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389章 敢动她,你们就消失吧
傅清野随意的应了一句。
他只往旁边随便的看了眼,其中一个保镖就点点头,出去了。
不用猜都知道,他肯定是去车上取林雅如的手机了。毕竟,刚刚在把林雅如绑到这里的时候,她的手包和手机,全都被留在了车上,没有拿进来。
“好了,那就继续说说吧。”傅清野对于林雅如的配合,这会儿才稍显满意。“你刚刚说你们。那么第二个问题,除了你和那个给你消息的人以外,还有谁?”
林雅如顿了下,她根本不记得,自己刚才究竟说了些什么。
所以,经过傅清野这么提起,她的心里微微发颤,十分紧张的看着他。害怕的吞了吞口水。
“是、是……”
林雅如顿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傅清野淡声提醒道:“不想吃苦头,你最好说实话。”
想到之前挨的巴掌,林雅如刀割冷颤,显然是长了记性,没敢再信口胡说。
“是、是我和张茉。”林雅如缩在椅子上,显得特别的紧张。生怕一个不小心说错话,又回惹得傅清野不快,再受点儿皮肉之苦似的。
傅清野看了看她的模样,觉得她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便随口问她。
“张茉是谁?”
林雅如有些意外。怎么说张茉也算是个美女,而且他们明明前不久才遇到过,傅清野居然对她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张茉是、是我的朋友。”林雅如提醒着他。“上次你和姜漫雪一起去买衣服的时候,碰到的那个就是张茉。”
傅清野只记得有这么一回事,但是根本想不起来张茉究竟长什么样子。
不过,他也不好奇,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
去拿林雅如手机的保镖很快就回来了。他将手机屏幕按开之后,凑近了傅清野。“傅先生,有密码。”
傅清野只朝着林雅如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示意他去问。
保镖点点头,走到林雅如的面前,声音像机器一样冷硬。“解锁密码。”
林雅如战战兢兢的说了四位数字。
保镖很快就把手机解锁打开。然后调出了他们的聊天记录,这才把手机递到傅清野面前。
“先生。”
傅清野接过手机翻了翻,然后直接给讨论组的那个神秘人拨了个网络电话过去。而意料之中的,那人并没有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不在线的缘故。
之后,傅清野就失去了兴趣。他根本不关心她们聊天的内容是什么。
只要他知道这三个人都是想要伤害姜漫雪的人,就足够了。他也就已经有了足够让她们就此消失掉的理由。
“去查这个人,另外还有那个张茉,找到人之后直接带过来。”
傅清野的话让林雅如打了个冷颤。她太清楚傅清野所说的直接带过来,是怎么带过来了。
可是现在她已经自身难保,根本不敢替张茉求情,只能希望她自求多福了。
然后,傅清野重新把视线转回到了林雅如的身上。
“现在,第三个问题。”傅清野的唇角上扬着,泛出带着冷意的弧度。“你哥之前说,姜漫雪会有危险。我想知道,你对这个危险是否知情。”
傅清野的声音才刚刚落下。就见林雅如猛的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林清远。那眼神仿佛是在质问着他。不是之前他说过,什么都没有对傅清野交代吗?为什么傅清野会知道这件事?!
林雅如飞快的摇着头。“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我不知道的”
“是么。”但是可惜,傅清野显然是不相信她的话。如果是在傅清野发问之后,林雅如就这么直接回答自己的话,那么,傅清野也就相信她了。只不过,她偏偏做出了那么一个惊讶的表情。
这分明就是表示,她知道什么,但是在刻意隐瞒。
“既然你不想说就算了。”傅清野从椅子上站起身,对傅黎做了个手势。“好好招待一下吧。”
这么说完,傅清野就直接转身,准备离开。
那个一直在旁边等着的保镖,再次站回到了林雅如的面前。他还没动手,林雅如就已经尖叫出声。
“我说!我全都告诉你!”她拼命的挣扎着,往椅子的后面拼命的蜷缩着身体。
傅清野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可惜,我不想听了。”
他慢条斯理的把香烟点燃,然后吐出一个烟圈,随手拂开。
可是,话虽然是这么说,但他并没有立刻吩咐保镖动手。
“我只是听那个人随口一说的!他、他说就算这次失败了也没有关系,因为还有、还有别人也对姜漫雪不满。他只说让我们等着消息就好。”
傅清野把吸了两口的烟按灭。转过身看她。
“他说得那人是谁?”
这次,林雅如飞快的摇了摇头。“这我真的不知道。可、可是我猜应该是跟姜漫雪有过过节的人,你要是想查的话,应该很容易就查得到……”
林雅如吞了吞口水。她神色戒备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体魄像山似的那么健壮的保镖,生怕他再对自己做点儿什么。
其实,林雅如有怀疑的人选。
头号值得怀疑的人,就是齐安诺。如果说,有谁最讨厌姜漫雪,那肯定除了林雅如就是齐安诺了。
可是,林雅如却不敢说。因为齐安诺和傅清野之前的关系摆在那里,林雅如不清楚他们之间的内情。只认为如果自己说出齐安诺的名字,说不定傅清野还会恼羞成怒。
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林雅如只能一口咬死了她不清楚。
但她其实是更想看看傅清野的反应。如果他能很快的联想到齐安诺的身上,那就证明他跟齐安诺之间没有什么感情。到时候,自己只要再说一些模棱两可的话,说不定就能至少自我解救一下。
可是,偏偏傅清野什么表示都没有。
他连个简短的应答都没给。只是眼神沉沉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傅、傅先生。您要问的问题应该都问完了吧?”林雅如吞了吞口水,很紧张的模样。“那是不是可以把我和我哥放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