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12章:凤玉
    什么?不行了?为什么,他到底是怎么了?听到张长生的话之后,沈梦瑶的反应是最激烈的,她泪流满面转身一把抓住张长生问道。

    余老眉头皱的更紧了,抬头看向张长生:敢问老先生是杨业的什么人?

    我是他师父,他的本事,他的医术,都是我教的。张长生仰头傲然说道。

    顿时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他们没有一个人敢质疑张长生的话,因为此时的杨业看上去实在伤的太重了。

    余素秋一直在眼眶里打着转儿的泪水终于落下来,她一把抓住张长生说道:老先生,难道就没有任何办法了吗?

    张长生做出了一副沉思的模样,然后抬头眼放精光:办法倒是有一个。

    闻言,张长生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他似乎有些喜欢享受这种被人瞩目的感觉。半响,待紧张的气氛营造的差不多了,他缓缓说道:以命换命,你们谁愿意为杨业去死,他就能活!

    我!余素秋第一个发声,双目凝视着张长生,表情坚定。

    张长生却摇摇头:你太老,血液不新鲜了。得年轻点的!

    我,我愿意!一道柔弱的声音响起,沈梦瑶说这话的时候正扭头凝视着杨业。

    张长生做出一副吃惊的样子,看着沈梦瑶:你是他什么人?竟然愿意为他付出自己的生命!

    听到这个问题,沈梦瑶张了张嘴竟然不知道怎么说,只是眼泪一直在流,她摇摇头有些痛苦的说道:不知道,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这样离开。我心很痛,很难受!

    哈哈,好,好,好啊!张长生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侧身一步走到了沙发旁边。

    纯阴之体,可遇不可求,这小子好眼光啊!张长生说着,附身抓住杨业的手腕,已经形成实质的元气从他手心里渡入到杨业的体内。

    几分钟后,张长生松开了手,这时昏迷中的杨业忽然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到身边站着人一个个脸上写满了担忧,尤其是看到余素秋和沈梦瑶脸上挂满了泪水,他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张长生走到沈梦瑶面前,从怀里拿出一块拇指大小的玉佩,递过去说道:孩子,你体内的蛊毒没有完全解除,把这个贴身带上,你就知道为什么愿意为杨业牺牲自己的生命了。

    这,这是什么?沈梦瑶接过这个小巧精致的玉佩,入手微凉,很是舒服。

    这是凤玉,出自楼南古国大法师之手,能消业安神,你带上吧!张长生面带微笑着说道。

    沈梦瑶将信将疑的将玉佩戴上,然后轻轻的放入衣领内,顿时一股冰凉的感觉从凤玉上散发出来,通过她的肌肤渗透至体内,再直冲脑海。

    穆然,沈梦瑶闭上了眼睛,这股冰凉的感觉进入了她的脑海深处,汇聚至中央缓慢旋转着,似乎在寻找什么。一阵阵晕眩传来,她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突然间,这股冰凉的感觉迅速散开,传至脑海各个角落的最深处,记忆的碎片从黑暗之中浮现,然后不断交叉重叠组合到了一起。她和杨业之前所有的记忆都回复了,两人第一次在飞机上见面、第一次被人绑架、第一次被他偷看到自己的身体、凤凰实业破产再重组、第一次轻吻……

    一幕幕,一点一滴仿佛电影一般在脑海中放映出来。她猛然睁开眼睛,转头看向杨业时,两人四目相对,无声泪流。

    杨业!沈梦瑶轻唤一声,情不自禁扑到了杨业身上,放声大哭了起来:对不起,我对不起你……

    在场的所有人都蒙住了,这是什么情况?

    张长生看到余素秋和余老脸上都带着担忧,他呵呵笑道:各位,刚才不过我老夫给这姑娘的考验,杨业并无性命之忧。这小子身体远超常人,待我今晚亲自给他疗伤,三天便能痊愈。

    余家人长处了一口气,一颗悬着心终于放下来了。

    爸,你看咱外甥都被揍成这个样子了,要不要我带点人过去把古家的人都给揍一顿?余毅宏有些怒火中烧的说道,看到杨业被伤成这个样子,他心里很是不舒坦。

    论地位,论能量,余家不比古家差,为什么杨业要被揍成这个样子?他不服!

    余老正准备说话的时候,躺在沙发上的杨业虚弱的说道:不用,这笔账,我要亲自给他们算!

    闻言,余老朝余毅宏瞪了一眼,后者耸耸肩:好吧,咱外甥比我还记仇。

    为了方便杨业的治疗,余老安排人特意给安排了一个一楼的房间,张长生在外面写了一张很长的药方,交给了下人之后,他自顾自的出去了,说是还有几味药要亲自去找,得晚饭后才能回来,走之前还想余素秋嘱咐了一些事情。

    房间里,下人给杨业找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此时的杨业虚弱的躺在床上,因为伤势太重他根本无法动弹。下人准备给他换衣服的时候,一旁的沈梦瑶轻声道:谢谢,交给我来换吧!

    下人有些疑惑,他知道杨业是余家的外孙,还是新认的,不管怎么样,余老似乎很重视这个心外孙。

    没事,她是我老婆,让她来吧!杨业躺在床上扭头说道。

    沈梦瑶脸色一红,然后转身朝浴室里走了进去。

    关上了房门,沈梦瑶打了一盆热水出来了,将衣裳放在旁边,她小心翼翼的拧干毛巾擦拭着杨业的面庞。

    杨业吃力的抬起手,抓住沈梦瑶的手腕:老婆,你都记起来了吧?

    沈梦瑶不说话,只是轻轻的点头。

    嘿嘿,那就好,不然我这伤就白受了。杨业自言自语的笑了起来。

    一盆干净的热水也变成了血水,擦拭完之后就准备换衣服了。沈梦瑶额头上渗出了细细的汗珠,她坐在床沿边,白皙的小手轻柔的解开杨业身上的衣服,然后是裤子……

    当她褪下杨业的平角裤时,她突然惊呼了一声,看到那东西脸色唰的一下红成了猴子屁股,娇嗔道:看你都伤成什么样子了,这个时候了都还能立起来!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