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69章 跑着去啊
    

    ♂nbsp;   今天叶清眉跟林羽出门的时候,春生和步承虽然也在,但是林羽并没有告诉他们要去哪里,而且她跟林羽分开的时候,也没有注意到春生和步承跟着她,所以此时春生和步承突然出现救了她,她心怀庆幸的同时,内心也十分的不解,想不通他们为何会突然出现,而且看春生故意追尾张奕堂车子的举动,好似早就已经计划好了一般,而且几乎与张奕堂给她下的套儿如出一辙。

    “我是接到春生的消息之后,才赶过来的!”

    步承脸上仍旧没有表情的淡淡说道,“他说你被张奕堂给绑架了,问我们要怎么办,我和百人屠商量过后,告诉他不要轻举妄动,让他跟紧你,随后我们俩便赶了过来,跟他汇合后,就跟着你们一直到了这条小路上,我们见适合动手,便有了刚才的行动!”

    说到这里步承一顿,微微皱了皱眉头,也有些不解的说道,“是啊,春生这小子是怎么发现的?难不成是偶遇?!可他下午不是说回家去睡觉的吗?刚才我们来的太着急了,也忘记问他了!”

    因为此时春生和他们也不在一辆车上,所以他也没法把春生抓过来问个明白。

    “不管怎么说,这次真的是太谢谢你们了!”

    叶清眉颇有些感激的说道,要不是有这场大雪,要不是有步承他们,她今晚上的后果不堪设想。

    “客气了,我们身为何先生的人,没保护好你,是我们的失误!”

    步承沉声说道,其实他们事先谁也没有想到叶清眉会有危险,毕竟跟着她一起出来的可是身手恐怖的林羽啊!

    说着步承就掏出手机,给林羽拨去了电话。

    此时林羽和韩冰等人正被堵在回城的路上,虽然雪下的已经小了不少,但是积雪太多,所以道路还是非常拥堵,尤其是从城郊往城里走的这段路,特别堵,好像是出了什么车祸。

    “现在市里已经不堵了,没想到这里这么堵!”

    韩冰皱着眉头说道,此时马路上全是车,就算她临时调交警来帮忙也没用,所以只能耐心的等待。

    林羽急的满头大汗,时不时的伸着头后往外望上一眼,心头提到了嗓子眼儿,一心记挂着叶清眉,时不时的看一眼手机,期待着江颜能够突然给自己打来电话,告诉自己叶清眉已经回家了。

    他不敢去想倘若叶清眉有个三长两短他会怎么办,或许这辈子都会困在无尽的痛苦和愧疚中吧,毕竟要不是他一心要去追魔鬼的影子,那么此时他和叶清眉已经回到了温暖的家中。

    这时林羽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见是步承打来的,林羽眼前一亮,心想怎么忘了他们,打算让他们先去找找叶清眉。

    林羽赶紧将电话接了起来,焦急道,“喂,步大哥,你电话来的正是时候,我跟清眉两个多小时前就分开了,她现在还没回家呢,你赶紧叫上厉大哥……”

    “先生,她跟我在一起呢!”

    未等他说完,电话那头的步承便率先打断了他。

    “跟……跟你在一起?!”

    林羽闻言心头一振,顿时惊喜不已,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真的?她怎么会……会跟你在一起呢?!”

    “这个说来比较复杂,你先过来跟我们汇合吧,等你来了之后,就什么都知道了!”

    步承沉声说道。

    “好,好!”

    林羽兴奋的连连点头,激动的都快要哭出来了,宛如被巨石压着的胸口也陡然间畅快无比。

    “步大哥,清眉没事吧?”

    林羽有些不放心的问道,他知道,既然步承能跟叶清眉在一起,说明叶清眉一定是出了什么意外,起码是车祸之类的小意外。

    “没事,放心吧,她很好!”

    步承说着将手机递给了叶清眉,叶清眉平复下情绪,跟林羽讲了几句话之后林羽这才彻底放心下来。

    挂了电话之后步承就给林羽发来了一个短信,地址比较偏僻,好像是在郊外。

    林羽蹙了蹙眉头,不由有些狐疑,但是也没多问,打开导航,输入步承发给自己的地址,然后确定了路线。

    “韩冰,你们先回去吧,我去找步承他们!”

    林羽有些兴奋的冲韩冰说道,“清眉跟他们在一起呢!”

    韩冰微微一怔,望了眼林羽手里的导航,疑惑道,“你怎么去?!”

    “跑着去啊!”

    林羽兴冲冲的说道。

    韩冰惊讶的张了张嘴,“跑着去?!”

    “对啊,又不远!”

    林羽点点头,说着已经跳下了车,看这路况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舒通开,所以打算直接跑着去。

    “不……不远?!”

    韩冰嘴张的更大了,“大哥,二十六点七公里啊……”

    不过她说话的功夫,林羽早就已经跑的没影了。

    虽然距离确实有些远,而且此时空气温度也有些低,但是对于已经将至刚纯体习练到初入中成的林羽而言并不算什么,他身体的抗寒能力比以前强大了不少不说,就连耐力,也进阶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程度。

    他一口气儿已经跑出了五六公里,但是面色如常,脸不红气不喘,而且因为内心太过着急,他的行进速度还在不断的提升!

    因为步承所发的这个地点位置偏僻,处于郊外,所以林羽没有经过市里,一路畅通无阻的沿着直线赶了过来,最后林羽花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便赶到了步承所说的地点。

    只见这里也是一片正在开发的工程用地,外围一圈儿竖立着一些蓝色的金属格挡牌,林羽十分灵活的翻到了里面,发现这片地虽然被围了起来,但是里面还没有被开发,左前方还种着数亩大片的杨树,树枝上挂满了厚厚的积雪,而此时树下面有几个被雪覆盖住的凸起,看起来有些像是荒冢。

    林羽四下看了一眼,见周围根本就没有人,就在他准备打电话的刹那,就见一辆面包车从远处的缺口处缓缓的朝着这边行驶了过来,车上的远光灯映照的他有些睁不开眼。

    林羽微微眯了眯眼,拳头顿时一握,警惕了起来。

    不过面包车上的人在看清林羽之后立马便关掉了远光灯,切换到近光灯,随后开着车子缓缓的朝着林羽行驶了过来。

    “何大哥!”

    隔着老远,驾驶室的司机便探头朝着林羽喊了一声。

    “春生?!”

    林羽认出春生之后顿时大为惊诧,十分意外春生怎么会过来,来的不应该是步承吗。

    等到面包车到了跟前之后,春生和百人屠就从车上跳了下来。

    看到百人屠后,林羽又是一惊,无比诧异道,“牛大哥,你……你怎么也来了?步大哥呢?!”

    “他送清眉回家去了,一会儿就过来!”

    百人屠沉声说道。

    “那……那你们这又是怎么回事?!”

    林羽一头雾水的问道。

    百人屠没有回答林羽,转头冲春生说道,“把他拽下来!”

    “好!”

    春生赶紧答应一声,接着跑到车跟前,一把拉开车门,将车里的张奕堂给拽了出来。

    只见张奕堂被一根粗麻绳五花大绑,嘴里还塞着一块沾满机油污渍的破布条,嘴里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林羽一眼便认出了张奕堂,眉头微微一蹙,脸色顿时一寒,沉声冲百人屠问道,“牛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这话虽然是对着百人屠问的,但是一双眼睛却眨也不眨的望着张奕堂,似乎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以至于他的眼神中没有丝毫的感情,仿佛望着的不是张奕堂,而是一具冰凉的尸体。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