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92章 你有资格吗
    第592章 你有资格吗

    “谁?”

    田蜜和王仙惟同时转身,美目一凝,同时剑气爆发,冲天破地,带着她们深深的怒气,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手!

    徐少龙从容转身,眼神平静的看着从窗台上慢慢跳下来,出现在三人视线中的中岛分子。

    他的眼中依旧平静,没有任何波澜,仿佛对于他的到来,毫不意外,乃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你来干什么?”

    “是,是你?”

    看清楚来人之后,王仙惟和田蜜脸色都是同样一变。

    前者眼神一冷眼中愤怒、忧色各占一半。

    而田蜜却是无比紧张,中岛分子的事情她一直都在王仙惟口中听到,对他的形象也一直都有一个不好的定位。

    属于欺师灭祖,毫无人情的哪一类!

    现在他跑过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很有可能还会跟徐少龙大打出手!

    只是一下,就让她处于极度戒备当中,带着很深的敌意。

    “大师兄,师妹,还有师侄。”

    中岛分子慢慢向他们走过来,脸上浮现出一抹柔和的笑意,在他的身上没有表现出一滴的敌意和锋芒来。

    平淡随和的想一个普通人,而且态度也十分谦卑。

    王仙惟和田蜜眉头同时一皱,不约而同的看向徐少龙。

    徐少龙的目光和中岛分子的目光在空中交接起来,两人目光一个平淡如水,一个真诚石开,彼此对视着。

    良久后,徐少龙平静道:“深夜造访,所为何事?”

    咚!

    中岛分子停在徐少龙身前五步处,在王仙惟和田蜜愕然的眼神下,慢慢对着徐少龙跪下,对着他俯首轻轻磕了一个头,随后抬起头来,笑道:“想过来为师父烧几炷香,还请大师兄准许。”

    “你有资格烧这柱香吗?”

    徐少龙手中拿着三根清香,站在王刀五的灵牌前面,居高临下的冷视着他。

    中岛分子脸上笑容散去,将头给低下,声音之中带着极深的痛苦:“没有资格,以我之身份,本已没有了脸面再来见师父,见大师兄,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柱香,我还是得来烧。”

    “师兄——”

    王仙惟望着徐少龙,眼神复杂,闪过一丝不忍。

    徐少龙拿着手中清香,默不作声。

    中岛分子跪在地上,久久未起。

    徐少龙手中的清香燃去了小半,这时他才开口,“你起来吧。”

    “谢大师兄!”

    中岛分子低着头从地上起来,后默默走到徐少龙的身前去,从徐少龙手中接过三柱清香,一步步走到了王刀五的灵牌前面。

    深深的凝视着面前的灵牌,中岛分子微微鞠身,拜了三下后将三柱清香轻轻立在灵牌前面。

    后退后去两步,在脚下的蒲团上跪下,又对着灵牌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后面徐少龙和王仙惟,田蜜都没有出声,全都平静的看着他。

    头磕完后,中岛分子快速起身,转过身来,双眼微红,对着徐少龙重重点头,“谢谢大师兄,还能给我一个机会!”

    徐少龙轻哼一声,态度冷漠,也没有请茶的意思,微微侧过去半面身子,冷冷道:“你过来不只是上香这么简单吧,还有什么事,一并说了吧!”

    中岛分子恭维道:“的确还有两件事。”

    王仙惟眉头轻皱,眼里闪过一丝不悦和温怒。

    好不容易可以让他们关系温和一点,却没想到他还真的是有利而来,让她感到深深的无力。

    “说。”

    徐少龙语气未改变一丝一毫。

    中岛分子道:“对于师妹和师侄身上所发生的事情,我已经了解到,当晚我一直没有将易昆仑杀死,直接取走内丹,也是因为这方面,只是没有想到最后大师兄没有出面,等来的却是这样变化。”

    王仙惟眼神一跳,里面闪过一丝诧异。

    他的话让她大为所动,看他的眼神也是微微产生了一些变化。

    田蜜眼里也是充满了狐疑,还看了王仙惟一眼。

    不是说他冷酷无情,是一个欺师灭祖的人吗?

    怎么,这跟她描述的有些不一样?

    两女又细细回想,情况的确也是如此。

    他不但没有果断出手杀死易昆仑和取走内丹,还反而有一种故意在拖延时间的样子。

    帮助他们清理掉了杭城当中所有暗网黑蜘蛛的强者,无形之中帮了他们很大的一个忙。

    徐少龙没有说话,中岛分子继续说道:“本来按照我的本意是,等到将暗网黑蜘蛛的人全部清除之后,大师兄必然会现身,而那个时候我们再共同瓜分了那蛟龙的东西。”

    “取回师妹和师侄被夺走的气运,我只要它的内丹便可以直接离去,一举两得,但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徐少龙冷笑一声,而这一笑,则是让中岛分子脸上的笑容微微凝固。

    这一声冷笑,好像一击重锤一样,粉碎了他心中全部的想法。

    如果徐少龙出面,真的跟他公分了蛟龙的话,无论易昆仑最后有没有死,他徐少龙这一生都洗不白了,和东升国的忍者勾结,共同谋害杭城和天朝利益。

    同样他还可以接他之手,安然离去。

    这算盘,打的可是很响。

    当时徐少龙若是真的出面出手,也绝对不会让他取走内丹!

    就是这后面发生了让两人都没有预料到的变数。

    “第二件事呢?”

    徐少龙没有直接点破,只是淡淡问道。

    中岛分子也不再这上面多做停留,反正将自己的想法对徐少龙和王仙惟表达出来了便是。

    马上接着说第二件事:“想必大师兄也已经发现到,现在的易方灵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易方灵,应该已经被蛟龙暗中所控制,而且最关键的是,内丹已经被她给服下。”

    “师妹和师侄的气运也全部都成为了她的一部分,想要将气运再夺回来,变得更加复杂。”

    中岛分子慢慢道:“可如果没有这些气运在的话,无论是师妹还是师侄,今后的进展都会变得无比困难,无论是大师兄还是我,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

    “说你的来意。”

    徐少龙手指轻弹,语气颇为不耐烦。

    中岛分子压低了声音:“我的意思是,我们联手,共同对付易昆仑和易方灵他们,不然的话,师妹和师侄身上的气运,很难再拿回来,迟则生变,我们拖不起!”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