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96章 可我们曾是第一
福山此时也想不通,这个杜胜在抽到古川和也之后为何会如此高兴。
要知道,在杜胜连续闯过米哈依尔和范岩之后,他可是仔细的研究过这个杜胜,知道打米哈依尔的时候,杜胜是投机取巧获胜,打范岩,是因为范岩体力不支或者隐疾发作导致体力不支,杜胜才再次侥幸获胜。
当然,杜胜的实力的确比他一开始获得的资料中记载的要强!
但是远远没有强到敢面对古川和也如此猖狂的地步啊!
"我觉得他既然敢如此张狂。肯定是有所依仗!"
德川沉着脸想了片刻,低声说道,"那个何家荣一直在帮他,估计这次何家荣也跟他说了些什么,所以他才敢如此狂傲!"
"不错,这个何家荣诡计多端,我们一定得多加小心!"
福山也沉着脸点了点头,转头望了眼林羽所在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寒色。
"诡计?!"
古川和也高昂着头,显然不以为意。冷哼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诡计都没用,这个叫杜胜的家伙跟范岩的比赛我看过,以他的实力,就算我让他一只手,他也打不过我!"
他这话确实不是吹牛,别说杜胜,就是对上范岩,他也能有足够的把握取胜。而上午要不是因为范岩体力不支,杜胜早就被废了!
台上的杜胜下意识的望了眼台下的古川和也,接着跳下台子,快步走到林羽跟前,冲林羽和韩冰笑了笑。说道,"何先生,我也算是顺利完成您交给我的任务了!"
林羽笑着冲他点了点头,说道,"这样一来,我们今晚上就可以喝庆功酒了!"
"喝庆功酒?!什么庆功酒!"
韩冰转过头,有些狐疑的问道。
"庆祝杜大哥得到季军啊!"
林羽笑着说道。
"这……这未免太早了吧?!"
韩冰皱着眉头不解道,"就冲古川和也对我们的敌意,杜队长能不能活着走下擂台,还是个问题!"
"不错,所以,杜大哥不能上台!"
林羽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
不能上台?!
韩冰和杜胜闻言皆都面色一震,无比意外,转过脸满是狐疑的望向林羽,一时间有些不明所以,韩冰疑惑道,"不能上台,那不就意味着弃权吗?!"
"不错,就是弃权!"
林羽点点头,神情肃然,似乎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成分,沉声道,"本来我还以为杜大哥有胜过古川和也的可能,但是在看过古川和也的比赛之后。我发现,杜大哥无论如何,都打不过他,而且就连想伤他,都很难!"
"这个……我知道!我确实技不如人!"
杜胜闻言也面色难堪的点了点头,其实他在观看古川和也的比赛时,就跟林羽说过,觉得他自己确实没有任何的胜算。
"打不过他倒不要紧,但问题是,他不只是会击败你。而且很有可能,会要了你的性命!"
林羽面色凝重,转头冲杜胜沉声道,"所以,你不能上去,因为他绝对不会给你丝毫活着下来的机会!"
韩冰听到这话眉头紧促,脸色青一阵白一阵,虽然她心里很不甘心,但是她知道林羽说的是实话,不管于公于私,古川和也都绝对不会让杜胜活着走下擂台!
杜胜听到这话面色也变了变,紧紧的抿了抿嘴,有些不舍气的说道,"可是我要是弃权的话,不就跟袁江一样不战而退了吗?!向老刚才不也说,跟剑道宗师盟认输,无异于……"
"杜大哥,你跟袁江不一样!"
林羽沉声打断了他,没让他说出后面的话,面色凝重的说道。"你已经冲进了四强,已经证明了一切,就算你弃权,也没人能说你什么,大家仍会对你肃然起敬。毕竟上午跟范岩一战,你也受了伤,这么做也情有可原,而且最重要的是,你这么做。第三就能够是囊中之物,你没必要再去冒更大的风险!"
"弃权了,第三还是囊中之物?!什么意思?!"
韩冰听到林羽这话顿时疑惑起来,忍不住沉声问道。
"只要杜大哥弃权,那他接下来,只需要等古川和也、索罗格和米国特情处的杰米森三人中落败的一方诞生,进行季军的对决就可以!"
林羽连忙解释道,"但是如果这个对手丧失了战斗力,那季军自然而然就是杜大哥的了!"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杰米森一定会输,而且,也极有可能下不了擂台,就算他侥幸不死,起码也会丢半条命!"
林羽挺着腰板,十分自信的接着韩冰的话说道。"要知道,这可是半决赛,索罗格面对的是米国特情处的头号种子选手,他肯定会下死手,而且从他对付谭锴、亚瑟夫的时候可以看出来,这个人十分残暴!古川和也跟索罗格也差不多,所以不管杰米森碰到谁,都绝不会全身而退!"
这也是林羽为什么要杜胜尽量抽到古川和也和索罗格的原因。
韩冰沉着脸点了点头,经林羽这么一点拨,她此时才恍然大悟,让杜胜弃权,看似是很没尊严的举动,但是却能够保证让华夏在这次交流会中夺得第三!
"那要是这个杰米森也弃权呢?!"
百人屠此时沉声问道,既然他们想到了这个策略,那米国肯定也能够想到这个策略啊。
林羽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会的,我打听过,米国这次的目标可是冠军!而且,这个杰米森一路披荆斩棘。杀到四强,自视甚高,压根就没把索罗格和古川和也放在眼里,所以他绝对不可能弃权!"
百人屠闻言这才点点头,暗暗佩服林羽的心思缜密。
"所以,杜大哥,不管是为了你自己的安危考虑,还是为了这个季军的名次考虑,你都应该弃权!"
林羽再次冲杜胜劝道。
"杜队长,家荣这话确实很有道理!"
韩冰也点点头。冲杜胜说道,"只有你弃权,这个第三,我们才能有把握拿到!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
"可是我们曾是第一!"
杜胜未等韩冰说话,突然面色严肃的打断了韩冰。神情坚定无比。
韩冰微微一怔,望着神情肃穆的杜胜一时间无言以对,是啊,他们曾经是第一,但是现在,竟然为了一个第三,委屈求全……
"韩队长,我仔细想了想,无论胜负,无论生死,我还是想上台一战!"
杜胜一字一顿的郑重说道,"我们已经丢了第一的实力,不能再丢掉第一的气魄了!"
想起义无反顾上台挑战索罗格的谭锴,他杜胜,又岂能苟且逃避?!
韩冰张了张嘴。有些欲言又止,望着杜胜的眼中陡然间写满了敬重。
"何先生,我希望您能够尊重我的决定,也希望您能助我一臂之力,起码让我输的不那么难堪!"
杜胜转过头。十分诚恳的冲林羽低了低头,"倘若需要通过弃权获得这个季军,我宁愿把命丢在擂台上!我是个军人,华夏的军人,对于我而言,擂台,就是战场!所以就算死在擂台上,我杜胜,也死得其所!"
林羽听到杜胜这话神情怔然,心虚翻涌,满怀感慨,其实他之所以让杜胜弃权,还是因为他还可以替华夏争这个第一,但是现在既然杜胜说出了这番话,他便再也无法多加劝阻了。
林羽喉头动了动,将手搭在杜胜的肩头,郑重道,"好,杜大哥,我何家荣,愿倾力相助!"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