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62章 爱你就是深深的打击你
就这样,姜漫雪几乎是全程迷茫的被陈小鹿拉到了浴室里。
但是,等真的站到了淋浴下,热水冲下来带走寒冷的瞬间,姜漫雪舒服的发出了一声谓叹。
然后,她在陈小鹿的口中得知了自己身在何处。
这里是傅清野投资的一家私人自由搏击俱乐部,飞鹰俱乐部。
姜漫雪擦着头发出来,不解的看着扎高马尾的陈小鹿,眼睛里露出些许的茫然。
“可是小鹿,你怎么会在这里?”然后,她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总不会刚刚傅黎就是给你打的电话,让你来给我送衣服吧?”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可真的就太不好意思了。
“不是,衣服是保镖送来的。”陈小鹿往旁边努努嘴:“在那里呢。还有一套你的护具。”
嘴里这么说着,陈小鹿用毛巾给姜漫雪擦了擦头发,然后丢在一旁,拿了吹风机过来,很自然的给她摁在椅子上,然后帮她吹头发。
““我在这里是因为这家俱乐部就是我家的呀。”陈小鹿给姜漫雪吹着头发,眼睛笑弯成了月牙。
姜漫雪吃惊的从镜子里看她:“这间俱乐部,是、是你家开的?”
“唔,其实这里是我家的祖产。”陈小鹿的手指柔柔的给按压着姜漫雪的发定,“因为我家里的一些原因,差不多要经营不下去了,还好傅先生投资。翻修之后,就成了现在这样。”
姜漫雪后知后觉的想起什么:“所以,其实你也是傅清野的保镖?”
“我可算不上傅先生的保镖。不过我哥倒是一直在傅先生身边做事。”陈小鹿帮姜漫雪把头发吹干,然后贴心的给她扎了个高马尾。姜漫雪瞬间就显得精神活力了十倍。
她笑着跟在姜漫雪身边:“我是被傅先生找去照顾你的。其实严格来说,我应该是你的保镖才对哟,小雪。”
姜漫雪迷茫的眨着眼睛。她觉得有点看不透陈小鹿,更看不透傅清野。
“我、我还以为,你是因为喜欢做饭……”
然后,陈小鹿捏了一把姜漫雪的脸蛋。她特别喜欢姜漫雪滑嫩嫩的脸颊。看着巴掌大的小脸,可是捏起来却软软的,有肉。手感特别好。
“其实这么说也没错。我确实是因为喜欢做饭。毕竟我一直把厨师当作是我的职业,在这儿做教练当做我的副业来着的,好像确实也是没有错。”
陈小鹿一边说着,一边思考着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姜漫雪被她自言自语道话惊的无语。然后,放任陈小鹿给自己套衣服。
等她把傅清野派人给她送来的衣服穿上之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诧异着自己仿佛变了一个人。
镜子里的女孩少女感十足,高高的马尾扎起,工字背心套在身上,完美贴合着她纤瘦的腰身,运动短裤长度刚刚好,简直比例完美的截出她腿部的长度,愣是造成了一种脖子以下全是腿的视觉感。
“护具……不用穿吗?”姜漫雪看了看被陈小鹿掂在手上的护具,疑惑的问道。
“现在不用。”陈小鹿挽了姜漫雪的胳膊,拉着她就走。“走,我带你去训练室,顺便给你看点儿东西。”
姜漫雪被陈小鹿的活力感染,也忍不住笑起来,眼睛弯成了小月牙。
走过长长的走廊,还没到训练室的门口,就听见里面沉闷击打声。
透过落地玻璃看过去,里面的人不算少,而且清一色的都是男人。反倒是玻璃门外面的陈小鹿和姜漫雪,成了这里唯二的女性。
所以,在陈小鹿拉着姜漫雪的手进门的时候,训练室里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几乎是在众人的注视下,陈小鹿拐着姜漫雪到了傅清野的面前。
姜漫雪眨着眼睛,不太习惯这样的场合。她看着自己面前的傅清野,也是破天荒头一次见到傅清野这样的大半。没有了平时不拘一格,一丝不苟的板正西装。也没了系着扣子的白衬衣。而是一套舒适随意的运动衣。
场内大多数人都打着赤膊,反倒是傅清野这样穿着整套运动衣的比较少见。
不过,显然不止姜漫雪看傅清野觉得新奇,傅清野看着她也亦然。
停顿了好一会儿,傅清野也没说话,只是在不停地上上下下打量着姜漫雪,最终,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
陈小鹿笑嘻嘻的故意伸出手,在傅清野面前晃了晃:“傅先生,是不是我们小雪太好看,所以你看呆了呀?”
她这话一出,原本沉寂的训练室里,突然哄堂大笑。然后,口哨声和起哄声不断响起。
傅清野丝毫不受影响,倒是姜漫雪有些束手束脚,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很好看。”傅清野半晌,才评价道。然后,他拉着姜漫雪的手把她带到了一处空闲的角落里。“不用理会他们。你这样穿很好看。”
姜漫雪微微垂着头,脸上的表情羞赧却又柔和:“是、是嘛?”
“嗯。”傅清野认真的点头。
然后,周围的起哄声又起。姜漫雪只觉得脸上一片燥热。
不过,这一次傅清野几乎是立刻抬起头,冰冷的目光扫过去。目光所到之处,那些人就收敛了不少,开始继续自己的训练。
只有陈小鹿不管那么多,径自跟着跑过来。
“小雪小雪,你抬头往上看!”
姜漫雪听着陈小鹿的话,下意识的抬头。
然后,她就看见自己之前拜托文医生让傅清野转送给陈小鹿的画,被高高的挂在了训练室的墙上。
“我收到画的时候,就把它挂在这里了。”陈小鹿骄傲又自豪的跟姜漫雪炫耀,声音里带着满满的‘求夸奖’的小情绪。“自从我把你的画挂到这里以后,已经有好多人来问过我这幅画的作者了。而且,还有不少人跟我打听是从哪儿买来的。小雪,你画的可真好!你真的是天生做画家的人!”
姜漫雪被陈小鹿夸的脸红,只能不停的小声跟她道谢。
倒是一旁的傅清野脸上露出几分不耐。
“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她的线条不够流畅,说明训练度还不够,左手画画还没有她认为的那么纯熟。只是这种程度的画,还算不上画家的优秀作品。”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