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0章:被冤枉
    看到脚下童菲儿哭求着要自己杀死她,杨业只感觉心中很酸楚,这个身世比自己还要凄凉的女孩儿,靠着自己的坚持和努力在这座大城市里摸爬滚打,一点一点的成长起来。如今却糟了这么大的苦难。

    他深吸一口气,双手运转元气将她抱起来,放在病床上,轻声说道:你现在闭上眼睛,深呼吸,相信我,很快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童菲儿努力是自己闭上眼睛,然后深深的呼吸起来,这时候她感觉一双暖和的大手覆盖在自己的太阳穴上,轻轻揉捏起来。

    随着那双大手缓缓的揉捏,童菲儿感觉到有一股暖流进入自己的脑海,不多时,她的身体被杨业再次抱着翻转了一下,趴在了床上。

    那双打手很快搭在双肩之上,一点一点,缓慢的摁压起来。不一会儿,杨业的手从她肩膀上游走至后背肾俞穴处,一下是轻轻的敲打,一下是点、捏、揉、剁、抚,没一个动作之下,都会有一丝丝元气进入童菲儿的身体。

    不多时,童菲儿感觉自己的身体真的全部放松下来,虽然想着吸烟但已经没有了之前那么强烈的欲望。她一边深呼吸,脸上挂着泪痕却浮现出一丝微笑,然后很快进入了梦乡。

    杨业从病房里出来,对外面的医生说道:看来你们这里不适合戒毒,我得让她出院。

    因为在仁心医院,杨业的信誉程度已经达到了可以刷脸的地步,她将童菲儿带走几乎没有花任何多余的时间,就在他抱着童菲儿下了楼朝车上走去时,外面突然停下来一辆闪着警灯的警车,三个制服JC走上前直接拦住了他。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沉声道:站住,你手里抱的人是童菲儿吗?

    杨业点点头:怎么了?几位同志!

    她涉嫌吸食毒品和交易,请你把她交给我们。中年JC沉声说道。

    闻言,杨业立即皱起了眉头,怒道:她只是一个学生,怎么可能贩毒?而且她本身的毒瘾也是被别人强行打了毒针才染上的。几位同志,请你们调查清楚了再来好吗?

    你叫什么名字?居然敢质疑我们?信不信连你也一起带走?中年JC立即大声喝道。

    此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幸好周围没什么路人,杨业冷笑道:行,你们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还打什么电话,你也跟我们一块会警局吧!中年男子怒喝一声,立即从身后掏出手铐,二话不说就朝杨业抓了过去。

    后面两个制服男子见状,也朝杨业扑了过去。

    因为童菲儿还在熟睡,杨业双手抱着她根本施展不开,只能任由着几个JC将他带走。

    上了警车之后,杨业闭上眼睛沉思了起来,为什么这些JC突然会堵住自己,甚至连熟睡中的童菲儿也要一并带走。他们难道就没有仔细的侦查分析吗?

    到了警局之后杨业被两个年轻制服男子推着坐在了空荡荡的办公室里,而童菲儿已经被他们弄醒来,拖到了后面的询问室。这时候杨业的怀疑就越加浓烈了,他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另一边,童菲儿醒来之后看到眼前三四个面容严肃的JC男子,顿时吓了一跳。再看自己的双手,已经被扣在一旁的铁椅子上,她心里顿时升起一股剧烈的恐慌。

    中年男子坐下后,沉声道: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千花市缉毒大队副队长何兵,先问你几个简单的问题,你要如实回答,明白吗?

    童菲儿立即点点头。

    你的毒品是哪里来的?何兵低头问道。

    是,是孙玉阳给我的,他,他在我手臂上扎了一针,然后我就上瘾了。童菲儿老老实实的回答说道。

    何兵皱眉抬头:有什么证据吗?或者有没有人看到?

    没,没有!童菲儿摇摇头说道。

    这时候何兵抬起头,眼中闪过一道冷光,说道:但是孙玉阳现在已经陷入昏迷在住院,他的朋友告诉我们,所有的毒品都是从你这儿拿出来的。你怎么说?

    闻言,童菲儿脸色一变,紧张说道:没有,不可能,我只是一个学生,哪里来的毒品?JC叔叔,求求你们一定要查清楚,我没有,我是受害者。

    啪!何兵猛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吼道:你还敢狡辩,你的上线现在已经承认了,你是他最近才合伙的毒贩子,要不要给你听一段录音?

    说着,何兵拿出一个手机,拨弄了两下,手里传出一道低沉的声音:我对自己的犯罪事实承认,童菲儿是我三天前认识的一个女大学生,她很缺钱,所以我就告诉了她这个快速赚钱的方法。一共交易了两次,给她打了两万块钱到卡里。

    录音消失之后,何兵又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递到童菲儿面前,吼道:你看看,这是今天下午从银行调出来的,关于你的一张银行卡的交易明细,五点多的时候有一笔两万的转账进入你的账户,你怎么解释?

    看到这些,童菲儿瞎蒙了,她用牙齿使劲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因为她感觉这简直就像是做噩梦一样。但却发现这不是梦!

    不,我是被人害的,JC叔叔,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不是毒贩子啊……说着童菲儿惊恐的哭泣起来。她发现自己的说词竟然如此的苍白无力。

    询问室外,杨业听到里面的对话之后,狠的咬牙切齿起来,他早就料到这件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他轻轻的转身走到外面的办公室,然后暗暗的运转元气,双手死死的捏紧拳头,当元气汇聚到一定程度时,他双手猛地一扯,手铐擦咔一声断开了。

    杨业立即走出办公室,然后掏出手机拨出了龚国辉的电话。讲事情简单说了一遍之后,龚国辉立即朝这边赶了过来。

    不到二十分钟,里面的谈话还在进行,外面停下一辆小车,龚国辉火急火燎朝里面走进来,看到杨业之后,他皱眉说道:走,我们进去!

    到了询问室门口,龚国辉抬手在门上拍打了几下。里面的人一愣,喊道:谁呀?

    是我,龚国辉!

    嘎吱,铁门打开了,里面的人看到龚国辉和杨业站在门外,愣了一下,龚国辉直接推开眼前的人走了进去。

    何兵看到来人也是楞:龚,龚队长?你怎么来了?

    何副队长,这件事我听说了一些情况!龚国辉指着童菲儿说道:这个女孩的背景我调查过,没有任何问题,不存在贩毒的动机。你看是不是先将她放了,等证据确凿之后再抓人?

    闻言,何兵的眉头皱起,冷笑道: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呢,原来龚队长是来命令我放人呀。龚队长都来咱们缉毒大队下命令来了,厉害啊!

    见对方语气嘲讽,龚国辉也皱起了眉头:何队长的意思是不放人对吗?

    何兵将那个黑色手机和银行的明细调查往桌子上一拍,怒道:老子现在证据确凿了,为什么要放人?你算个什么东西!

    这个时候杨业忍不住了,右手摸出一根银针,往何兵的腹部一弹,银针迅速没入他体内。然后又朝另外的两个制服男子腹部弹出两根银针,不动声色的站在了龚国辉身边。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