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5章 陈歌的身世背景
第685章陈歌的身世背景
“他是什么人?”古雨潇凝目问道。
是的,自从第一次见陈歌的时候,古雨潇也察觉了出来陈歌并不是普通人。
奶奶为了他,设计了很多计谋跟陷阱。
如果他只是第一豪门的继承人,恐怕奶奶不会如此大费周折。
而现在,奶奶更是联合了九罗门来对付陈歌。
这里面,其实有一个非常大的疑问的。
那就是陈歌目前的修为虽然远超同龄人,但是奶奶要想对付他,还是可以的。
根本无须同比古家还要强的九罗门来一同对付。
因为两者谁都没有必要这样,直接把陈歌抓来不就好了么?
所以奶奶的话,引起了古雨潇的极度好奇。
“唉,你跟我来吧!”
古月红点了点头,说了一声之后。
便带着古雨潇来到了她的专属密室。
这间密室,古雨潇www.xygylp.com有印象,这里,就放佛古家最神秘的禁地,谁都不可以接近,除了古家的家主。
只见古月红触碰了机关。
密室被缓缓的打开。
她静静的随着奶奶朝着里面走去。
轰轰轰!
密室之内,暗格之中,一www.whsxsh.com下亮起了明灯,将整个密室照亮了。
这是一处面积约莫四百多平的大堂。
大堂四周的石壁,更是全部由青石堆砌而成。
大堂正中央,有一高台,高台之上,摆放着一口大棺材。
这棺材也太异样了,有点像是水晶棺,而且棺材的底部,是悬浮着的。
而且隐隐约约可以看得清楚,这口棺材里,还有一具尸体。
是一具女子的尸体。
古雨潇好奇的看着。
周围几面墙上,摆满了书架,这些都是记载了古家最珍贵秘籍的所在。
而北面一面墙,则是一座香台,一个玉如意正端正的摆放,还有燃着的几株香在祭奠。
再往前,又是一座炼丹所用的那种大鼎。
此刻,大鼎正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芒,看起来有些诡异。
“奶奶!”
古雨潇不由得有些好奇的叫了声。
“嗯,你第一次进来,会有些好奇吧,这里,是咱们古家藏放最神秘之物的密室,除了家主,无人可以进来,今天,是奶奶破例了!”
古月红淡淡道。
古雨潇吞了口唾沫:“这口棺材,不会就是咱们在海底寻找的那具女子古尸吧?”
“是的!就是这具古尸!”
“她怎么那么重要,陈歌也在寻找她,而且当初要不是您用陈歌的克星鬼朵花将他误导,他就已经成功了!”
古雨潇非常的好奇。
“陈歌当然会寻找她,因为这个白衣女子,是陈歌的女人之一!”古月红眯着眼睛道。
“陈歌的女人?可她,不是已经有上万年了么?”
古雨潇难以置信的摇摇头。
“准确的说,她是上一世陈歌www.njhsdk.com的女人,罗紫嫣!好了,你不要打断我,等我对你讲述完陈歌的事情,你就会明白一切!”
古月红背负起双手,开始来回踱步,同时也在慢慢的讲述......
“雨潇,你只知道咱们古家是遗留很久的古老家族,奶奶却从没给你讲过,十几万年前,世界上曾经存在过的一个神圣文明时期,也叫做上古文明!”
古玉箫瞪大眼睛听着。
“上古文明时期,修真者遍布,古老的修真宗门林立,那个时期,有神圣大能者,能够力可劈山,撒豆成兵,五行大遁,无所不能!”
“更有一人,修炼成不灭金身!自此与天地同寿,不堕轮回!”
古雨潇的眼睛越瞪越大,这听起来简直玄之又玄。
“可是,上古文明的璀璨,就好比流星,它耀眼夺目,无比绚烂,但是,它却是短暂的,一闪即逝,在某个夜晚,一下消失的无踪无影!”
古雨潇忍不住了:“可是奶奶,既然这个上古文明真的存在,而且那时期的人如此厉害,究竟是什么会让他们一夜之间就此消亡呢?”
“是灵气!”
“灵气?”
“对的,上古时期的地球,灵气充沛,但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灵气忽然枯竭,没有了可以依赖的灵气,很多修炼者都无法躲避天劫,被打散了魂魄。同样的道理,没有了灵气之后,那位上古大能,也无法继续维持自己的不灭金身!”
古雨潇道:“那他修炼成第一人也没用,也难以抵挡这样真正的天地浩劫!”
“你错了!”古月红摇头苦笑。
“错了?难道无法维持不灭金身,也可以躲避天劫?”
“是的,要不怎么说,他是上古文明时期永恒的第一人呢,当所有的大神级高手都无法抵挡的时候,死的死,逃的逃!可他却有的是神通变化来应对,他精通太多了的神通变化之术了,因此选择了凝练元神精华,用假形重生法,以此来实现不断的重生来躲避,他一共要重生九次,而这次,是他最后一次重生,他也将会在这一世醒来。”
一边说着,古月红都是难掩她心目中的震撼:
“这元神精华,又称为九转元神,是他自创的九转神功大法!”
“谁要是能够得到这元神,雨潇,你明白么,谁就可以凝练不灭金身!这是一个大秘密,世间,知道这件事的人没有多少!”
古月红道。
古玉潇的呼吸一下变得急促起来,她难以置信的说道:“奶奶,您是说,陈歌就是那位上古大能的九转元神?”
古玉潇险些要跌倒。
“不错,就是陈歌,而且奶奶还知道,想要找他,接近他的人不止我们跟九罗门!”
古月红道:
“陈歌身上还有太多的潜能没有开发,不管是我们,还是那个九罗王,都对他非常忌惮,我们不敢直接与他面对面,更不敢伤害他性命,因为谁也不知道,一旦彻底激怒了他,逼出了他的潜能,到底会发生什么,所以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抓住他,然后慢慢寻觅怎么对付他的方法!”
“这是一场赌局,赌我们只能赢不能输,所以,你明白了么?陈歌是你可以爱的么?”
古月红冷声问。
古玉潇往后接连跌退了数步,一股无力感席卷全身。
的确,如果真是这样,自己怎么可以有资格去爱他呢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