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0章 谁动了我的东西
其实身为京城何家的二儿子,何自臻在边境驻守这么多年,完全可以申请调离回来。
而且他父亲何庆武何老爷子也流露出过这种想法,尤其是在这次这么多烈士牺牲的情况下!
毕竟人老了,功名利禄皆是浮云,子孙安好才是最大的奢望。
但是,边境总要有人守,家国总要有人护。
虽然何自臻知道,他走了,也会有人填充上去。但是他不放心,现在对边境局势最了解的就是他了,如果换做其他人,极有可能会导致整个边境局势变得愈发混乱,而且一旦关乎华夏命脉的文件真的出现落入他人之手,那对整个国家和整个民族而言,都是巨大的威胁!
更何况"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他何自臻顶天立地,在家国安危之前。怎能逃避推诿,苟且偷生?!
所以,这边境,他必然得回,更何况,他今天已经得到了他想得到的承诺。
要知道,何自臻虽然性格豪迈洒脱、放荡不羁,但是骨子里是带着一种傲气的,他最看不上的就贪生怕死、自私自利之辈,所以就算托付后事。他也要托付给自己看的上的人,而当今京城一辈中,他最瞧的上的,就是林羽了,所以能够得到林羽的承诺。对他而言,也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因为高兴,何自臻中午不由多喝了几杯,状态有些微醺,但是仍旧拽着林羽陪他继续喝。
这是他与林羽第一次坐在一起喝酒,也有可能是最后一次坐在一起喝酒,自当尽兴!
林羽也没拒绝,陪着何自臻一杯杯的喝着。
一旁的萧曼茹看着何自臻跟林羽边喝边聊的融洽氛围,笑的合不拢嘴,一个劲儿的给江颜夹菜,让江颜多吃点,但是笑着笑着,她的眼中不自觉的就噙了一层薄薄的泪水。
这种日子真好啊。
可是过了这次,又能再有几次呢?!
其实昨夜她劝了何自臻一整夜,想要何自臻留下,但是以何自臻执拗的性格,又怎是她能劝的住的?!
不知不觉间,林羽和何自臻已经喝光了三瓶茅台酒,两个人也都已经醉态明显,何自臻前面还嚷嚷着让萧曼茹再去拿酒,但是头一沉,趴到在了桌子上。
"这个老何……非要喝成这样!"
萧曼茹看着醉倒的何自臻,不由有些埋怨的笑了笑,"家荣,颜颜。让你们见笑了!其实我知道……他也是因为高兴!"
说着她起身把何自臻扶到了沙发上。
"阿姨,无……无妨,您忘记了吗,我是医生……"
林羽说着在自己的关冲穴用力挤压了几分,酒气顿时消减了几分,接着走到何自臻跟前,作势也要帮何自臻醒醒酒,但是被萧曼茹拦住了。
"让他睡会儿吧,我好久没看他睡的这么踏实了!"
萧曼茹望着沙发上的何自臻,眼中流露出无限的爱意。
林羽点头笑笑。接着跟江颜一起陪着萧曼茹聊了半下午的天,何自臻酒气消散后也醒了过来,喝了几杯水林羽就叫着他到一旁谈起了正事。
"二爷,您看这人手上的锦绳眼熟不眼熟?!"
林羽说着将从甄国经那弄来的照片递给了何自臻。
何自臻咕咚喝了口水,急忙接了过来,等他看到那男子手上戴的锦绳后陡然间面色大惊,急声道,"这不是那把玄钢匕首上的锦绳吗?!"
"不错,向老说的没错,这锦绳极有可能出自东南亚的隐修会!"
林羽沉声说道,"您这次带人杀了他们那么多成员,我猜测,他们一定会对您发起报复,所以这次您回边境,一定……一定要注意安全!"
"是吗,那让他们来就是!"
何自臻面色陡然一沉,布满了一股肃杀之气,冷声道,"我正想为我死去的一众兄弟报仇雪恨呢!"
林羽面色凝重的点点头,接着指着照片上的黑面男子说道。"我猜测这个人多半与隐修会有关,已经让人想办法把他勾出来了,到时候他们把人抓到之后,我让人给您送过去,说不定您能从他嘴里问出一些什么!"
"嗯!"
何自臻用力的点了点头。眯眼望了眼照片上的男子,接着转头冲林羽笑道,"家荣,你不用担心我,我递给上面的申请已经通过了。这次回边境,会有两队军情处的人跟我一同前去!"
"是吗,那再好不过了!"
林羽神色一喜,不过随后心里又不由泛起一丝苦涩,这军情处的人虽然强过特种部队的人,但是战斗力已经大不如以前了,说不定还不如他从民间召集到的玄术高手厉害。
陪着何自臻和萧曼茹聊了会儿天之后,见时间不早了,林羽和江颜便起身告辞。
临走的时候萧曼茹拉着江颜的手依依不舍,嘱咐江颜没事的时候多过来坐坐。
最后何自臻和萧曼茹一直将林羽和江颜送出了大门外,两个人目送着江颜和林羽离开。
看着江颜和林羽渐行渐远的身影,萧曼茹眼眶泛红的轻声叹道,"如果他们真的是我们的儿子和儿媳妇该多好啊……"
林羽和江颜离开之后便准备往家走,此时叶清眉正好按照林羽的吩咐给江颜打来了电话,约江颜去逛街。江颜也没有丝毫的迟疑,一口答应了下来。
学姐真给力啊!
看着江颜打车走了,林羽这才得意的一笑,给厉振生打了个电话,问老孙头那把仿制的暗八仙鎏金凤头簪做好了没有。
"刚做好,先生,我刚取到手,准备往医馆走呢!"
电话那头的厉振生急忙回道,"这老孙头真他娘的神了,做的简直一模一样,幸亏我提前做了记号,要不然根本分不出来哪个是真是假!"
"哈哈,那就好,厉大哥,你别回医馆了,直接来我家吧!"
林羽急忙说道,让厉振生直接送过来,也省的自己去拿了,毕竟想起早上的事情林羽还心有余悸,生怕江颜突然杀个回马枪。
林羽到家后厉振生已经等在了小区外面。把东西交给林羽,告诉了林羽哪个是真的,哪个仿的。
林羽直接把仿的接了过来,没接那件仿制的,冲厉振生说道,"厉大哥,这件真的你扔了吧!"
说着他打开盒子仔细的看了眼手里的凤头簪,见确实与那件真的一模一样,心中赞叹,这老孙头的手艺真是绝了!
"这么好的东西。干嘛扔了啊,扔了多可惜啊!"
厉振生疑惑道。
"你不用管了!"
林羽低声说道,"反正听我的,扔的越远越好!"
"行!"
厉振生答应一声便揣着这件真的凤头簪走了。
林羽拿着仿制的这把凤头簪上楼后再次轻车熟路的把抽屉打开,然后将这件假的凤头簪小心包好。按照原先的样子摆放好,随后把抽屉的锁锁好,这才长出了口气,不过他内心同时又有一些担忧与不安,这凤头簪虽然仿制的很像,但是终究不是原件,依照江颜对原件凤头簪的了解,难说不会认出来。
林羽心中忐忑的等了半晚上,江颜和叶清眉便逛完街回来了,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看起来两个人十分的开心,有说有笑的。
"家荣,吃饭了?"
叶清眉问了林羽一声,接着把手里的东西放到了地上,开始换鞋子。
"他这么大个人了。饿不着!"
江颜笑了笑,把东西往沙发上一扔,鞋子都没换,径直进了卧室。
林羽心中不由一紧,有些做贼心虚的往屋里看了一眼。刚要说话转椅江颜的注意力,但是未等他开口,突听屋里的江颜冷冷道,"谁动我东西了?!"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