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250章 他的心都疼了
是我——
我来晚了。
几乎是陆斯辰说完这话的瞬间,姜漫雪就哽咽着啜泣出声。
她吃力的转过身,把自己的脸埋进陆斯辰的怀抱里,也不管他满身的雨水,死死的抓着他的衣服,仿佛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
“陆斯辰……”姜漫雪小声的哭着喊出他的名字:“你怎么……你怎么才来啊……”
姜漫雪似乎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心里从四面八方袭来的委屈,埋在陆斯辰的胸膛上,呜咽着哭出声来。
陆斯辰被她压抑的哭声扰的心里乱极了。
他侧过头的时候,唇不小心擦过姜漫雪的发丝。然后,像是为了安抚她似的,他极其自然的吻在姜漫雪的发顶,一遍又一遍,耐心的安抚着她崩溃且脆弱的情绪。
姜漫雪却一直哭的停不下来。最后已经哭到嗓子都哑了,整个人都有些抽噎。
陆斯辰无法,只能捧起姜漫雪的脸,把她从自己胸口扯开。
衣服早就已经被雨水打湿了,陆斯辰也分不清自己衬衣上究竟是雨水更多一点,还是姜漫雪的眼泪更多一点。
姜漫雪还在抽噎个不停。陆斯辰捧着她的脸,突然压下唇,细密的吻落在姜漫雪的唇上。
他的动作似乎吓到了姜漫雪,她的身体在一瞬间僵住,还没停下来的抽泣,叫着陆斯辰的名字:“陆、陆斯、斯辰?”
这句话像是个魔咒。
陆斯辰的唇彻底压下来,落在了姜漫雪的唇上,重重的碾压。
一瞬间,姜漫雪连抽泣也忘了。她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眼睛里还带着将落未落的泪滴。
她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做梦……
姜漫雪只觉得脑袋晕乎乎的,晕的厉害。可唯一清醒的思绪告诉她,她现在一定已经睡着了,是在做梦的状态。不然的话,她怎么会突然见到陆斯辰,而且,陆斯辰还在吻她?
这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吻。不带有任何惩罚的啃咬,也不带任何暴怒情绪的撕扯。余下的竟然是不可置信的温情。
姜漫雪被严丝合缝的堵住了唇,在口腔里搅动的舌头在时刻的提醒她,现在在吻她的这个人身体有多么的炽热。
等陆斯辰松开姜漫雪的时候,两人都已经是气喘吁吁的了。
“陆斯辰?”姜漫雪的睫毛上还带着湿濡的泪滴。
陆斯辰俯身过去,轻轻的把她眼睫上的泪痕吻干。喉咙沙哑:“嗯,我在。”
姜漫雪特别老实的趴在陆斯辰的怀里,呼吸着他身上的气息。熟悉的清冽的松柏香气,还带着微醺的酒气。姜漫雪慢慢的闭上眼睛,用额头轻轻的蹭着陆斯辰的衬衣。
“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好久了……”她低声的说着。
如果这是场梦的话,那就晚一点再醒来吧。姜漫雪在心里悄悄的跟自己说着话。
她实在是不舍得,从这么美妙的梦中醒过来。
“等了多久?”陆斯辰低声的问她,声音轻柔的仿佛能将人融化。
“很久。这里好黑……”姜漫雪紧紧的抓着陆斯辰的西装外套。然后,她想起了什么,举起自己的右手,伸到陆斯辰的面前。“好疼,手好疼。我一直等着你,你都不来……”
姜漫雪的语调里满满的都是委屈。
陆斯辰的心突然抽动了一下。
“哪里疼?”陆斯辰小心的捧住姜漫雪的手,轻轻抚摸着上面的那道疤痕:“这里疼吗?”
“嗯……”姜漫雪微不可寻的慢慢点了下头。
然后,陆斯辰低下头去,轻轻的啄吻那道伤疤。
姜漫雪的心就像是被烫了一下似的。她下意识的缩了缩手,却很快的被捉住手。
“还痛吗?”陆斯辰低声的询问。
姜漫雪呆愣愣的摇头。
然后,在这时窗外突然又一道闪电划破夜空。轰隆隆的雷声席卷而来。
在姜漫雪脸色变白的刹那,陆斯辰俯身上前,把她抱在了怀里,轻轻拍抚着她的背。
“别怕,我在这里。”
安抚了半晌,陆斯辰只觉得怀里的人没了动静。等他低头去看的时候,姜漫雪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
陆斯辰低头看了姜漫雪好一会儿,用手指轻轻摩挲描绘着她的眉梢和鼻尖。
好一会儿,陆斯辰才收回了手指,把姜漫雪重新放回到病床上。
他抽身离开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衣角被姜漫雪紧紧的抓在了手里。
陆斯辰试了试,发现拽不出来,只能把外套脱下来,然后再看了姜漫雪一会儿,转身进了浴室。
等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姜漫雪已经抱着他被雨水打湿的外套,水的昏天黑地了。
陆斯辰皱皱眉。抱着湿外套睡也不怕感冒。
他这么想着,走上前,把外套从姜漫雪的怀里抽出来。
姜漫雪不安的动了动,伸出手在梦里下意识的想要挽留。
然后,陆斯辰上前,填补了外套的空缺。等姜漫雪抱到他的时候,忍不住把脸在他的胸口蹭了蹭,嘀咕着叫了他一声,再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陆斯辰目光深沉且复杂的看着姜漫雪的睡脸,眸中闪过浓浓的深不见底的情绪。
他动了动手臂,把姜漫雪抱在自己的怀里,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然后才在不大的病床上侧躺下。两个人像是在冰原中徒步行走了许久的旅人,终于找到了片刻的温暖似的,紧紧的相拥在一起,企图寻求片刻的安宁和温热。
陆斯辰感受着姜漫雪轻缓的呼吸,烦躁了整晚的心,突然之间就平静下来了。
他是在一场应酬里半路跑出来的。
原本喝了酒以后,他的胸口就一阵的发闷。本想借着抽根烟的工夫去外面透透气。可不知怎么,就正好赶上了轰隆隆的雷声。
几乎是在刹那,陆斯辰就想起姜漫雪害怕打雷,害怕到脸色发白,身体发抖的模样。
然后,他就怎么也坐不住了。
直接掐灭了香烟,一路冒雨飙车赶到医院来。
等他到了医院,根本顾不上淋不淋雨。打开病房门的时候,他就听到了姜漫雪啜泣的声音。
那一刻,陆斯辰觉得他的心都疼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