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9章:五衰显现
    文宇侯一下子被杨业呛得不知该如何回答了,他阴冷的盯着杨业,冷笑道:你以为你还能像上次那样吗?杨业,不要以为我不找你麻烦,就真以为我怕你了。

    我从没这么想过。杨业依旧搂着沈梦瑶,而后者也没有动。

    文宇侯狞笑一声:那今天,我就要把你从这里扔下去。说完,他身后的年轻男子猛的睁眼,直奔杨业而去。

    这人是文宇侯的保镖,准确的说是从京都家中特选出来的贴身保镖,自从第一次他被杨业整的要死以后,他就马上调人来了。这个保镖背景可不一般,退役前一直在华夏最厉害的特战大队服役,说是千里挑一的高手一点也不为过。

    这名身穿黑色运动装的年轻男子冷着脸,右手成拳冲到杨业跟前,带着强大的气势,高举拳头朝杨业的脑门砸了下去,速度很快。

    而杨业依旧纹丝不动,他带着微笑看着眼前的男子。就在那铁拳距离他脑袋上方不足五厘米距离的时候,被一只手掌接住了。

    身旁的黑鹰一只手包住了这名男子的拳头,淡淡的看着他。

    黑衣男子嘴角的肌肉微微颤抖,他发现自己的拳头竟然无法抽出来,闷哼一声,右腿猛地踢出去,直逼黑鹰裆下。

    黑鹰面不改色,右脚侧抬,脚掌精准的踩在了黑衣男子的膝盖上,一脚将他踩了下去,脚掌边缘顺着黑衣男子右腿的腿骨正前方迅速滑落,重重的踩在了他右脚脚背上。

    雪狼特战队的吧?黑鹰笑了笑,左手从下往前一推,黑衣男子蹬蹬蹬后退了三四步。

    黑衣男子一愣,冷声问道:你是哪个部队的?

    我?黑鹰笑了:你们雪狼战队第一高手欧阳海,可是我手把手教出来的。就你们这样的水平,还敢成为一流的特战队,简直是丢人。

    那黑衣男子眉头一皱,但他不敢冲动,因为到现在他都感觉自己的脚背疼的厉害。

    杨业看向文宇侯,轻笑道:是你们自己滚还是我送你们滚?

    你……文宇侯指着杨业,咬碎牙齿,眼中寒光绽放。然后又指着沈梦瑶,怒道:沈梦瑶,你这个贱人,你给我等着,这个账我会记下的。

    黑鹰,替我给他掌嘴十下。杨业冷声喝道。

    文宇侯一愣,只见黑鹰以奇快的速度奔到面前,右手一甩,啪啪啪啪啪……不到三秒的时间,给甩了他是个耳光。

    唔……哇文宇侯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脑袋和脸庞已经没有了知觉,他张嘴一吐,七八颗牙齿混着血水吐了出来。

    后面几个人都惊呆了,但每一个人敢动,因为黑鹰的速度和他身上强大的气场,实在是太恐怖了。

    南宫宇只感觉腿肚子发麻,站起来拖着文宇侯就往外走,其他几个也丝毫不敢慢一拍,快速的朝外面走去。

    这时一直没出声的沈梦瑶开口喊道:文宇侯,三天之后我会到,不要迁怒与我家人。

    也不知道文宇侯听没听到,反正等沈梦瑶把话说完他们已经消失在门口了。沈梦瑶立即睁开杨业的手臂,走到一边,冷冷的看着杨业,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不为什么。杨业笑了笑。

    就因为你的一己私欲,我的家人和公司都会因此受到牵连,你以为现在得到了一时之快我就会感谢你吗?杨业,你错了。沈梦瑶带着一丝怨意说道。

    杨业点燃一支烟,大大方方的坐在了沙发上,轻声道:梦瑶,我很少做出冲动的事情,几年以前就是这样了。我告诉你一句话,这个世界,遇到什么困难都要靠自己,一个用联姻来解决问题的事情,你觉得会是一件好事吗?

    是好是坏不用你来评判!沈梦瑶冷声道。

    杨业看了黑鹰一眼,站起身来,将香烟熄灭在烟灰缸里,叹息一声:好吧,三天之后我会去京都。正好去拜访几位老朋友。

    看着杨业往外面走去,沈梦瑶忽然失声大喊道:杨业,你就是个疯子,你是神经病,你给我回来。

    沈梦瑶瘫软的坐在椅子上,眼神空洞的看着窗户外的天空,脑袋里一片空白。

    在回去的车上,杨业点燃一支烟,问道:黑鹰,你了解京都吗?

    黑鹰顿了顿,吐出两个字:水深!

    呵呵,杨业干笑了两声,不再说话了。水深又如何?哪怕水底下有龙,他也要进去搅浑这趟水。半响,杨业突然说道:你说白蚁专攻情报的对吗?

    嗯!黑鹰点点头。

    叫他给我搜集一下京都文家的资料,越快越好。杨业说完就闭上了眼睛,独自思考起来。

    从这天晚上九点到第二天晚上凌晨,杨业一直都在帝王阁陪着邬冥。夜里,两人促膝长谈,时而大笑,时而沉默。

    邬冥告诉杨业,白天他回了老家,看好了墓地,要和妻子合葬。好像什么事情都已经看开,当杨业说要把邬齐找回来时,邬冥却摇了摇头,他不愿意自己临走前看到最牵挂的人。

    这一天一夜的时间,两人没有合眼,吃饭的时候喝酒吃菜聊天,其余的时间喝茶散步,这一天一夜的时间里,杨业倒是成了邬冥的影子,几乎是形影不离。

    第二天夜里十一点半,邬冥喝了三两二锅头,换上了寿衣寿服,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杨业就坐在旁边,看着面色红润的邬冥,他真希望老道曾说过天人五衰只是一个谎言。

    玉面也站在旁边,还有帝王阁三位经理,还有东星会十多位创会元老级的兄弟,面色沉凝的看着邬冥。

    老弟啊,我感觉一切都很好,你没有骗你老哥吧!邬冥双手合十放在胸前,脸上带着微笑问道。

    杨业忍住心中的悲痛,强装笑颜,道:我也希望是骗你的。

    记住答应过我的话,不然的话老哥会给你托梦的。邬冥轻声说道。

    杨业重重的点了点头。

    邬冥又看向玉面,轻声道:东星会就交给你你了,好好打理,不要太贪婪。

    玉面眼眶有些红,点点头道:我会的大哥,您放心。

    嘀嗒墙上的钟表传来清脆的声音,到十二点了。

    杨业心中一动,猛地扭头看向窗外,一阵清风吹来,他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无形的能量朝这边席卷而来,就在这瞬间,璀璨的夜空中滑落一道流星。

    邬冥感觉身体越来越轻,呼吸也变得越来越困难,原本红润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变得苍白。他使尽全身的力气,看清楚杨业的面孔,挤出一丝笑容,无比虚弱的说:老弟,你没骗大哥,是真的。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