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度牒
    当风云商会在凤凰城大肆抓捕“毒师”杨业的同时,杨业已经来到了凤凰城外的一个小小的酒庄。

庄子隐在领上,一大片农户住在领下,酿酒维生。

这酒在当地叫做“不忿”,酒庄上的东家将酒水收走,换一个称呼叫做——顺心意。

杨业乘着一片碧绿的叶子来到这里,迎着雨后清灵的微风走进村子。

越过低矮的石墙,小院内有个巨大的石碾。

一匹毛驴扛着木制的把手围着石碾下的圆盘晃晃悠悠的转圈。

另一边的木制小楼旁边坐着一个英俊的青年,长裤断卦,普通农民的打扮却遮掩不住青年那股子出尘的缥缈气质,手上端着一个托盘,好像正在嗑瓜子。

杨业招呼道:“周兄?”

英俊的青年抬起头来,目光一亮。

“杨兄,你可终于来了!”

杨业绕过低矮的院墙,来到青年面前,眼前人不是其他,正是周星合。

“嘿嘿,咱这就走?”

“走吧!”

身着短打的周星合将手中的小托盘放在一边的架子上,转身进屋。

杨业目光扫了扫,发现那盘子里并非瓜子,而是一粒一粒类似粟米的东西。

转眼周星合走了出来,已经换上了一身束腰白袍,重新变回那丰神俊朗的周公子。

“走吧!”周星合带头向院外走去。

杨业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我说,不用打个招呼?”

周星合回头看着杨业,又向远处瞥了一眼,笑的很轻松,仿佛只是去陌上散散步。

“那就打个招呼!”

说罢,周星合向着院子那一边的方向喊道:“粟子叔!我走啦!”

一道粗犷的声音应了一嗓子。

片刻后一个妇人的声音传来。

“午时回来吃饭!”

周星合应道:“不啦!”

随后两人步履轻松的向远处走去。

身后的小酒庄有烟气生升腾起来,偶尔有人牵着驴车叮叮当当的从院前路过,家家户户开着院门却左右无人,更远处,十几名汉子聚集在一起,合力将一盆盆的粟米倒进蒸笼。

杨业跟在周星合身后,走了百余步来到一条小河边。

周星合从一旁的水草中迁出一条小小的木筏。

两人走了上去。

杨业眼中是止不住的惊讶。

“这就是咱们离开的乘坐的法器?”

周星合看着他笑:“对啊!”

杨业检查了一番,这还真就是在普通不过的木筏子,只是格外的稳当。

说着,木筏已经沿着飘忽的水流向前漂流。

前方是一个小小瀑布,木筏没有丝毫保护措施,依旧慢悠悠的顺着水流冲了上去。

杨业有心提醒一句,别把这个看起来不怎么结实的法器摔坏了,这种小瀑布还伤不到他。

只是当杨业回过头看到周星合亮晶晶的眼睛之后,他忽然就将话咽了回去。

周星合的眼里全是狡黠。

这里面定然有什么玄机……杨业敢肯定,不能让眼前这货看着了热闹。

小木筏顺着小瀑布飞了出去,两侧的青翠的苇荡飞快的向后方跑去。

杨业惊讶地向下望去,小木筏并没有如他所料的落回水面四分五裂,地面越来越远,两人飞到了天上。

又有一道阴影遮住了头顶的光线,杨业抬头向上望去,两人头顶出现了一顶弯曲的拱棚,原来小木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一艘小小的乌篷船。

“这……”

周星合眼中的笑意越来越浓,最后更是朗笑出声。

他带着杨业走出拱棚,来到船头。

天际近在眼前,蜿蜒的河流在脚下流动,大地山川河流,一切都落到了脚下。

度过了最初的惊愕之后,杨业对高空并不陌生,反而他对着乌篷船更感兴趣些。

而周星合似是看出了他的疑惑,主动解释起来。

“这是度牒,并非普通意义上的通关文书,而是专门的一种跨境法器,我们蝴蝶谷自然是没有这等神通的,这来自我师傅的宗门。”

杨业看向周星合,好奇道:“尊师不一向是独行散修嘛?原来他老人家竟然还有宗门?”

“当然有!”周星合脸上有些哭笑不得。“你当什么人都能走到我师傅那一步的吗?”

杨业收回目光,玩笑道:“亏我一直还把尊师当做我辈散修的楷模呢!”

周星合有的语气中也不自觉的惆怅起来。

“哪有这么容易,我们普通人想要攀登这条仙路……”

杨业看着远处的山岱不再言语,天空中漂浮的乌篷船如同流光一般飞速前进,呼啸的 飓风蔓过无形的结界,立刻变换了舒缓的旋律。

杨业忽然觉的很有趣,当初他无意间进了一家酒馆,因为客人坐满了所以和眼前人坐在了一起,再到后来却发现原来这人身份不凡。

崔盛源的病症治疗陷入僵局,杨业临危受命,但当时周星合已经退场,再到后来杨业重新在那酒馆中碰到了酗酒的周星合。

这才从对方口中得知,他根本就没有为崔家请来大师周鼎的能力,杨业不只救了崔盛源的痼疾,更挽救了他的罪恶感,不管遭遇了什么波折,病人终究是被救活。

杨业了解因为自身能力不足而产生的那种强烈罪恶感,这几乎是每个医者最初都会碰到的一大难关,解决的方法也不难,只是需要人开导。

周星合,天骄一般的人物,这个心结却遭逢再此,巧合之下被他杨业救下。

在之后杨业听说了他打算就此离去,这才产生拜托对方捎带自己一程的念头。

无巧不成书,崔盛景,风云商会的危机接踵而来,杨业却从中觅到危险,果断放下了崔家这一条出路。

风云势大,即便视杨业救命之恩的崔盛源在如何仗义,杨业也无法将信心托付在他的那里,更何况,崔家是一个糟烂摊子,如果因为他的事情再遭风云商会针对,无异于雪上加霜。

杨业自觉对的起崔家,因此离开的也算是潇洒。

他看着天边流动的云彩,原本计划好的川郡,不想现在却是跑到东海郡来了。

……

隔着相当远的一段距离,杨业便看到了那如同天堑一般的巨大屏障。

这是一层的气流团,像是一团透明的的墙壁。

周星合站起来,扬起手臂,显得有些兴奋。

“杨兄,这就是划分大地的壁障,穿过他,我们离目的地就不远了!”

杨业看着这巨大的壁障一眼,心中震撼难言。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