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9章 女人是奇怪的动物
“梁,梁局,有人袭击警局,快,快来支援我们!”值班员一边擦着汗,一边冲着电话大喊。
“什么,袭击警局?”梁正武也怔住了,从警几十年,还是第一次遇到有人敢袭击警局,这在华夏来说,绝对是罕见的。
梁正武震怒了,吼道:“特警队跟我走,回警局!”他现在要撕了那帮敢袭击他老窝的人。
“梁局,那医院这边……?”有人急问。
“交给其他人,出发,快快!”梁正武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自己老窝被端,这影响太大了,以后他都没脸在警界混了,他丢不起这个人。
“是。”一帮荷枪实弹,装备精良的特警快速反应,离开伏击位置,在梁正武的喝令下,火速赶往警局救援。
医院正对面一栋楼的一个房间里,唐德尧一伙人从后面转移到了前面,一个人趴在房间窗户前,此时用望远镜居高临下地看着下面的动静,得意地笑了。
“唐叔,他们已经撤了,咱们可以行动了。”
唐德尧老脸一抽:“好,行动吧。”
“是。”
……
“大哥,那人不见了。”警局大门口,匪徒对着余飞一阵乱枪扫射后,发现黑暗中目标不见了,赶紧停火。
“麻的!”领头的马脸男子狠狠地骂了一句,朝一名手下吼道:“你们两个跟我走,拖上胡子,带上炸药包。你和两个受伤的人守在这里,看到那杂碎立马给我干掉!”
“是。”匪徒们按照老大的吩咐,立即分头行动。
马脸男子带着两名手下,押着胡子,带着自制的炸药冲进警局大门。
这个时候,偌大的一个警局可谓是空空如也,几人完全畅通无阻。
“胡子,机要重地在什么地方,带路!”马脸男将胡子拽到前面,枪口顶在他后脑上,吼道:“走!”
胡子拳头猛地攥紧,站着没有动,嘴里暗暗咬牙切齿,心里在挣扎,在煎熬。
如果按照匪徒的话去做,那他将成为罪人,一辈子活在良心煎熬和谴责中,可如果不做,他的爱人,她幼小的女儿将惨遭这帮人的毒手。
二者之间如何取舍,他该怎么办,谁能告诉他?
“麻的,你是不是想死了!”见到胡子站着没动,马脸男子怒骂,枪口狠狠往前一顶,朝后吼道:“打电话,干了他老婆和女儿!”
“是。”后面一手下答应一声,拿出了手机。
“不,不要。”胡子咬牙大吼:“好,我带你们去,我去。”
“麻痹,你特么就是贱,非要老子逼你!”马脸男怒骂着一脚踹在胡子后腰上:“走。”
胡子一个趔趄差点摔倒,但愤怒的他只能忍受这种屈辱,带着三个匪徒朝里面走去。
……
外面,门卫室里。
躲在里面的罗孝勇听到外面没了枪声,咬着牙,用尽全身力气站起来,扶着墙壁一点点靠近门口,小心地探出头去,朝外面喊道:“余飞,余飞。”
这喊声惊扰了留在外面的匪徒。
三个匪徒,其中两个腿上受了伤,不过挣扎着还能站起来。
听到喊声,三个家伙都朝门卫室望去,灯光照射下,女神级的美女站在那里,那姣好的身段即使是病号服也遮挡不住。
那个没受伤的匪徒吞了一把口水,朝两个受伤的人吩咐:“你们留在这,我去看看。”
“那个女人肯定有问题,你押过来我们一起检查。”一个人急道,腿都受伤了,但眼睛望着女人,满眼的贪欲。
“行,不过,你们得注意刚才那个人。”没受伤的匪徒嘱咐了一句,双手握着枪,就要朝门卫室的罗孝勇扑去。
突然,一道人影从黑暗中电射而出,如黑夜中的凶狼,破空而出,锋利的爪子在黑暗中划出一道白光,抹向匪徒的脖子,当然,那道白光不是爪子,而是锋利的刀片。
“唔……。”匪徒捂住喉咙发出痛苦的闷哼,枪掉在地上,人踉跄着朝后面倒去。
后面两个腿上受伤的匪徒大惊,可根本来不及反应,两只铁爪似的大手猛然抓住他们的头发,狠狠地朝车子撞去。
“轰!”
“轰!”
两声巨响,车窗玻璃被砸成粉碎,血水飞溅得车里外都是。
余飞淡漠得看了两人一眼,随后松开手,将两人的下巴挂在车窗上吊着,从地上捡起了两把枪。
“余,余飞。”罗孝勇踉跄着踏出门卫室。
余飞冲过去将摇摇欲坠的女子扶好,佯怒道:“不是让你在里面待着吗,跑出来干嘛,找死啊!”
“余飞,我……,我担心你……。”罗孝勇欲言又止。
“担心我干什么,就那么几个烂番茄,还以为我对付不了吗。”余飞继续训道。
看着余飞一脸恼怒的样子,罗孝勇不但不生气,反倒嘴角一勾,露出一抹动人心魄的微笑。
余飞一愣,更恼火了,竟还笑得出来。
“很好笑吗?”他板着脸问。
“没有,我是觉得很开心,因为,你这是在关心我,对吗?”女子,笑得更加甜蜜了。
“额……。”余飞脑门爬出一条黑线,女人是个奇怪的动物,骂她一顿,竟能这么理解,也是神了。
但她说得也没错,余飞这么骂她,也的确是关心她,怕她出事。
“他们是什么人啊?”罗孝勇望向余飞后面的人问。
余飞摇头:“还不知道,不过敢袭击警局,恐怕不是一般的悍匪。”
“那你留活口啊,都死了怎么审问?”罗孝勇急了,嗔怪道:“你啊,下手就是这么不知道轻重。”
“放心,他们还死不了。”余飞安慰道,接着,一把枪塞在罗孝勇的手里:“这把枪拿着,以防万一。有几个人进去了,我得去看看。记住,躲在门卫室里,千万别出来,我解决完里面的人再来接你。”
说着,余飞抱起罗美女的娇躯返回门卫室,并将她藏在衣柜后面坐好,再次郑重嘱咐道:“记住了,没我叫你,千万别出来。”
“嗯,我记住了,你要小心。”罗孝勇关切地对男人道,这一刻,在她心里,在她的眼里,这个男人成了她最可以依靠的人。
“嗯。”余飞点了一下头,走出门卫室关上门,迅速闪进警局大楼里。添加"xinwu799"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