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 新的一天
    恋上你看书网  ,最快更新傲娇总裁的全能神医最新章节!

    师父?

    王晓飞立刻警觉了起来,他还记得自己下山之前自己的师父跟自己说过的话,如非必要,不要暴露任何关于他的事情。

    他干咳了一声,堆起了一个礼貌的笑容:“王大哥,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了?”

    王猛对上了他的眼睛,眼眶满满的红了:“这套针法,是我恩人擅长的阵法,当年若不是有他在,我的女儿怕是早就不在人世了……”

    听王猛的讲述,王晓飞这才明白,当年王猛的女儿重病不治,眼看就要过世,却碰上了自己的师父,是自己的师父用这套针法救活了他的女儿,给予了他的女儿第二次生命。

    王晓飞唏嘘不已,没想到自己的师父跟王大哥还有这么一段渊源。只是碍于师父的嘱托,他如何也不能告诉他关于师父的去向。

    “王大哥,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惜这些年我师父外出云游了,连我都不知道他去哪儿了,如何告诉你他的去处呢?”他挤出一个笑脸温温和和的道。

    王猛犹自不信:“公子莫要诓我,我只是想向恩人磕个头道声谢。没有别的想法。”

    王晓飞无奈:“王大哥,我是真的不知道师父的去向,我要是知道,绝对不会在这儿诓你!”

    王猛见王晓飞坚持,心中疑窦顿生,有些相信他的话。可又不想放弃,就再问了一遍:“真的?”

    王晓飞认真点头,王猛这才作罢,只说若是有机会,定要当面道谢才好。

    而楼上,苏擎天跟苏云烟正坐在窗户边看着楼下的两个人。

    “爷爷,这一大早您不好好休息,拉着我来这边做什么?”苏云烟看着楼下的王晓飞就来气,语气也有点不好。

    “我听说你昨晚去晓飞的屋了?”

    苏云烟一哽,脸上浮现了两团红晕,她在心中暗自唾骂:该死的,刘伯又擅自把这些事情告诉爷爷了!

    苏擎天看着自家孙女脸上的红晕,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云烟啊,你跟晓飞的婚事是板上钉钉的。爷爷知道你的心思,但是爷爷希望你。”

    “爷爷!”苏云烟跺跺脚打断了苏擎天的话,她不想在这个时候谈论这个话题,更何况她也没做好原谅他的心里准备,“我现在只想把我们苏家的产业做大,其他的一概不想理会。”

    苏擎天觉得好笑极了,他这孙女的性子他了解,若是真的一点对王晓飞的想法都没有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只怕是因为他离开五年的缘故,心中还愤愤不平吧。

    他叹了口气,对于王晓飞当年的离开,他心中多少也是有点怨怼的,尤其是在看见他离开后,自己这个宝贝孙女的变化。他想不通,难道是他老头子对他不够好吗?他怎么就愿意舍下这一切跟那个人走呢?

    “罢了罢了,既然你心中已经有了打算,那爷爷就不说了,免得被你嫌弃。”

    苏擎天长松一口气,罢了,到底是年轻人的事情,他一个老头子再插手就真的不合适咯!

    在家里陪着苏擎天吃完了饭,王晓飞就回了医院,今天是他正式上工的第一天,他绝对不能旷工。

    苏云烟的办事效率很快,才一个晚上的时间,他身边的护士就被换成了一个五大三粗的女人。

    他忽然有点好奇,也不知道苏云烟从哪儿找来这么一个护士的。

    “今天早上有什么安排吗?”他拉开椅子坐下,打开了面前的一个文件夹。

    “王顾问,今天早上有一个晨会,事后会有一位病人前来咨询,只是这位病人的身份有点特殊,院长交代了,要请王顾问下去一同探讨。”新来的助理虽然长的不怎么样,嗓门也粗的很,可办起事来很利落妥当。

    王晓飞听罢点了点头,就去整理今天份的病例了。

    九点三十的时候,他带着助理整理好的资料去了会议室。

    在路过会议室门口的时候,他看见了刚从护士站出来的杨诗朦,心生歉意,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看见杨诗朦调皮的眨眨眼,完全没有被这份人事调动影响到这才安心。

    “本院这周的排班表都下发到各个科室了,大家都按照上面的执行就好了。”齐长河清清嗓子一板一眼的道,“最近医院的人事变动相信大家也都看见了,以后医院的人事部部长将由新来的叶宏伟担任,叶部长,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坐在最下首的戴着金丝边框眼镜的*起身跟大家点头鞠躬。不过一点掌声都没有,大家纷纷皱着眉头看着院长,似乎不相信院长真的会裁掉李部长。

    王晓飞好奇的看了一眼新来的叶宏伟,见这个人眼眉端正,一身正气,不像是个会作奸犯科接受贿赂之人,这才放下心来,他眯着眼想:“看来院长是真的吃一堑长一智了。”

    院长看着同僚们不信任的目光有苦说不出,只能装作没看懂的样子,干咳一声继续吩咐:“李部长虽然不再担任医院的人事部部长一职,但不会离开医院,今后将以办事员的身份继续留在这里,李干事之前做的事情我已经在公示栏予以公示,这些都是医院勒令禁止的,希望大家能够引起重视和理解,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

    王晓飞对于院长的决定没有别的什么想法,在他来看李有才已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至于他是走是留,他还真的不在意。他更关心今天会议结束后的会诊,他翻了翻手头上的资料,无病无痛,但身子衰弱,他要是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老死病,除了用针法提起这个人身上最后一点生气,没有半点治疗的法子。

    院长的话总算说完了,大家虽然对齐长河的决定有点怨念,但也明白这不能全怪他,毕竟李有才作恶在先,只是看王晓飞的眼神就没有那么友善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