啊!赵虎兄弟要是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会留下来帮我的,可他又不一定是何思洋的对手,没准会死在何思洋的手上!我的年纪毕竟大了,是时候给年轻人让位了,还是不要把赵虎兄弟拖进这趟浑水里了。”

经理不再说话,只是微微叹气。

窗外,赵虎又冲我眨起眼来。

我说:“是是是,我知道了,刀哥果然是个好大哥,只是出于无奈才要赶你走的,你就别显摆了。”

“屁,没吹干净,继续给我吹啊,眼睛快疼死了!”

我又给赵虎吹了起来。

好不容易给赵虎吹干净了,赵虎一纵身翻上窗台,接着就从窗户钻了进去,我们几个也有学有样,跟着钻了进去。总算踩到平地上了,感觉心里踏实多了,身体老在外面悬着可受不了。

我们一个个从窗户跳进去,就像从门里走进去一样自然,老刀和那位经理都看傻了眼,各自目瞪口呆。

“刀哥,不够意思啊,就这么把兄弟挡在门口?”赵虎大咧咧地走过去,拿起桌上的一块西瓜吃了起来,“还好兄弟我会腾云驾雾,不然就见不着你啦!”

老刀还是呆若木鸡,吃惊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毕竟这是九楼,一般人哪接受得了。

赵虎又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伸手搂住老刀的肩膀,笑呵呵说:“刀哥,前段时间我吃你的、喝你的,正想着怎么报答你呢,这不机会就来了吗?说说吧,何思洋是哪根葱啊,竟然能让刀哥你这么愁眉不展的?”

老刀愣了半晌,终于接受赵虎已经进来办公室的事实,而且听到了他和经理之间的谈话,长长地叹了口气说道:“兄弟,我就知道你知道这件事后,一定会留下来帮我的,可我是真没有把握,那个家伙太强了。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你还是别掺和了,赶紧走吧!”

那位经理也反应过来了,急匆匆走到窗边往下张望,接着又看向我们几个,满脸不可思议地说:“你们怎么上来的啊?”

我说:“就爬上来的。”

经理看看我们,看看楼下,又看看我们,又看看楼下,看了三四遍后,擦了擦头上的汗,冲我们几个竖了下大拇指,说厉害、厉害!

赵虎则继续搂着老刀的肩膀,说道:“刀哥,你先跟我说说这个何思洋是谁,真有你说得那么厉害吗,能把你逼到这个地步?你要成功吓到我了,我马上掉头就走,九头牛都拉不回我来!”

老刀没办法了,只好给我们讲了起来。

何思洋是个年轻人,也才二十出头,是哪里人不太清楚,但以凶残狠毒出名,近几年来在江宁区快速崛起,很快就拥有了自己的一群兄弟。老刀一开始还没把他当一回事,因为这是个群雄并起的年代,自己可以辉煌,但也阻止不了别人闪耀。

老刀虽然在江宁区是首屈一指的大哥,而且拥有常人无法比拟的号召力和威望,但他毕竟不是真正的地下皇帝,也从没想过一统这里的地下世界——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个道理老刀还是懂的,如果真的那么干了,警方第一个不答应,所以老刀一向和大家关系处得很好,一起赚钱一起做生意,只要不触及到自己的利益,老刀一般也不会去找别人麻烦。

所以就算何思洋起来了,老刀也是想着以和为贵,没想过打压这个年轻人。

但是老刀不找何思洋,何思洋却找到了老刀。

三年前,何思洋第一次找到老刀,在某个洗浴中心的池子里,直接给老刀来了一刀,并说:“老东西,你的时代该落幕了!”

事后,老刀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带着一群兄弟满城去找何思洋,却让何思洋给跑了。

老刀以为这事告一段落的时候,何思洋又出现了。

两年前,何思洋把老刀堵在九号公馆门口,再次一刀捅了过去,并说:“老东西,你的时代该落幕了!”

事后,老刀又带着一群兄弟去找何思洋,这次两边打得如火如荼,最终以微弱的一点优势险胜,并把何思洋砍得浑身是伤,却还是让他给跑了。

再接着就是昨天了,老刀和一个朋友去吃饭,中途老刀去上了个厕所,回来的时候朋友已经死了,坐在椅子上被人割了喉,餐桌上还用血写着一行字:老东西,你的时代该落幕了!
FL"buding765"微X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