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8章:天人五衰
    文宇侯是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他生怕杨业再追上来又来一下,那种滋味实在是太痛苦了。上一秒还疼的生不如死,下一秒就没事了,然后又是生不如死,他知道自己低估这个小医生了。

    此时办公室里就剩下杨业和沈梦瑶,杨业站在沙发旁边,梦瑶坐在椅子上始终没动,刚才发生的一切她都看在眼里。

    半响,沈梦瑶叹息一声道:杨业,你这样做我真不知该怎么说了!

    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这个人比徐中翔还是强了一点点。杨业点燃一支烟,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八天后我们就订婚了!沈梦瑶低着头看着地上,看不到她脸上是什么表情,只是声音很低沉。

    在哪?杨业皱起了眉头。

    沈梦瑶抬起头,眼眶有些微红,摇头说道:你不要问了,这样下去对你和我都没有好处,你明白吗?

    你说的好处是什么?让你家的盛世集团度过难关吗?杨业直言不讳说道,刚才他已经从文宇侯的嘴里听出了一些信息。

    沈梦瑶一愣,半响,她重声道:是!

    我不同意,八天之后,天王老子来了我也许你这个婚定不成。杨业紧紧的盯着沈梦瑶,说完之后他叹息一声,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看到杨业离开,沈梦瑶紧绷的神经一下放松了,她软软的坐在椅子上,眼泪一滴一滴无声的落了下来。她愿意和文宇侯订婚吗?她不愿意!

    杨业并没有直接离开凤凰实业,他之后转进了夏晴晴的办公室,不过这一次,没有看到她办公桌下面藏着跳蛋。

    夏晴晴看到杨业进来,立即从办公椅上站起来,问道:怎么样了?

    她说八天后订婚。晴晴,你知不知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杨业沉声问道。

    夏晴晴微微蹙眉,想了想,朝门口看了一眼小声道:我之前听梦瑶说过,她们集团在京都出了一些大变故,只有他们四大家的人出手帮忙才能解决。我猜想,应该是这个原因。

    杨业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弄得夏晴晴一头雾水。

    入夜,杨业才从回春堂回家吃过晚饭,手机就振动了起来,一看是唐灿的号码,他放在耳边,手机里立即传来唐灿的哭声:哥啊……我失恋了,我伤心啊!

    失恋了?和谁?杨业有一些疑惑。

    梦瑶啊,今天她彻彻底底的拒绝了我,说我俩永远不可能啊。唐灿在那边捶胸顿足喊道。

    杨业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你连恋都没恋,哪来失恋这一说,顶多就是个表白不成功吧。

    哥,你来陪我喝两杯行不?你要不来开导开导我,我怕今晚会想不开。你也不想失去我这个老弟对吧?唐灿在那边带着哭音道。

    滚一边吧,把地址发给我,马上到。杨业笑骂了一句。开玩笑,堂堂南省第一珠宝公子,受这么点打击就会寻短见,他爷爷的脸都会丢尽。

    不过杨业想着还是去安慰他一下,省的胡思乱想。晚上九点左右,杨业到了酒吧街,按照唐灿给的地址他走进了一家名为Crazy嗨的酒吧。

    一走进去杨业皱了皱眉,他不太喜欢里面混杂的空气和嘈杂的音乐,看到眼前来来往往穿着黑色性感短皮裤的酒吧女郎,眉头稍稍舒展了些。

    唐灿穿着一件黑色T恤坐在卡座内,面前放着调好的七色彩虹鸡尾酒,似乎知道杨业快到了。

    怎么了?失恋了还喝这么艳的酒?杨业坐下后打趣了一声。

    哥,我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怎么办?你给我扎两针吧!唐灿憋着嘴郁闷道。

    杨业一乐,笑骂道:你小子,以为针灸能当饭吃啊。那是用来治病的。

    可是我现在真的病了,是心病,我心痛!唐灿继续道。

    杨业掏出手机:我给小林子打电话,他可以带你去好玩的地方治好你的心病,行不行?

    闻言,唐灿连忙挥手:别,咱俩还是聊会儿吧。

    唐灿沉默了半响,叹息了一声道:其实我心里清楚,梦瑶应该是喜欢你的。

    是本来就喜欢!杨业喝了一口酒,砸吧着嘴说道。心里忽然想到她几天之后就要订婚的事情,不由一阵恼怒。

    好吧,看来我得出去散散心了。唐灿鄙视了杨业一眼道。

    两人一边喝酒一边聊着,从唐灿的语气和表情来看,他确实比较失落。杨业明白,这小子有时候比较痴情。但以沈梦瑶现在的处境,跟他说一些伤情的话也不是不可能。

    这时候前面吧台处传出一阵骚动,一阵吼声传来:操,臭小子,你瞎了眼是吗?走路看着点。

    杨业朝那边瞥了一眼,看到手里还搂着一个性感女人的金发男孩,眉头一皱,起身朝吧台走了过去。

    邬齐穿着一套嘻哈装,满脸酒红,走路都是两边打摆,手里还紧紧拉着一个浓妆艳抹穿着性感的女郎。

    呵呵,走,老子有钱,今晚服侍好哥哥,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邬齐醉眼朦胧的在那个性感女郎脸上亲了一口,从兜里掏出来一沓钞票塞进了女郎的胸衣内,还趁机抹了一把。

    杨业皱眉紧跟了上去,这个邬齐实在有些过头了,他才不过十八岁的年级,看上去就像那些心无点墨,整日只会喝酒泡妞的富二代们一模一样。这样下去可不行啊,而且他父亲邬冥现在是不可能接受这么一个儿子的。

    在一片怒骂声中,邬齐搂着性感女郎出了酒吧门,杨业也跟着走了出去。可是一走到门外,他就愣住了。

    只见邬冥正脸色铁青的站在公路边,冷冷的盯着从里面钻出来的邬齐,似乎早就知道里面的一些情况了。

    轰隆!天空一声闷雷炸响,似有倾盆大雨要落下来。

    臭小子,你给我站住!邬冥穿着一件黑色唐装站在距离邬齐五米之外的路边,他身后只站着一个上次见过的斯文模样的男子。

    邬齐一愣,迷糊的朝邬冥看了一眼,呵呵一笑:你谁呀?要你管?滚一边去!说着一挥手,晃动了一下他另一个手上还拿着的一瓶酒。

    见状,邬冥气的浑身颤抖,牙齿咬的咯咯直响,他几步走上前猛的朝邬齐脸上甩了一耳光,怒道:你妈要是没死,看到你这儿也会被你气死,你个没用的东西。

    邬齐似乎被这一巴掌打清醒了,他低头沉默了几秒钟,尔后抬起头,眼中满是愤怒一挥手吼道:你不要在老子面前提我妈,你不配。因为激动,邬齐手中酒瓶里的啤酒一下子泼到了邬冥脸上。

    邬冥浑身一颤,愣住了。

    杨业赶紧走过去,将邬齐扯到了一边,再走过来,忽然一愣,路灯下他看到邬冥脸色发黑,嘴唇发紫。而他脸上的酒水珠子居然沾满了一脸,没有滚落下去,不禁心中一颤,坏了。浴水沾身,天人五衰之相啊!

    老哥,不要生气了,你先回去吧!杨业赶紧说道。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