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564章柳暗花明5,是受人所托
    这人是说笑还是认真,沈慕遥看不出来。

    他更偏向于是在说笑。

    廖圣哲相当于地头太子爷了,方圆几百里的姑娘,都巴不得嫁给他。

    蕊蕊长得出众,却也不是倾国倾城,廖圣哲不至于如此。

    “廖公子说笑了,沈某只有一句,不会让舍妹给人做妾的,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沈慕遥这是亮明了他的态度,想让廖圣哲消了这个念头。

    都是聪明人,他应该听得懂。

    “呵呵,沈兄别急。”

    廖圣哲伸手,往装着首饰的锦盒上点了点,“这些,其实不是我的本意,想要给令妹送东西的,另有其人,不过是不方便现身,借我名义一用罢了。”

    沈慕遥皱眉。

    背后还有人?

    听廖圣哲的意思,是不会给他透露了。

    如果说送东西的另有其人,可廖圣哲是在送东西之前就去了院子附近,还是说不通。

    沈慕遥索性直言:“听说廖公子去过沈某那边的院子,还撞见舍妹和廖小姐有了言语冲突。”

    廖圣哲一笑。

    “这和我刚刚问令妹是否婚配是一回事,沈兄常在外走镖,对于我二弟常常造访之事,肯定全然不知。”

    沈慕遥心底一惊。

    他微微收紧了五指,“廖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我二弟他,大概是看上沈姑娘了,你不在的时候,他便想着法儿地往你们院子里跑,我怕惹出事来,偶尔会去附近走走。”

    这话犹如晴天霹雳。

    沈慕遥转身就想走,廖圣哲看他神色不对,忙拉了一把。

    “沈兄慢着!我二弟虽有些冒昧荒唐,但他还没那个胆子敢在山庄里乱来,每次去,他都带了圣璎一起的,我也有派人暗中留意,沈兄大可放心。”

    沈慕遥脸色严肃。

    廖圣哲是个明事理的,正是因此,他才要指责:“廖公子早知这些,却不加以管束?”

    廖圣哲又是一笑。

    “我看沈兄像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应该知道有些东西不是靠管束那么简单,我二弟尚未娶亲,时时造访虽冒昧了些,却也不是很出格,我若逮着他教训,倒是小题大做了。”

    即便他说得在理,沈慕遥也不打算理解,蕊蕊是他唯一的亲人,他不能让她受任何委屈。

    或许,他该带她换地方了。

    沈慕遥一拱手,“多谢廖公子相告——”

    廖圣哲笑着打断,“看得出来沈兄很疼令妹,其实,不想让令妹遭受打扰很简单,我已经在做了。”

    沈慕遥转了个弯,猛然明白过来。

    廖圣哲说他偶尔往院子那边去,昨日为了蕊蕊竟还出手打了亲妹妹,后又派人送礼物,他做这些,应该是要山庄里的人都知道他对蕊蕊有意。

    如此一来,廖圣杰会有顾忌,多少会收敛些。

    沈慕遥看了一眼桌上的那个锦盒,“廖公子做这些,也是受人所托?”

    廖圣哲颔首,嘴角挂着笑道:“没错,而且是同一人所托。”

    “是谁?”

    沈慕遥脱口问道。

    廖圣哲淡笑着摇头。

    他守口如瓶:“这个不能告诉沈兄,那人是我一位朋友,据说,沈姑娘和他认识,沈兄若真想知道,不妨回去沈姑娘那里探探线索。”

    和蕊蕊认识?

    沈慕遥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也没有找出个合适的人来。一想到有个身份未知的男人在觊觎蕊蕊,他心底就不太舒服。

    “打扰了,沈某告辞。”

    沈慕遥出了院子,又赶去廖当家的正堂,他提了以后要隔日走镖,廖当家也没意见。

    出了门,竟差点与人撞上。

    沈慕遥本要说抱歉的话,待看清是什么人,他就觉得没必要了。

    “哎!沈穆!你站住!”

    廖圣璎瞪着眼,见沈慕遥脚步丝毫没有停顿的意思,尤其是还有丫鬟在边上,这感觉,就像自己的脸被踩了一脚似的。

    她腰间挂了许多环佩,走动间叮当直响。

    “我叫你站住你听见没有!”

    廖圣璎追上去,没处下手,她竟直接拽了沈慕遥的腰带。

    当然,并没有拽散开。

    沈慕遥停步回头,脸色阴沉。

    “大小姐有何指教?”

    廖圣璎心底还是有点怵的,她气的是沈慕遥竟然不听话,不给她面子!

    想到这里,她的胆子就又大了起来。

    “当然有指教!你知道这山庄姓什么吗?知道我姓什么吗?我叫你,你竟敢装聋!”

    沈慕遥知道,廖圣璎估计把他当家奴看待了,他不和这种蛮横的人计较。

    “大小姐叫沈某,有何要事?”

    廖圣璎扬眸,一脸高傲道:“我的金苗是一千两买回来的,你什么时候还我?”

    沈慕遥不懂行情,但他知道这绝对是故意找茬。

    “待沈某进去问问廖庄主,若真是一千两,沈某照赔。”

    “哎!站住!站住!”

    廖圣璎跑着把人拦住,咬牙切齿道:“沈穆,你可想好了!竟敢三番两次威胁我!”

    沈慕遥冷冷一笑。

    “那也请廖小姐自重,沈某并不是廖家的下人,不必听你呼喝。”

    “你!”

    廖圣璎气大了,这人竟敢说她不自重?!

    她是睡过他的床,可那是他把她抱上去的!

    不自重的是他吧!

    “你个混蛋!你竟敢骂我!你……”

    廖圣璎话还没骂完,沈慕遥越过她,走了。

    “小姐,小姐……”

    两个丫鬟小心翼翼喊道。

    廖圣璎觉得自己的脸又被沈穆踩了两脚,她气得浑身直抖。

    “居然不把我放在眼里!长得那么难看,还敢目中无人!谁给他的资本?!”

    两个丫鬟立即附和:“是呀是呀!长得那么难看!”

    廖圣璎一听,莫名觉得不太顺耳,心情并没有好转,她一甩衣袖,朝着正堂走去。

    沈慕遥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他实在等不及,便敲了房门。

    沈慕蕊去开门,手里还拿着针线,显然正在做针线活。

    “三哥,今天不出去?”她很诧异。

    沈慕遥摇头,见她手里的东西,便道:“蕊蕊,你出来,我有话要问你。”

    他鲜少如此凝重。

    沈慕蕊第一反应就是有麻烦,她赶紧放了针线,跟了出去。

    到了堂屋里,沈慕遥直奔主题,问她:“蕊蕊,你离开相府之后,都认识了哪些人?”  沈慕蕊一头雾水,有些懵。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