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百章 蝴蝶般的女子
    杨业陷入了一段安逸又充实忙碌的生活,每日跟着蝴蝶谷内的弟子们做早晚课,剩下的时间就是读书炼丹。www.1kanshu.cc

    只是杨业现在还处于给别人打下手的阶段,帮着别人控制一下火候,淬炼草木精华之类的。

    这是累积经验的过程,就像是一个厨子必然是从案板、打荷之类的位置上做起来的。

    在这段时间里杨业才真正认识到什么是炼丹,所谓的炼丹是从配伍、选材、到火炼、成丹的一整个系列的过程,这个过程的步骤多寡往往是要根据配方来增减。

    而想要炼丹,必不可少的三才是丹方、鼎炉和火焰。

    当然材料也很关键,但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也没有两枚一模一样的丹丸,成丹的过程中,影响丹丸品质的元素实在太多,就像人生的际遇一般离奇。

    杨业拿着一卷书向花殿最高处走去,据周星合所说,现在周鼎基本上保持着每九天炼一炉丹的频率炼丹,来保持并提升炼制高品质丹药的手艺。

    而现在占据周鼎时间最多的反而是交际……没人在乎他是不是坦胸露乳、形状不端。

    但周鼎的交际时间仅限于上午。

    杨业熟门熟路的走到露台上,抬头望了望天。

    嗯,已经过了吃饭的时间了。

    这个时候周鼎一般会窝在这边吹风饮酒,杨业走近花厅,却没见到人在。

    他走下楼去,随便拍了一位婢女。

    呃,冒昧问一下,周谷主今天不在?

    女婢提着鸡毛掸子施施然的福身行礼,柔声道:不清楚呢,不过今天确实没见到老爷!

    这样!杨业点了点头,他再次回头看了一眼女婢头顶上晶莹的红色朱砂从。

    之后杨业重新回到露台中间的花厅坐下,准备等到周鼎回来,恍恍惚惚的就这么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杨业被一阵的喧哗声吵醒,他偏头向天空望去。

    天上一堆人拥挤在一起,吵吵嚷嚷的不知道在搞些什么。

    不一会之后,一道人影哈哈大笑着从天上落下,一把掀开帘子,大步踏进来,一边回头叫嚷道:哈哈,那个泼妇告诉我周大师不在,那这个大模大样躺在这里的这谁!

    这人大大咧咧冲着杨业走来。

    周大师!

    巨大的嗓门震的杨业脑瓜子嗡嗡直响。

    我不是……

    杨业话刚说了半句,就被对方提着衣领拿了起来,明前出现一张虬髯大脸。

    哈哈哈,周大师,我们寨主有请,还请您跟我走一趟!

    窝不是……杨业继续挣扎。

    他瞳孔收缩,耳朵中被巨大的声音灌满,伴随着嗡嗡的耳鸣,杨业感觉自己的脑子都眩晕起来。

    欸?怎么这么弱,算了,这些练气的修士都差不多,不过我曾经跟大长老来过一次,应该错不了!

    虬髯大汉暗自嘟囔着,平地一跃,秀丽的露台表面出现数道龟裂。

    他悄悄的向下投去一眼,有点心塞,这地方好看是好看,就是太脆了些。

    呼啸的罡风在杨业耳边呼啸,刺的杨业皮肤生疼。

    这是完全凭借自身的肉体飞行,杨业被对方提在手里,被一种莫名的力场笼罩,一身实力十成被压制了个七七八八。

    哈哈!你们这群小娘皮们莫要在追了,这周谷主我们借去用上两天,之后就给你们送回来,保证安然无恙。

    杨业好不容易清醒了些,刚想运起元力反抗一下,却再次背着灌耳雷音震了个七荤八素。

    此时他脑子里乱成一团,本我意识困在在最深处被呼啸的风声包围,刺耳的雷鸣却清晰无比。

    你特娘的瞎说,老子都快被你勒死了还有脸说把老子秋毫无犯的送回来!

    杨业在心里疯狂谩骂,却无法发出丝毫声音。

    好不容易等到脑子清醒了些,他一下子睁开眼睛。

    视线里雾蒙蒙的一片,空气似乎在震动,飓风吹来,杨业的眼泪像是崩塌一般不断地流淌下来。

    他张开嘴,想大声的告诉对方:煞笔你抓错人了!

    但空气涌进来,将他的嘴吹到变形,发出的尽是一些啊啊啊哦哦哦唔呃呃呃的奇怪声音。

    杨业陡然意识到这是什么——音障。

    所谓音障就是当一个物体飞速的向前运动,当速度达到音速的时候,声波全部堆积在物体表面的一个点上,震动空气,从而形成的一种气流现象。

    他心中震撼莫名,也就是说这个虬髯大汉此时的速度已经达到了音速!

    经过几种无助的试探之后,杨业强迫自己更冷静些,他意识到自己正飞速失去的体温和逐渐变干的皮肤,当前最重要的是将元气恢复,不然他有可能成为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个被风活活吹死的飞升者。

    杨业将全部的心神全部灌注进丹田之中,混沌元决被杨业用上吃奶的劲运转起来。

    像一枚沉重的机器被人推动了发条,之后地运动就顺理成章,混沌元决像是春汛的瀑流,狼奔豕突,流变了杨业身边的每一个角落。

    杨业身上烈烈呼啸的衣袍瞬间安静下来,他正开眼睛感觉体内元气都凝聚了许多。

    这是他才看清周围。

    蝴蝶谷周围的山岱就在不远处,而从高空向下俯瞰,这片封闭山谷盆地同样也是一个展翅蝴蝶的形状。

    同时他注意到提着他衣领的虬髯大汉面色似乎有些不对劲,而身后那些拖着长长水袖仿佛从画中飞出来的迤逦女子们,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向这处飞着,却无奈落的越来越远。

    就在这时,空气慢慢安静下来。

    虬髯大汉似乎提着杨业飞到了一片空明的世界中,头顶似乎有无数雪花般的粉尘洒下,连光线也朦胧了起来。

    两人身前的空间轻轻漾开,隐约的似乎有一双宛如透明的巨大翅膀撑开空间。

    杨业瞪大了眼睛向前望去。

    一道纤细的女子身体从虚幻翅膀的中间浮现,这女子面容绝美,身体微微蜷缩着,在巨大翅膀的衬托下更显弱小。

    蝶翼中的女子仿佛刚从沉睡中醒来,睫毛上凝着露水,微微颤抖着睁开,露出一双银色的瞳仁。

    恐怖的威势铺开,这女子眼神却却生生的看着虬髯大汉。

    大汉似乎被吓坏了,捏着杨业衣领的手臂微微颤抖。

    随后披着蝶翼的女子目光落到杨业身上,两者对视了大概有一秒钟。

    杨业注意到对方额角各有一根细长的触须向天生长,色泽晶莹。

    忽然的,空气轻轻抖动,蝶翼倏然合拢,雪花、蝶翼、银瞳,所有的一切消失不见。

    清澈的天空从未改变,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奶奶!

    虬髯大汉怪叫一声,同时杨业催动全身元力发力一挣,大汉扔下杨业,将什么殿主的任务抛诸脑后,流星般的向山岱远处的飞去。

    杨业失重一般垂直向谷中落去,一面透明的青叶缓缓在他身下浮现。

    他仰面躺在风中,将手枕在脑后,面色怔然,出神的想着那蝴蝶般的人儿最后一个眼神。

    是羞急,还是畏怯……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