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18章 恶意报复
    在与荣桓交流过之后,接下来的两天林羽更加的不骄不躁,期间他也以中医协会的名义在某知名APP上发布了一篇提醒中药注射液有风险的文章,显然针对的是云玺集团所生产的中药注射液。

    不过他这文章不发还好,发布之后,中医协会的账号立马遭到了大规模的围攻,各种辱骂性的言语层出不穷,因为这些人都知道,林羽是中医协会的会长。

    厉振生和步承立马带着百人屠他们跟黑粉展开了对骂,而缺少了四大天王的他们,在面对众多黑粉的时候,也颇有些有心无力。

    刚刚接替郝宁远负责调查这件事的石坤浩立马趁此机会对林羽这个中医协会会长进行了废黜,宣称是暂时停职,等事件平息之后再做进一步处理。

    不过好在石坤浩也没有找玄医门的人担任会长,暂定窦仲庸代理会长。

    对于这些虚职,林羽从没有什么兴趣,所以对此倒也不在乎,只要中医协会的位子上是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人,谁当都一样。

    这天下午,林羽手机突然又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本以为还是荣桓打来的,但是接起来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喂,是军机处的何长官吗?”

    “对,请问你是?”

    林羽听到对面称呼自己为长官,不由有些意外。

    “奥,何长官您好,我是市局的小队长程参,我们从外省将刘某抓了回来,正在往回赶的路上,刚才联系过郝部长了,他让我直接跟您联系,说人是你们处里要的,请问,人要给您送到处里去吗?”

    电话那头的程参客气的问道。

    “刘某?就是那个黑不拉几,瘦不拉几的小子吗?!”

    林羽闻言精神一振,急忙问道。

    电话那头的程参顿时笑了,说道,“不错,就是这个黑不拉几、瘦不拉几的小子!”

    “好,那你们现在到哪儿了?”

    林羽眯了眯眼问道。

    “很快就要到市郊了,不堵车的话,大概两个小时就能给您送到处里去!”

    陈参恭敬的说道,他知道军机处意味着什么,既然是军机处要的人,那他们便只有抓捕的权力。

    “那行,那我们就市郊见面吧,找一个隐蔽点的地方,正好你们也停下休息休息,我马上就过去!”

    林羽急忙说道,知道郝宁远透露自己这个军机处队长的身份,明显是为了让他办事方便。

    “市郊?隐蔽地点?”

    电话那头的程参听到林羽这话顿时有些懵,他以往抓住嫌疑人的时候,不是被要求送往审讯室就是被送往某某特殊单位,这被送往市郊的命令,还是头一次接到……

    “对,你们找好后把位置告诉我就行,我现在就往那边赶!”

    林羽十分肯定的应声道。

    “好……好……”

    程参连声答应着挂断了电话,暗想军机处的人办事就是不按常理出牌,连审讯嫌犯,都找这么具有创意的地点!

    跟陈参打过电话之后林羽没有丝毫的耽搁,带着厉振生朝着市郊赶去。

    “先生,不就是个小喽啰吗?您何必如此认真?”

    厉振生见林羽面色沉重,有些疑惑的问道。

    “不,他肯定不是一个简单的小喽啰!”

    林羽摇了摇头,沉着脸说道,“这两天我回想过在医院的场景,当时走廊上挤满了那么多人,他突然出现,能够灵巧的冲到护士台,又能在煽动众人的情绪后,第一时间从那么多人面前逃走,你觉得会是个普通的小混子吗?”

    “那看来这小子有两下子!”

    厉振生点点头说道,他知道,从拥挤的人群中快速逃走,绝非一件易事。

    “不错,我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形,觉得他可能多少会一些功夫甚至是玄术!”

    林羽沉声问道,“所以我猜他可能是玄医门中的人,毕竟去医院煽动情绪这一步很重要,所以玄医门不可能随随便便找个人去医院!”

    本来他还暗想,如果市局的人抓不住这个黑瘦男子,就找韩冰他们帮忙的,但是没想到市局的人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成功将这黑瘦男子抓住了,不过林羽相信,程参他们肯定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如果他是玄医门的人,那我们岂不是能从他口中问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厉振生反应倒也迅速,兴冲冲的问道,“比如我们可以问出荣桓这次过来到底带了多少人!”

    既然要对付荣桓,自然最好能够清楚荣桓这次来京城带了多少人,身边现在还剩多少人。

    林羽点点头,面色变得有些凝重,望着窗外缓缓的问道,“我多希望那天下午这个黑瘦男子没有出现,如果他没出现,或许那些身患器官衰竭的病人就不会死……”

    现在距离林羽在医院被打的事情已经过去十多天了,而在这十多天里,虽然新增的病人越来越少,但是死去的病人却越来越多。

    这是林羽最不愿看见的事情。

    “那是那些人自己不听劝告,先生不必自责!”

    厉振生沉着脸说道,“这全部都是玄医门做的好事!”

    林羽轻轻叹了口气,望着窗外若有所思。

    等到程参发过来消息之后,林羽便跟厉振生一起赶往了郊外的一处荒野。

    只见这里是一片荒凉的山坡,山坡上杂乱的长着一些灌木和歪脖树,人烟稀少。

    此时山坡前面停着两辆黑色的防暴车,防暴车前面站着几个身着便衣的男子,正站在车前抽着烟,其中一个男子额头上还包着纱布。

    林羽和厉振生赶到之后,那名头上有纱布的男子立马快步迎上来,似乎年纪上辨别了出了林羽的身份,冲林羽打了个敬礼,恭敬道:“何长官您好,我就是刚才跟您联系过的程参!”

    “程队长您好,辛苦了!”

    林羽赶紧跟程参握了握手,接着望了眼车子,疑惑道,“人在车里吗?”

    程参赶紧冲一旁的手下使了个眼色,那名手下立马跑到车跟前将车门拽开,接着就看到车后座上有个被用铁链牢牢绑住手脚的男子,嘴上塞着破布,腿上还缠着绷带,正往外渗着殷红的血,从面容和身材来看,正是那名黑瘦男子。

    “这小子练过功夫,身手不是一般的强,打伤了我们好几名兄弟,最后给了他一枪,才把他给撂倒!”

    程参赶紧跟林羽解释道,毫无疑问,他头上的伤也是在抓捕过程中受的。

    “先生,你说的没错,看来这小子果真不是普通人!”

    厉振生顿时双眼放光,怪不得要用防暴车押送这小子回来呢。

    林羽抬脚走到黑瘦男子跟前,将黑瘦男子嘴上的破布拽下来,冷声问道,“还记得我吗?!”

    “何家荣?!”

    黑瘦男子看到林羽后微微一怔,接着狞笑道,“认得,那个害死人的庸医嘛!”

    “认得就好,我问你,上次谁派你去医院捣乱的?”

    林羽也没动怒,淡淡的问道。

    “什么捣乱?我上次去是去揭穿你虚伪面目的,他们打你也是你自己活该!”

    黑瘦男子沉着脸冲林羽说道,“怎么,因为这件事,你就恶意报复我?”

    他特地加重了“恶意报复”这几个字的音量,意思在提示林羽注意自己的身份。

    “不是,我是为了间接被你害死的那些病人恶意报复你!”

    林羽也特地用了“恶意报复”这个词,不错,他就是恶意报复,又怎样?!

    黑瘦男子闻言不由微微一怔,显然没想到林羽会这么说,张了张嘴,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把该说的都说出来,你可以少受一些苦头!”

    林羽语气平淡的说道。

    “说什么?你要我说什么?!”

    黑瘦男子又气又怒的说道,“明明是你这奸商害死了他们,你却要赖到我头上?你这就滥用私权!”

    林羽闻言也没跟黑瘦男子废话,转头望向程参说道,“放开他!”

    正在吸烟的陈参闻言微微一愣,急忙凑过来低声说道,“何长官,在这里放开他的话,很有可能让他逃走的!”

    “没关系,放开他!”

    林羽面色平淡,但是语气中已经多了一股莫大的寒意。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