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收服毒王(下)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收服毒王(下)

    如果不是能看到杨业起伏的胸腔,此时的他看上去倒像是真的死了

    但坐在杨业身边的林春此刻却是歪着头,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躺在地上的杨业。因为毒王林春的脸部实在太烂,看不出他的表情,只能看到他的眼神,其中带着震惊也带着疑惑。

    时间在静悄悄的流逝,秀才则是有些警惕的盯着林春,时不时又朝杨业担心的看一眼。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躺在地上的杨业忽然睁开了眼睛,他张嘴长处了一口气,即便他脸上的肌肤已经溃烂不堪,但此时依旧能隐约看到他脸上扬起了笑容。是的,杨业很清晰的感受到乾坤十二针施展之后,加上之前中药的疗效,体内那种被针扎的痛楚,和奇怪的痒感正在快速的消失。

    杨业感觉身上黏糊糊的,他伸手拿起手机,打开灯光朝自己的手臂上照射过去。只看见敷在自己皮肤上的灰黑色药渣的缝隙中,有一种淡黄色的粘稠的液体正慢慢的溢出体外。很明显,腐毒已经开始排出体外了。

    看到这一幕,一旁的林春整个人都快速的颤抖了起来,那双眼睛里充满了不可置信的光芒,张大了嘴,嘴唇浮动但又说不出一句话来。过了许久,他颤抖着嘴唇轻声说道:两年前,我遇到一位游方道士。我打不过他,但是他也中了我的腐毒。在那之前,自认我的毒术天下无双,腐毒之害无人能解。但是哪位游方道士,竟然当着我面使用了和你一模一样的针灸之术,将我的腐毒排出了体外。难道这世道变了?我苦心钻研大半辈子也解不了的腐毒,竟然一次又一次的被针灸之术给解开了。呵……

    末了,林春自嘲一笑,然后低垂着脑袋再也不说话了。

    杨业抬起右手,移动到左手腕上,轻轻的拂开手腕上敷着的药渣,看到之前腐烂的肌肤已经随着药渣离体,下面是新生的还带着肉红色的完好的皮肤。看到这里,他长处了一口气,然后抬头对林春轻声道:你遇到的游方道士叫什么?

    闻言,林春抬起头,皱起了眉头,思考了一阵之后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只知道他姓张。怎么?难道这个人你也认识?

    杨业突然轻笑了一声:他姓张,名长生。是我的师父。

    听到杨业说的话,林春突然扬天狂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咳嗽,嘴里咳出一道鲜血:先遇到师父,后遇到徒弟。命里劫数,这是我林春的命里劫数啊!

    说完之后,他立即收住笑容,一双充血的眼睛盯着杨业,双手抱拳然后附身将脑袋磕在地上,一边朝杨业磕头一边说道:杨业,我知道自己会是什么下场,只求你杀了我之后,在我的身体上撒一把黄土。求求你了!

    这个时候杨业已经完全站了起来,他低头俯视着脑袋磕在地上的林春,沉声问道:如果你成功杀了我,轩辕家给你什么好处?

    额头磕在地上的林春忽然一愣,抬起头说道:轩辕宇给我承若了,只要你死了,他就给我一座岛屿。在哪里,我就是王。他还许诺只要你死了,给我一辈子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呵,没想到我这条命越来越值钱了。杨业冷笑了一声,然后弯腰从地上捡起上面沾满了污秽的衣物,转身朝车间外面走了出去。而秀才则是很自觉的留在原地看着林春,虽然他这会儿根本无法逃脱。

    杨业的不回应让林春陷入了焦躁之中,他自知今日已经难逃一死了。没想到杨业连自己一个小小的要求也不答应,现在,他不敢相信等一会儿杨业会如何折磨自己。

    废弃的车场外面不远有一条小河,来的时候杨业就看到了。此时,他正站在齐腰的河水之中,头顶满天星光,杨业不急不慢的将身上的药渣全部冲洗干净,使其落入河水之中。月光下,在水面里倒映出来的是他已经恢复如初的面孔。

    师父,为什么你当初不杀了这个丑陋的混蛋?杨业抬头看着天,凝视良久,他轻微叹息了一声。

    杨业又将弄脏的衣物在河水中搓洗干净,然后套在身上,他走上岸边穿上鞋子。心念一动,体内的元气由内向外散发出来,炙热的温度开始迅速蒸发,当杨业走回车间里的时候,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被元气给烘干了。

    杨业走到林春面前,低头俯视着对方。而林春则是抬头仰视着杨业,眼睛里带着一丝乞求!

    就在两人一鬼无比沉默的时候,杨业放在地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低头一看是瑾萱的号码,他立即转身捡起手机然后放在耳边,手机里很快传出瑾萱略微兴奋的声音:杨业,都醒过来了,那解药有效。你现在在哪儿呢?

    人都醒了就好,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杨业说完就挂了电话,他再低头看向林春时,眼睛里闪过了一丝疑惑。

    杨业附身弯腰,右手在林春的腹部和腰间拂过,三根银针立即飞射出来,不过这三根银针已经全部变成了炭黑色,掉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你走吧!杨业挥了挥手,从裤子袋里掏出邹巴巴的香烟点燃了一支。

    已经被解开了穴位,下半身重获自由的林春听到杨业说的三个字之后,浑身一颤,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是完全不敢相信的眼神。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如果还有下一次的话,你该已经知道我的手段了!杨业吐出一个烟圈,淡淡的说道。

    毒王林春实在不明白杨业为什么突然放了自己,他慢慢的站起来,留下地上一滩血迹。他抬头凝视着杨业,一句话也不说,过了几秒,林春突然噗通一下跪在了杨业面前。

    你不用感谢我,放你走直视遵循我师父的意愿。你起来走吧!杨业说完将烟头仍在脚边,语气里露出了一丝不耐烦。

    林春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双手掌心朝下,额头磕在地上,面朝大地沉声说道:求杨神医治好我的腐毒,如果可以,我林春愿意一辈子跟随你,永世为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