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9章 同门不同路
向南天听到这话不由蹙了蹙眉头,疑惑道,"一句话?!什么话?!"
小伟看了眼林羽和百人屠,略一迟疑,快步走到向南天跟前,低声在向南天耳边说了句什么。
向南天听到这话面色不由变了变,接着沉声叹了口气,铁青着脸没有说话。
小伟等了会儿,见向南天没有说话,不由疑惑的说道,"师父,我到底是让他进来还是……"
"这还用问吗?!"
步承冷冷的打断了小伟,沉声道,"师父这么一副神情,自然就是不想见他了,打发他走吧!"
"是!"
小伟急忙点点头。朝着外面快步走去。
向南天始终沉着脸没有说话。
林羽见状不由有些纳闷,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会让向南天如此为难。
"步承,去追上小伟,让他把人带进来吧!"
向南天思忖片刻,最终还是长长的叹了口气,还是决定见外面来的那人。
步承闻言没有多问什么,冲向南天一点头,接着快步朝着外面追去。
向南天瞥了眼林羽手中的笔记,沉声提醒道,"小何,把笔记本收起来!"
林羽这才回国神来,急忙点点头,将手里的笔记本合起来递给百人屠,百人屠十分小心的揣在了自己的怀中。
向南天见林羽如此相信百人屠,不由蹙了蹙眉头。略一思忖,也没多说什么。
不多时,门外就急匆匆的走来了几个身影,当前的正是百人屠和小伟,只见他们身后跟着一个双鬓微白,留着浓密一字胡,年纪与向南天相仿的老者,这一字胡老者身后还跟着一个白面男子和一个身着黑色紧身衣的男子,两人的眼神都十分的凌厉,进屋先扫了几眼,能够看出来,都是身手不凡的高手。
"哈哈,师弟,我就知道你小子命硬,这十几年来不管他们怎么传你死了,我都他妈的不相信!"
一字胡老者一进门便哈哈的大声一笑。快步迈了进来,看到坐在沙发当中的向南天后,眼中满是兴奋之情。
师弟?!
林羽听到这话不由微微一愣,他从没听向南天提起过有什么同门师兄啊?!
林羽急忙好奇的往一字胡老者脸上打量了一番,见他个子比向南天稍矮,一张脸轮廓分明,宛如刀刻斧凿,显然是历经过风霜的人。不过他脸上的周围相比较向南天更多更细,看样确实比向南天年迈一些。
向南天原本铁青的脸在见到这个一字胡老者之后也缓和了不少,内心也不由一些激荡,冲一字胡叹了口气,叹气道,"没想到,时隔多年,我还能活着见到你这个老东西!"
"哈哈,那是,你命硬,我命也不软!"
一字胡老者朗声一笑,接着走过来跟向南天拥抱着互相拍了拍后背。
一字胡老者叹息道,"南天,十五年了,我们师兄弟上次相见,已经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
向南天也沉声叹了口气,语气中满是感慨,"是啊,十五年了……"
想起当年他跟这个师兄闹得那些不愉快,心中仍旧有些芥蒂。
一字胡松开向南天,在向南天胸口拍了两下,有些感慨的打量了向南天一眼,沉声道,"你跟以前比,确实消瘦了许多,看来神木组织的那个毒,确实毒性极大!"
说着他面色一变,疑惑道,"不过,我听说这毒连神木组织自己都没有解药,你怎么……"
向南天听到这话猛地一挺胸膛,满脸傲然的说道,"这个还用问吗,我们华夏的神奇医术,医治这点小毒,还不是轻而易举?!"
林羽看到向南天有些炫耀似得神情,不由摇头笑笑,没想到原来向老这种身经百战,沉稳刚毅的铁血军人,在见到自己同龄的故人之后。也有如此孩子气的一面。
"行了,你就别替你们华夏吹了!"
一字胡老者立马给他泼了盆冷水,笑道,"你一直引以为傲的军情处此时不也是江河日下吗!"
向南天听到这话面色顿时一沉,胸口气的一起一伏,冷声道,"那是因为我这些年受伤不在军情处,如果……"
"行了,师弟,哪儿那么多如果!"
一字胡老者直接摆手打断了他,"你们军情处的人要是真那么厉害,那你当年也就不至于受这个伤了,起码证明你们警觉意识太差!当初我们一起离开师门之后,我就邀请你一道来新加坡,你不听,现在你看看我一手创办的狮虎队。在国际上的名声可是越来越响!"
向南天听到这话顿时气得一起一伏,沉声道,"是吗,我看也不过如此吧?!"
林羽看到这师兄弟两个一见面儿就斗嘴,非要争个你强我弱的情形,终于知道刚才向南天会露出那么为难的表情了。
不过他从这一字胡老者的话中才听出来,原来这老者是来自新加坡鼎鼎大名的狮虎大队!
这狮虎大队虽然对外号称是新加坡的一个特战部队,但是这并不是一支普通的特战部队,其职能类似于华夏的军情处,而且林羽早就听人说过,这支部队里面的人,习练的也都是华夏的玄术,而且单兵作战能力,并不亚于军情处的成员!
本来林羽心中还纳闷,华夏玄术怎么会传到新加坡的狮虎大队,此时林羽见到向南天这个师兄之后,终于才知道了这其中的缘由!
看来当年就是向老这个师兄,去到新加坡后创立了这支狮虎大队!
"行了,师弟,我不跟你争,我们到时候就用实力说话吧!"
一字胡老者冲向南天摆了摆手,笑呵呵的说道,"我来之前可是调查过军情处的底细,听说现在这批人中,实力倒也不算差,但是却没有什么震得住场面的人物,师弟,你应该也知道,如果这种队伍里没有一两个坐镇的高手,那就相当于少了灵魂啊,而且这些年来,好多国家的特殊机构实力都提升的飞快。你们华夏军情处在这次切磋中能否进入前十,恐怕都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你有完没完?!现在军情处已经不是我掌控的军情处,它实力强弱,与我何敢,你跟我说这个做什么?!"
向南天没好气的打断了一字胡,虽然嘴上说着不在乎,但是脸却阴沉的仿佛能挤出水来一般,他怎么可能不在乎。这可是他一手创建出来的军情处啊,而且这次交流切磋的排名,事关华夏的尊严啊!
不过他心里恼怒急躁归恼怒急躁,却没有丝毫的办法,毕竟他现在已经不是军情处的人,而且就算他出马,也早已不复当年的风采!甚至就算他胜了,也会被人耻笑为以大欺小!
"好好好。我不提了,不提了!"
一字胡老者见向南天真动怒了,妥协的摆手笑笑,随后扫了眼林羽和步承等人,冲向南天疑惑道,"这几位是你的徒弟?!"
"这两位是我的徒弟,这两位是我的客人!"
向南天先是指了指步承和小伟,接着又指了指林羽和百人屠,随后冲步承和小伟冷声吩咐道,"还不快叫师伯!"
"师伯!"
步承和小伟赶紧恭敬的冲一字胡老者打了个招呼。
"向老,既然你有贵客登门,我就不多做打扰了!"
林羽见状连忙起身冲向老告辞。
向南天冲林羽点了点头,沉声道,"别忘记我提醒过你的事!"
林羽点点头,接着带着百人屠往外走去,步承跟自己的师父打了个招呼,也急忙抓起自己存有照片的手机,快速跟了出去。
林羽和步承走出内院之后见步承追了上来,不由有些纳闷。
"步大哥,你师伯来了,你也留在那里招呼招呼?!怎么跟出来了?!"
林羽疑惑的冲步承问道,其实他刚才也想叫着步承出来的,毕竟他心里一直挂念着步承昨天晚上拍的照片,想知道跟晓艾碰面的人到底是谁。但是人家步承的师伯来了,他也不好意思叫步承走,所以刚才就没有喊他。
"什么师伯,我师父跟他也就徒有个师兄弟的名字罢了!"
步承沉声说道,显然对这个师伯不太待见。
"怎么了?莫非他们两人之间有什么矛盾?"
林羽闻言不由有些纳闷的问道。
"他们当初因为某些事,闹得不太好!"
步承沉声隐晦的说道,想了想,见林羽也不是外人,觉得瞒着林羽不好,索性就如实说道,"当年他们同在一个师父下面修习的时候,关系还不错,可是后来学有所成之后,我师伯被新加坡那边优渥的待遇诱惑,脱离华夏籍,入了新加坡籍,还想叫着我师父一起过去,结果被我师父痛骂一顿,从此两人就闹得不好了!"
林羽听到这话面色也不由有些凝重的点了点头,接着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人各有志,我们也不能说他这么做就是错的!"
"哼!"
步承冷哼一声,说道,"学了一身本事,却不为生养自己的国家效力,反倒为人家办事,这种人还有脸回来!"
"我听说这个狮虎大队实力很不错!"
这时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步承突然也开口沉声道,"他们修习的也是我们华夏的玄术,而且不比军情处的这帮人弱,加之在你那个师伯的带领下,狮虎大队近几年的实力。可能能够排进这些国际特殊部门的前五……我没猜错的话,你这个师伯,就是当初华夏鼎鼎大名的逍遥子黎崇吧!"
"什么逍遥子,狗屁!"
步承冷冷的说道,"拿着自己国家的东西,去别的国家换取功名利禄,这种人简直就是叛徒!"
"原来他就是黎崇啊!"
林羽微微有些惊讶,虽然这黎崇的名头不如"向南天"三个字响亮,但是在华夏玄术界倒是也颇有名气,林羽此前压根没有想到,他竟然就是向南天的同门师兄。
林羽叹了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多做评判,虽然这黎崇的行为确实有些不那么道德,但是却也没有犯法,也没有害人。所以也拿他没有办法。
现在他也终于知道,恐怕方才向南天不想见他,还有这一层关系吧,不过毕竟是形同手足的师兄弟,而且又过了这么多年了,各自经历过生死,所以向南天方才才会答应见他吧。
"不管怎么说,狮虎大队在这次军事交流切磋的活动中优势十分的明显。而且极有可能会冲进前三!"
百人屠沉声说道,因为当初在国际上混荡过,所以他对于这些国际上的一些势力和组织倒是多少有些了解。
听到百人屠这话,步承面色愈发的阴冷,眼中闪过一丝忧虑,说实话,在这方面,他和他师父同样无能为力,他虽然是他师父的徒弟,但却不是军情处的人,而且现在的军情处简直就是一潭浑水,他也根本没法进去掺和。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这次军情处败给狮虎大队,那也就意味着,他一心死守华夏的师父,最终还是输给了这个投入别国怀抱的师伯!
他师父这么多年来的坚持与努力,也全部都化作了泡影!
到时候他这个在别国功成名就的师伯就可以堂而皇之的嘲笑自己的师父这些年来的忠心与民族大义,其实就是一个笑话!
"前三?!"
林羽眯了眯眼,淡淡的说道,"前三哪是他们想进就能进的,别忘了,这可是在华夏的土地上!军情处,也远没有他们到他们说的那么不堪的地步!"
"行了,我们不谈这件事了!"
林羽见这件事越说越上火。冲步承和百人屠摆摆手,打量了百人屠一眼,急忙说道,"步大哥,照片呢,你昨天拍的照片快拿出来看看!"
步承扫了百人屠一眼,冷冷道,"这次看在先生的面子上。就不避着你了!"
百人屠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自己去查,也不过只需一天的功夫而已!"
"好了好了,两位大哥,你们就别吵了!"
林羽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示意步承赶紧的。
步承掏出手机翻出相册,划了划屏幕,接着递给林羽,沉声说道,"我当时用了静音,拍了几张跟踪她的照片,你依次看下去,不只能看出来她见了谁,还能判断出他们见面的地点!"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