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你要叫姐夫
    小五行宗?

    杨业心中一动,为什么会突然提起小五星宗?

    不是很了解,只是听周兄提过几次,是东海的本土势力,只是如今有些式微。www.1kanshu.cc

    周鼎点了点头。

    是这样,我同小五行宗的一任长老有些交情,便想着能不能籍着小五行宗这次的入门试炼将你送进这宗门内,前些日子写了封信投石问路,近日我收到回信,这是个不错的机会,小友你可以考虑一下。

    无论如何,在下先行谢过先生!杨业眨了眨眼睛,只是在下对东海这边的宗门势力了解实在有限……

    周鼎点了点头,微微张了张嘴,却又停下,转头看向老老实实呆在一边的周星合。

    星合,给小友说说东海郡的详细情况!

    杨业将目光投向周星合,后者对杨业咧咧嘴,杨业也跟着笑出来。

    周星合先前刚给杨业科普过这方世界的情况,现在没想到这差事还是落到了他的头上。

    咳咳!周星合装模作样的清了清嗓子,又自斟自饮的喝了口花酿润润喉咙。

    周鼎抬手要打,周星合连忙向杨业这边侧了侧身子,急忙招架:别别别打,我这就说,这就说!

    嘿嘿!

    周星合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家师傅,暗自撇了撇嘴。

    嗯,说来东海郡这边的情况其实有些复杂,东海郡是敖江的入海口,按照河道分割,可以分为三个区域,入海口所在的沿海部分是东临岸,中部多平原多水脉成为东海泽,西部地势平缓,占地面积也大,被称作东陆,我们蝴蝶谷就属于东陆的一个相对和平的小角落。

    杨业慢慢点了点头,脑海中浮现之前乘坐乌篷船来此的时候,在高空所见的,被无形气墙隔绝的一个板块大陆,东海郡的地理范围吴郡要小上一些,有着宽阔的海岸线,不过出海的地方倒没了那接天的气墙。

    而周星合的声音继续。

    从地理上看势力分布,东海原本最具统治力的势力,小五行宗越发式微,龟缩在东陆和东海泽之间,而其余地区的势力也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复杂。

    其中属于八宗分支的势力、教派分布在整个东陆,而中部泽国和东临岸上最近兴起了两方强大势力值得关注,分别叫做鳞目属和河神门!

    周星合一杯水酒饮尽,说的也差不多了,他砸了咂嘴:我说完了!

    两人看向大师周鼎。

    周鼎捋了捋两寸短须,点评道:虽然有点以偏概全的嫌疑,但说的还算全面,只是比较笼统,杨小友,这些无需全部记住,只是让你有个大概的印象,时间久了自然会知道的更详实。

    不过得罪你的齐云寨据传,是和那神秘的河神门有关,而更加神秘的鳞目属,你知道有这么个地方就够了,我主要跟你唠叨几句这个小五行门。

    小五行门并非这个宗门最初的称呼,它地前身叫五行法宗,曾是足够同神秘圣地比肩的超级宗门,后来内部争斗太厉害,实力大损,被几家仇敌联合打压,最终分崩离析,唯有小五行宗这一支得以保存,发展成了威压东海的这一方势力。

    杨业点头,心中也在思量,他当然希望能够最大程度的完成自己的成长,等到自己足够强大之后,有足够的力量守护一方,然后在考虑将地球的人都接到自己的身边。

    而他看见最稳妥的一条路线就是炼丹,但丹鼎宗显然有一套自己培养弟子的路子,连周鼎这位正八经的丹宗弟子都无法从中做手脚。

    这一来其实杨业其实是有些迷茫的。

    周鼎见杨业没有盲目的做出决定,暗自点了点头,这个年轻人显然是有注意的。

    他知道有很多贵人好心相助,最后反目成仇的事。

    因为不管任何宗门内部都是存在斗争的,年轻人一入宗门,不得出头的话,往往会导致心理落差过大,最后反而怨恨到举荐人的身上。

    任何人做任何决定的时候,都要有这是自己做出决定的觉悟。

    基于此,周鼎决定说的更详细些,他知道杨业分得清什么是参考,什么是误导。

    杨小友,八宗五圣是大部分人的最优选择,只是这个机会并不多,而在东海,这个最优选择就要放的更低些。

    杨业点了点头,他听得出对方话中的关切之意,而心中已经有了大概。

    宗门是一个集体,而个人还是要依赖自己的奋斗!

    承蒙谷主厚爱,杨业愿意一试!

    哈哈!

    周鼎笑了,好,我这就休书一封,小友稍待几日应该就有结果了!

    做出决定,杨业心头也轻松了不少。

    嘿嘿,杨兄,你我现在实力低微,选择进五行宗对你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周星合道。

    哦,此话怎讲?杨业神色颇为放松,挑眉回应道。

    周鼎捋着胡须,但笑不语。

    嘿嘿!周星合看了自家师傅一眼,解释道:我们现在都是凡仙,而凡仙想要晋级,需要炼化五行,这一点在五行宗可谓得天独厚,方眼八宗五圣……咳,放眼八宗,在凡仙这一境界做的最好的非五行宗莫属。

    还有这种说法?杨业心中一乐,他现在对修炼还一知半解,只知道吞服本源兽血肉,苦练混沌元决。

    没错!周鼎大师点了点头,苦笑道:就算是在丹鼎宗,也只是在丹火一途有些出彩之处,其余四行不值一提。

    杨业站起身来,弯腰拱手,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多谢周先生,多谢周兄!

    两人这一番不光替他寻找宗门,讲清了其中利害关系,再加上这段时间的收留和交道,于他而言,无异于知遇之恩。

    月光洒在露台上,风清清凉凉的吹着。

    周星合打了个哈欠声称要回去睡觉,周鼎嘱咐他莫要落下修炼,随后杨业与周星合结伴离开。

    一路上杨业心中振奋,未来可期。

    露台上,周鼎望着远方的山岱和悬在夜空中的月光静静喝完壶中的酒液,之后他回到花厅,挥笔写下一封书信,封上金符,信件化作一道流光飞逝。

    之后周鼎却没有回到房间,而是沿着花殿进入了山壁之中,最后似乎出现在了山岱的另一面。

    这是一个山洞,其间银光闪烁,将整个洞窟照亮,无数色彩斑斓的蝴蝶附着在墙壁上,像是一幅幅精美的壁画,地面上半边石壁,另半边却是一洼宛如透明的池塘,洞口一道小小的瀑布宛如水帘,而另半边刚好能看见地面上的花海。

    周鼎从洞窟深处走出来,一抬头,便看见了坐在巨石上的一道婉如夜神般的纤细身影。

    他的脸上洋溢起笑容,轻声呼唤道:鸿影!

    夜神转过头,月光映出一张绝美的面孔,女子额角竖起两只纤细的触须,她的面上浮现出淡淡的惊喜,站起身,身后张开一双色彩斑斓的巨大蝶翼,翩然落到周鼎面前。

    周鼎将人搂进怀里,温存片刻。

    鸿影,小烁呢,今天怎么没看见她?

    名叫鸿影的女子从周鼎怀中抬起头,还说呢,你今天出去也不跟小烁说一声,她还以为是你被掳走了,现了真身去救你,结果却救了个莫名其妙的小子。

    周鼎面露苦笑。

    那小子倒不是坏人,不然小星合也不可能将人带回来,不过终究是个麻烦,我已经花了点代价准备将人送走了!

    那就好!一边说着,鸿影已经从周鼎怀中出来,蹦蹦跳跳跳的在水塘表面的小石台上跳着前进。

    周鼎温柔的目光随着惊鸿,同时直接迈步走在水面上,不疾不徐的踏出一连串涟漪。

    转过一道回廊,一个比鸿影更小的身影坐在半空中的秋千上,她同样有着绝美的面孔,额角的触须,和一对雪白宛如透明的蝶翼。

    小烁!周鼎呼唤道。

    小烁闻言回过头,露出一道怯生生的眼神。

    老爷!

    鸿影飞起来落到秋千的另一边:呀!叫错了……你要叫姐夫!你可是最后一只太白蝶,天天老爷老爷的喊他,哼!

    周鼎笑了笑,下来我帮你!

    小烁红了脸颊,乖乖的落到周鼎面前。

    鸿影生气了,呆在秋千上不肯下来。

    周鼎伸手在小姑娘头顶拍了拍,笑的很慈祥。

    元气陡然扩散,无形的匹练在半空中交织在一起,一点朱红色水珠在小烁手中升起来,停留在她的眉心。

    高贵的蝶翼少女消失,原地出现一名十三四岁的小婢女,面上有点婴儿肥,眉心一点红色朱砂分外好看。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