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第99章 小白兔真的被吓到了
姜漫雪忍着难堪和想落泪的冲动跑出了办公室,她都不知道怎么走出这栋办公大楼的。
外面的阳光让人晕眩,她站在大马路上,抬头看着办公楼上硕大的招牌——辰光集团。
辰光吗?那她的光又是在哪里?
广场上整点报时已经响起,姜漫雪抬眼一看,已是四点了。
傅清野说过,四点半会来医院接她。
脑海里闪过陆斯辰说的话,“你拿到傅清野的文件,我就安排姜思涯做手术。”
姜漫雪痛苦的闭上了眼,良久后,她再度睁开了眼,眼眸里满是坚毅。
无论如何,她一定要姜思涯活下去!
她快速的赶回医院,跑到姜思涯的病房门口,她不敢再进去打扰姜思涯了,只是在病房门口透过那扇小玻璃窗户悄悄的看着姜思涯。
姜思涯手上打着吊瓶,正靠在床头上看着他最喜欢的动漫,一旁的床头柜上,那束被打翻的雏菊又是完好无损的插在了新的花瓶里,一切都现在那么静谧。
仿佛他只是个普通的少年,如果忽略他身上宽大的病号服和手上打着的吊瓶的话……
姜漫雪默默的看着他,喃喃自语道:“思涯,姐姐一定会救你的,一定!”
看准了时间,姜漫雪便跑到医院大门口等着傅清野,只不过片刻,一辆纯黑色的宾利车就停在了她的面前。
傅清野一向准时,从不迟到。
宾利车流线型的车身充满着华贵的气息,异常惹人注目,门口的人都频频望来,想要看看是哪个富贵人。
姜漫雪在众人的注目下飞快的上了车的后座上,一上车,甫一坐稳,傅清野就递过来一方手帕,“擦擦吧,满头是汗。”
姜漫雪接过手帕,轻声说道:“谢谢。”
傅清野依旧在办公,电脑搁在面前的小桌板上,屏幕上全是姜漫雪看不懂的线条和图形。
他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忙碌,但看起来却又游刃有余,仿佛对这样的生活已经习惯了。
傅清野敲击了两下键盘后,像是闲话家常一般,透露着亲昵,“跑什么,这么急?”
姜漫雪摇摇头,她没有说话,或者说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傅清野,自己内心现在满是阴暗,是个坏女人,是个即将要偷傅清野东西的坏女人。
傅清野见她不说话,也不以为意,只是笑着道:“怎么?怕错过我啊,所以跑这么快。”
他自说自话的解释,带着调侃。
他在姜漫雪面前一直这样,逗弄她,总是想看她露出那副生气咬牙切齿但是却又满满无奈的样子。
但是这一次,姜漫雪却没有露出张牙舞爪的样子,而是低着头沉默着,仿佛在走神,又仿佛对傅清野的话语有着顺从,总之不是正常的姿态,不是以往在傅清野面前露出的姿态。
傅清野敲击着电脑键盘的手指停了下来,他微微蹙紧了眉,关上了电脑,然后侧头看着姜漫雪。
轻声,很是温和的问道:“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他这样的温柔,如同一个邻家大哥哥一般的询问,让姜漫雪内心轻颤,“没,没有。”
她摇摇头回答着傅清野的话语,可是低垂着头明显低落丧气的模样,却让她的话语不具备任何的说服力。
傅清野笑了一声,也不再追问,在这方面,他一向君子,从来不刨根问底。
他撑着下巴看着姜漫雪,状似不经意道:“想吃什么?”
姜漫雪没精打采的摇头,“随便吧。”
她捏着傅清野递给他的手帕,手指无意识的揉着那根手帕,揉得皱皱巴巴的,这样的小动作让傅清野看得眼底划过一丝笑意。
他唇角噙着笑意道:“我让吴妈炖牛肉,多加香菜。”
“嗯。”姜漫雪仿佛没有察觉傅清野说的什么话似的,只是敷衍的应了一声。
傅清野唇角的笑意倏地消失了,他定定的看了姜漫雪半晌,她的侧脸很精致,几缕发丝垂落,有些女儿家的柔软,睫毛很长,又卷又翘,垂眸间像一把小扇子一样,一眨一眨的,挠得人心也痒痒了起来。
傅清野忽然长臂一伸,一把将姜漫雪抱了过来。
“啊,你干什么?!”
姜漫雪冷不丁被傅清野一下子抱到了怀里,顿时惊吓得不行。
太近了,距离太近了,彼此已是相贴的距离,她的脸庞就埋在他的胸口,清晰的能闻到他身上的香水味。
冷山的雪松,轻轻的,淡淡的,一如他这个人,冷淡但又极为惑人,禁欲系。
她似乎都能听到他的心跳声,咚咚咚……
热烈的心跳,分不清是傅清野的,还是她自己的,但是无疑,她一下子就不走神了。她羞愤的怒声喊道:“傅清野,放开我!”
傅清野充耳不闻,只是抱着她,手臂紧紧箍着她,将她钳制在自己的怀里,动弹不得。
他甚至低头轻轻嗅了嗅她发间的清香,很淡,茉莉花,还有隐隐橘子的香气,很单纯的味道。
傅清野表示对这样的味道很满意,毕竟那是他倾心挑选的沐浴露和洗发露,太适合她不过。
姜漫雪开始挣扎,“傅清野,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傅清野在她耳旁低笑出声,“生吧,你生一个气我看看。”
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一语双关的话语,带着一种几流氓的气息,但是却不让人讨厌,让人……无法反抗的气质。
姜漫雪的耳垂不争气的红了,殷红的色泽,白嫩耳垂上的这一抹殷红像初绽的樱花,白里透着粉,好看的让人想咬一口。
傅清野喉头滚动,正想付诸行动的时候,姜漫雪却猛然挣开了他的束缚,缩到了角落里。
她缩在车后座的角落里,似乎恨不得就打个洞钻出去。
傅清野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的衣服,“回过神了啊?非要这样你才会认真听我说话。”
姜漫雪缩在那儿,整个人抱在一起,很可怜的小模样,“傅清野,让我下车,我不跟你回去了。”
她是真的怕了。
一是怕傅清野的行为,因着他三番两次帮了她,她没办法彻底厌恶,可是喜欢肯定也是称不上的。
没有哪个女人被这样对待,是心无芥蒂的。
她是真的有些怕他。
二是陆斯辰交代她做得那件事,她是真的迟疑了,傅清野虽然嘴巴坏,行为也不讨喜,老是欺负她,可是总归……总归是帮过她的,是个好人,她不想害他。
她虽然不懂商业上的事情,但是也明白陆斯辰让她偷得肯定不是什么寻常的文件,绝对是什么至关重要的秘密文件。
她不想让傅清野……受到损失。
她心里已经想好了,姜思涯的手术她再想想办法,她去求陆斯辰,给他磕头,怎么样求都愿意,姜思涯跟着陆斯辰一起长大,也算他半个弟弟,陆斯辰再冷血无情,总不会真的这么坏的。
她潜意识里还是相信陆斯辰,不会……这么坏,这么对待她的。
“停车,你让我下车。”姜漫雪小声的开口,躲避着傅清野的目光,不停的要求着。
傅清野眉眼一凝,舌尖轻轻抵了抵一侧腮帮,啧,小白兔真的被吓到了啊,这可不行,玩过头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