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69章 红颜知己
女人看到余飞那满脸的苦涩,发出嘶哑的凄然一笑。
“算了,我就不为难你了,我知道你也不容易。”梦妮娜轻轻叹息:“我如今已是半个出家人,也不再想有俗世间的念想,所以,这副皮囊已经不重要了,现在这样也很好。”
余飞心里一痛,抬眼望向那个女人时,眼里尽是愧疚之色:“梦妮娜,可你还年轻啊。”
“是吗?”梦妮娜轻笑:“对我这种已经心死的人来说,年轻和年老又有何区别?”
余飞顿住,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好像喉咙里被什么堵住了似的。
“余飞,你不用自责,也不用对我有什么愧疚,如果你这样活着的话,会很累的。”梦妮娜眼眸流转,眼里闪过一丝温柔和心痛:“我知道你背负了太多的感情债,这不是你的错,你可以不爱别人,但你无法阻止别人爱你。”
“这些年,你一直不停地一个任务接一个任务,一场拼杀接一场拼杀,似乎永远没有停息的日子。我知道,你也觉得累,你也觉得厌倦,但是,你只有这样做,才能忘却你的愧疚和自责。你这样,何尝不是一种逃避,何尝不是一种苦呢?”
女人的话,就如一把锋利的刀子,直接破开他的心脏,将内心深处潜藏的东西赤果果地挖出来,暴露在空气中。
如果说,这个世上谁最了解他余飞,不是最亲的养父养母,也不是他曾经爱过的女人,而是这个梦妮娜。
这女人就像一个高明的手术师,能够将一个人的心一刀一刀地解剖开来,让你心底最深处的秘密暴露在阳光之下。
“哈哈……。”余飞突然大笑:“知我者,梦妮娜也,有你这个红颜知己,夫复何求,干了!”
一时间,余飞整个人全身放松,心情难得地一时舒畅,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这里没有酒,就只能以茶代酒了。
“咕噜咕噜”声中,一大碗茶水全部灌进余飞的肚子里,茶香四溢,爽快舒服。
“好茶!”余飞大赞,将茶碗“砰”一时放到桌上,提前茶壶准备再来一碗。
突然,几乎是毫无征兆地,“砰”一时大响,余飞的头重重地砸在桌上,好像突然睡着了一般。
手里提着的茶壶翻倒,茶水正要倾倒出来的时候,一只白皙的手稳稳地抓住那只大手,抓住了要倒下去的茶壶。
……
下午四点,云州机场。
从云州开往燕京的飞机即将起飞,罗妞妞和高安良拖着行李,准备登机前往燕京。
梁正武亲自带着常连和边烈等人到机场相送。
罗妞妞接到紧急命令,去非洲巴利尼亚的志愿团因为某些特殊原因需要提前出发,所以她得紧急赶往燕京集合。
高安良新的任命也有了结果,他也算是功德圆满了,这一趟云州之行的任务基本上完成,回京后调入某闲职部门,然后就是等着退休了。
本来两人早该登机了的,可为了等一个人,两人才一直拖延到现在。
“哎,余飞这混小子……!”梁正武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望着罗妞妞那翘首以盼的期盼眼神,心里既心疼又恼火。
心疼的是罗妞妞一片痴心,恼火的是余飞那个混蛋竟然迟迟未来,电话也打不通,简直是岂有此理。
“妞妞,飞机马上起飞了,你们赶紧上机吧,别等那小子了,回头老子再收拾他,兔崽子!”老梁咬牙切齿地道。
罗妞妞不甘心,再次拿起时候拨打余飞的电话号码,然而,让她失望的是,依然是电话已经关机。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电话关机的提示音,不知为何,罗妞妞此刻心里不好的预感非常强烈,甚至是难受,难受得有种想哭的冲动。
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她自己也搞不清楚,难道余飞又出什么事了吗?
可现在登机在即,一时也联系不上那家伙,一切无能为力。
“唉……。”一声带着莫名伤感的叹息,罗妞妞无力地收起手机:“老师,余飞一关机,准没什么好事,可能又出什么问题了,回头还麻烦你去注意一下。”
梁正武点头:“我知道的,那小子肯定又在闹什么幺蛾子了,还不知道又要闹出什么大事来。”
梁正武也是有经验了的,那家伙关机肯定没好事。
“老高,路上照顾好妞妞。”梁正武有些担心罗妞妞的状况,朝高安良嘱咐道。
高安良点头:“放心吧,有我在不会有什么事的。小罗,咱们走吧,再不走可就来不及了。”
“嗯。”罗妞妞无奈地点头,随后便拖着行李,一步三回头地走进了机场。
梁正武目送两人进了检票口后,回头脸色一沉,朝常连和边烈喝令道:“你们两个听着,分头行动,一个去玉仙宫酒店,一个去美星集团,看见余飞那小子,马上给我报告。”
“是。”
梁老大的命令,两人自然是不折不扣地执行。
如今云州的反恐工作基本结束,边烈被梁正武安排在了云州警局,暂时在刑警大队常连手下任职,出任刑警大队一中队的中队长。
下一步,常连有可能升任副局长,边烈接替刑警大队长的职务。
“厅长,那个吕忠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景家的律师已经开始在活动了,咱们如果再找不出确凿的证据,过了二十四小时就得放人了啊。”回去的车上,常连一脸愁容地说道。
提起这事,老梁也是一筹莫展。
景家那个吕忠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从被抓的那一刻起,除了脸上不屑的冷笑外,就没有别的表情了,一句话也没说。
更让人头痛的是,他竟然还绝食,一天滴水未进,一粒饭不肯吃。
虽然警方有那份廖聪明遇害前的录音,但那并不能直接证明他杀人了,这种证据根本无法定罪。
除非是他自己认罪,或者有相应的人证。
就现在的情况而言,让他自己认罪那是不可能的,相关人证也相继被灭口了,也就是说,现在这个案子进入一个死胡同,变成一个无头案。
二十四小时候,如果继续押着人不放,老家伙继续绝食闹出什么问题来,刑警大队可能吃不了兜着走,景家的律师一定会借此机会大做文章。
怎么办?
余飞,难道又要找余飞那小子帮忙吗?
“乃乃的。”老梁心头很憋火:“难道自己离开余飞那小子,就真的什么事都办不成了吗?”快来看"songshu566"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