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1章:胜败之分(上)
    杨业能有什么办法呢?他没有百分之百胜秦逸夫的办法,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切要看老天爷的安排了。

    前面两天他像是个闲人一般,就是坐在回春堂内打打招呼,喝喝茶听听戏,倒是玉蓉和乔溇根还有聂老几人却急得不行,玉蓉每天都从家里给杨业带来外婆熬制的膳食,生怕这几天身体出什么问题。

    而乔溇根一没事就拉着杨业走到三楼的空房间,告诉他秦逸夫这人的性格特点,还有他行医的一些惯用的手段。至于他要说龙凤针,杨业摆手止住了,他很早以前就听说过龙凤针了,至于其的好处,他自然是明了的。

    在第二天的时候,南省本地各大媒体头条全部都显现着这样一个标题:两大顶尖中医高手切磋保济或回春到底谁更胜一筹。更有甚者,写着:回保之争,赌上保济堂镇堂之宝龙凤针,年轻神医厉害还是老国手更行。

    看到这儿,杨业笑了笑,徐世林办事还是挺靠谱的。起码回春堂和保济堂的比试被炒热了,他想,后天肯定是一片盛大的景象。

    时间过得很快,三天时间很快就到了,在第三天晚上,夏晴晴忽然给杨业打来了电话,先是祝福他明天能够赢得比试。然后告诉他沈梦瑶回来了,气色很不好。

    杨业只说等明天之后再去看她。

    上午八点,学府公园广场上已经升起了巨大的横幅,气球和彩带。中央广场上搭了十厘米的台,上面光秃秃摆着两张长条桌,对面摆着几把椅子。上面悬着一条横幅:回春堂与保济堂中医比试现场

    台子下面两米处已经被媒体朋友夹满了摄像机,陆陆续续有路人朝这边走进来。没有电子屏,没有舞蹈节目,连音乐也没有。但外面进来的人却越来越多。他们都是相信中医的人,也想看看到底是保济堂厉害还是新起来的回春堂杨业神医更厉害。

    杨业穿着一袭青色长袍,穿着布鞋,步履稳重的走到了台上。他一上台,就有不少老百姓高呼杨神医的名号,他挥挥手致意。

    不一会儿,几辆黑色奥迪车开了过来,秦逸夫穿着一身黑色唐装,也走上了台子。他朝杨业一笑,道:想到你还会搞的这么隆重,不过等下输了,你就难看了,这叫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懂吗?哈哈!

    医疗协会的会长是个高瘦的中年男子,戴着一副金边眼镜,他慢慢的走上台,拿起话筒说道:各位老百姓们,今天是咱们千花市两家非常有名的中医馆友谊切磋比试的现场,接到保济堂和回春堂的申请以后,本协会非常高兴能看到这样专业的医术切磋比试,所以从千花市所有医院当中,挑选了三位病情复杂,治愈难度大,临床经验几乎为零的患者。下面我简单介绍一下这三位患者的情况。

    第一位所患疾病是进行性骨化症,也被称为石头人病。该病在全球范围都极为罕见,目前所知全世界被确诊的患者不超过800例。而这个患病者还不到9岁,我们也希望能在两位中医高手的治疗下出现新的情况。

    第二位是一个18岁大学生男孩,患了骨膜增生厚皮症。这种病也是极为罕见,大家稍后就会看到了。

    第三位是患了系统性红斑狼疮,虽然前期有较好控制,但在上个月病人突然基因变异,导致双目失明,双耳失聪,味觉消失。这三位病人都是很罕见的病况,而且年龄不大,治愈难道高。没想到今天会来这么多人观看,那接下来,就请三位病人及家属上台,请两位中医高手做出诊断并治疗。

    会长说完之后就匆匆下台了,他没想到现场会来这么多人观看,往下面一扫,起码有上千人啊。站的站着,蹲的蹲着,前面还有不少媒体朋友端着长枪短炮似乎要亲眼见证这一场意义非凡的比试。

    第一位患者推了上来,小男孩已经剃光了头发,身上的皮肤很白,像是白玉一样,但看着很怪异。他双目很艰难的睁开一条缝,身上大部分肌肉已经骨化,无法动弹,稍有触碰就会疼的钻心。

    小男孩有些期盼的看着前面的秦逸夫和杨业,似乎知道这两人的身份。

    小男孩被他父亲用轮椅推着到了跟前,杨业伸手到:尊老爱幼,秦老你先。

    呵呵,等下我把他治好了,你可别说我没让着你。秦逸夫冷笑道。

    杨业点头道:如果你能把他们三个全部治好,那我无话可说。

    哈哈,你就看着吧!这三人都是绝症,虽然无法根治,但能让他们恢复五成,我看你拿什么跟我比。秦逸夫自信一笑,朝那推轮椅的男子挥挥手。

    秦逸夫口袋里掏出一个精巧的黑色锦盒,放在了长桌上,然后打开来,上面有序的躺着两排金针,在日光下金光闪闪,璀璨夺目。

    杨业双眼一亮,紧接着皱起眉头。这个老家伙,一上来就露出了龙凤针,连病人的病情都没有判断好,看来是真的早有准备啊。

    下面的人看到秦逸夫亮出了龙凤针,顿时一阵躁动,有很多人都听说过保济堂有一副镇堂之宝龙凤针,而且是给国家领导人治过病的金针,只是闻名而未见其物,当真的看到之后,不仅发出一阵阵赞叹。

    秦逸夫假装给小男孩把脉,然后又四处摸摸看看,十多分钟后,他取出金针,对着小男孩的风府穴、太椎穴、伏兔穴、鸠尾穴,分别刺入四根金针,双手围着小男孩的太阳穴搓揉起来。

    秦逸夫在四根金针的针尾一弹,四针同时颤抖起来,频率一阵带着轻微的嗡鸣声。尔后,杨业看到这四针针尾上散发出一根极为细小的金色丝线,像是雾气,又不是雾气,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神奇。

    秦逸夫招手,旁边上来一个中年男子,秦逸夫凑过去在中年男子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男子迅速走下台。不一会儿,中年男子端着一碗青绿色药汁上来了。

    来,给小孩喝下去。秦逸夫端着瓷碗,小男孩的父亲立即让男孩张嘴,青绿色的药汁顺着小男孩的嘴角边流入进去。

    让他休息半小时,来,下一个!秦逸夫直接让小男孩的父亲推着轮椅到了一旁,压根就没给杨业接触的机会。

    第二个是骨膜增生厚皮症,一个看上去很阳光的男孩。只是此时他头发已经全部掉光,头皮和头骨黏在一起,形成了一块一块的隆起的肉皮,鼓起的褶皱像是西游记里如来佛头上的发团,看上去极为恐怖。这些肉皮有的挤兑到了额头以下,将他的眼睛都挤兑的变形了。

    秦逸夫只是触碰了一下,男孩就疼的哭了起来,看样子十分难受。

    秦逸夫先用金针刺入男孩头部的神庭穴和风府穴,用找来一种纯黑色的药膏,用软刷一点一点的涂抹在男孩头部,道:我能将他头上增生的厚皮全部钙化,一周后用刀切除,可缓解孩子的痛苦,让他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只是每隔半年,需要复诊一次。

    那男孩的母亲闻言后,激动的流出眼泪,双膝一软就要给秦逸夫下跪,被他拦下了。

    第三人,系统性红斑狼疮,这也是世界上最难治疗的疾病之一。秦逸夫围着病人转了三圈,给他把脉之后,皱眉道:这个不好治,我可以彻底消除你身上的红色斑块,但你的三觉怕是难以恢复了。

    患者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听到秦逸夫的话之后,连连点头,激动道:谢谢秦老神医,要是能消除我身上的红斑,您这辈子都是我的恩人。虽然视觉、听觉、和味觉几乎没有,我都可以接受,但没了一块完整的皮肤,我甚至感觉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人类。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