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72 身正不怕影子斜
杀了整整二十七个人啊,这要是被警察知道了,二条还有命吗?

二条却一点都不在意,还在手舞足蹈地说着,看他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样子,我是真气不打一处来,想要当场摇醒二条,顺便戳穿这个冒牌红红。我琢磨着,我都气成这样子了,赵虎肯定也很生气,这种事还是让赵虎来做,毕竟他和二条的关系更好,相对来说二条也更听他的。

但我朝着赵虎看去,却发现他不仅一点没气,反而还一脸兴奋的样子,冲着二条竖大拇指,说:“厉害了兄弟,真是恭喜你啊,就这么把美娇妻找回来了!”

二条洋洋得意:“以前你还不信,现在总信了吧?”

赵虎点了点头:“对啊,眼见为实,真的是太厉害了。”

接着,赵虎又看向红红:“弟妹,你这复活一次不容易,一定要珍惜这段感情啊!”

红红说道:“那肯定的,我这条命都是二条给的,这辈子也只跟定他一个人了!”

红红又靠在了二条肩上,一脸娇羞的样子。

二条也很幸福,嘴巴都合不拢了。

看着这幕,我的心里实在别扭,脑子稍微正常一点都不会认为这是真的,也就二条这样单纯的人容易被人蒙蔽。可赵虎是怎么回事,怎么感觉他也信了,又是恭喜又是祝福的,难道他是为了稳住这个红红,等到抓住切实的证据了再告诉二条?

以赵虎的性格,还真有可能这样。

于是我也没有声张,顺着赵虎说了一堆祝福的话,但我心里肯定是鄙夷和不屑的。

二条就很开心了,对他来说快乐十分简单,就是爱人在身边,兄弟也在身边,现在两样都齐活了。二条又问我们怎么到金陵城了,赵虎正准备实话实说,但被我制止了,因为这个红红也在,我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身份,轻易兜了自己老底肯定不大合适,所以我抢在赵虎前面说到:“我们就是来找你的啊,这些天我们跑了好多地方,无意中在金陵长江大桥上看到红红,才顺着她的踪迹见到了你!”

赵虎点着头,说对,就是这样。

红红不好意思地说:“当时我不认识你们,态度有点不好,别介意啊!”

我和赵虎连说没事。

二条也很不好意思,说这么长时间也没联系我们,害我们担心了。

赵虎说没关系,只要你好好的,红红也好好的,那就比什么都强。

老友相见,那肯定是话很多的,赵虎讲着后来发生的事,二条走了以后,我们又把叶良送进了监狱,还到荣海干掉了荣海七虎,方杰那家伙都死掉了。叶良和方杰,是赵虎、二条、莫鱼他们的老对头了,两人一个入狱、一个身死,也算给莫鱼报了大仇,二条听完开心到不行了,握着我的手说谢谢,还说莫鱼在天之灵,一定会很欣慰。

看得出来,二条也和以前不太一样了,根本就没问我杀掉方杰以后的事,在他看来杀人已经如同草芥,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二条也在不知不觉地变化着。

都怪那个师父,还有眼前这个冒牌红红,是他们把二条变成现在这样子的。

以赵虎的脾气应该早就爆发才对,但他始终一声不响,还和二条聊着家长里短,一点也没看出着急。可能是他另有安排,所以我也没有过多声张,只是眼睛不断偷瞄红红,看看能否观察出点蛛丝马迹,能从哪里拆穿她呢?

但她和红红实在太像,除了穿得不一样外,长得完全一模一样,发型也都一样。还有就是气质也提升了不少,以前的红红毕竟是干那行的,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野鸡”的气息,现在这个红红却是干净、爽利,眼睛里也透着自信和从容,说她是个职场白领都不为过。

我敢肯定这是两个人,但要怎样戳穿却想不出来,除了把刀架在她脖子上让她自己说,再也没有其他合适的办法了。

因为我不断偷瞄红红,有点被红红注意到了,她露出点不太自然的表情,甚至悄悄往二条那边靠,似乎想远离我。我的心里不禁好笑,心想你是哪里来的野鸡给自己加戏,以为我看上你啦,老子是在观察你呢,看看你有什么漏洞,是怎么冒充红红的!

不知不觉已经聊得很晚,程依依给我打来了电话——也真是难为这墓室里面还有信号了——问问我什么情况了。

我接起来,告诉她说我和赵虎在二条家里做客。

程依依当然大吃一惊,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当着二条的面,我也不好说太多,就说红红真的复活了,我们是跟着她来的,具体的回去再和你说吧。

程依依又问我什么时候回去?

我说一会儿就回去了。

听到这里,二条就急起来,不停冲我摆手,说:“谁让你回去啦,不能回去,今晚就在这住,明天还要请你们吃饭呢!”

让我在这墓室里面过上一夜?!

打死我都不能干啊!

这哪是正常人能做出来的事情?

我正要婉拒二条,赵虎也跟着说:“是啊,咱们好不容易来一趟二条家,怎么能走,就在这住一晚吧,反正地方够大,睡得下咱们两个。”

我:“……”

我都不知道赵虎是认真的还是开玩笑的,只能无语地说:“程依依怕黑,得我陪着才能睡着……”

赵虎大大咧咧地说:“那有啥呢,让晓彤陪她睡么。实在不行,你让她过来吧。”

我:“算了,还是让晓彤陪她睡吧。”

我摸不清赵虎到底在搞什么飞机,但是料想他留下来肯定有原因的,所以也就陪着他了。不就墓室嘛,睡一晚也无妨,大家阳气都刚刚的,也不怕什么邪魔作祟。

如果真有邪魔的话,那也只能是红红了。

我又朝她看了过去。

红红稍稍皱了皱眉,将脸扭到一边。

心虚了吧?

我在心里冷笑,迟早把你这个冒牌货给揭穿!

我对程依依说:“我们今晚在二条家住,随后回去找你。”

程依依不知道我们住着墓穴,也不知道红红是怎么活过来的,但她确定我们没事就放心了。

挂了电话以后,二条就给我和赵虎收拾床铺,他问我们是睡一张床呢,还是各睡一个房间?

我打算和赵虎睡一张床,这样晚上就能和他讨论下二条和红红的事了,结果赵虎斩钉截铁地说:“当然是一人一间房了,我才不跟男的睡一张床呢!”

我狐疑地朝赵虎看去,但他什么也没表示。

二条就给我们收拾了两个房间。

这是三室一厅的嘛,二条和红红睡一间房,我睡一间房,赵虎睡一间房。

大家互道过晚安以后就各自去睡了。

在墓室里面睡觉,怎么讲,感觉还挺怪的,心怀坦荡之人倒也没事,稍微有点意志不坚定的肯定要吓死了。俗话说鬼怕恶人,像我这样标准的恶人,枕边还放着自己的饮血刀,那是一点都不会怕的,但我并没急着睡觉,因为我还计划去找赵虎,问问他到底怎么个情况、什么个安排?

面对这个假冒的红红、被骗的二条,不能一点主意都没有吧。

我琢磨着,赵虎肯定也在等我。

等到夜深人静,墓室里完全没声音了,我便偷偷摸出门去。墓室里面没点蜡烛,那就是黑洞洞的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凭着记忆,我往赵虎的房间摸去,中途要经过二条和红红的房间,不过他们房门紧闭,我也没有停留,直接来到赵虎门前,推门进去。

“赵虎,赵虎!”我轻声叫着。

回应我的是一串悠长的呼噜声。

当时把我给气得啊,我以为他在等我,没想到已经睡着了。

这家伙到底搞什么鬼,不计划管二条了?

我摸到床边,摇着赵虎的胳膊,说醒醒、你醒醒!

赵虎幽幽醒转。

虽然屋子里面很黑,但他听得出来是我,当场就吃惊地说:“张龙,你想干嘛?我和你分房睡,就是怕你来这一手,你这么做对得起程依依吗?”

黑暗之中,赵虎仿佛用被褥裹紧了自己的身体。

我真是想给他一顿爆捶。

我压着心里的火,低声说道:“赵虎,别玩了,说说二条和红红的事!”

赵虎奇怪地说:“二条和红红怎么了?”

我愣了一下,我以为我和赵虎心意相通,没想到他却来了这么一句。我说:“你不觉得不对劲吗,二条这明显是被人骗了,那个红红是假冒的啊!还有那个什么高人,明显是欺骗二条的,让二条给他做廉价的杀手!”

赵虎沉默一下,对我说道:“张龙,你内心阳光点吧,哪有那么多阴谋和算计啊,红红复活是件好事,你也别想太多了,快回去睡吧。”

我很吃惊,完全想不到赵虎会说出这样的话,我以为我俩已经达成共识,坚定地认为这是一个骗局。赵虎一向很聪明的啊,怎么会上这么荒诞的当,我有点着急地说:“你脑子进水了吗,这么明显的骗局看不出来吗?”

赵虎说道:“我看不出来,我只看到红红确实活了,所以我选择相信二条,这世上本来就有许多奇奇怪怪的事,咱们不了解、没听过,不代表就没有,你也不能用你的常识去判断一些东西。好了,今晚的话我当你没说过,你快回去睡吧,我也睡了。”

赵虎说完,真的歪头一躺睡了,呼噜声再次响了起来。

当时把我给气得啊,觉得简直莫名其妙,赵虎在发什么神经?

但我继续留在这也不合适了,只能先回我房间再说。

我在黑暗中转身,摸黑把门打开。

刚一开门,就明显感觉到门外站着个人,而且正急匆匆地往后退去。

我浑身一个激灵,叫了声谁,然后伸手就抓。

别看这是墓室,但我身正不怕影子斜,绝对不怕什么妖魔作祟。这一触手,就觉得是个女人,因为对方的身子很温软。在这里面只有一个女人,我低声叫了一句:“红红?”

对方竟然直接朝我扑来,一阵香气袭来之后,又张开双臂把我抱住了。

“你……你干什么……”果然是红红的声音,对方震惊地叫着:“二条,你朋友非礼我!”
美N小说"HHXS6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