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7章 病危通知书
众人似乎听到了林羽这声嗤笑,不由好奇的抬头望了林羽一眼,满脸茫然,有些不明所以。
“何家荣,你笑什么?!”
曹谆双目一瞪,颇有些恼怒的抬头望了林羽一眼,质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林羽立马摆摆手,笑道,“就是你说的价格太惊人了,吓到我了,导致我喝汤不小心呛到了,你继续,你继续!”
曹谆听出了林羽话中的讥讽,立马面色一沉,冷声道:“你什么意思,你不相信这画值一个亿?你知道范宽是谁吗?知道现在范宽的画是有市无价吗?!一副真迹卖个上亿根本不算什么!真正喜欢他画的人,就是价格再高也愿意买!”
“嗯,你这话倒是确实说的很对!”林羽十分认同他这番话的点了点头。
“哼!”
曹谆见林羽点头应和,这才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没继续跟他计较。
但是谁知林羽接着悠悠的跟上了一句,“你说的对归对,但是真迹这个前提条件着实很重要!”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曹谆听出了林羽话中讥讽的意味,立马勃然大怒,拿手怒气冲冲的指着林羽质问道。
“我话难道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林羽淡然一笑,说道,“我刚才已经说的很直接了啊,意思就是你这话不是真迹,根本就是幅假画!”
“假画?!姐夫,你竟然拿一幅假画来骗老爷子?!”何自珩的老婆抓住林羽这句话柄,立马质问了自己的姐夫一句。
“哎呦,曹谆啊,你是不是真把老爷子当老糊涂了,以为老爷子连真的假的都分不出来?!”
何自钦的老婆也翻了个白眼,冲曹谆冷冷的说了一句。
何家到处都是钩心斗角,尤其是这妯娌俩,已经将心计玩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逮住这种机会,自然要好好的刁难自己的大姑子家一番。
像她们俩这种人精,早就把大姑子、小姑子肚子里那些弯弯绕绕看清楚了,想跟她们争家产,没门!
“嫂子,冤枉啊,就是借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骗老爷子啊!”曹谆顿时满脸苦色的解释道,“而且这幅画我还特地找专家鉴定过的!确实是真迹!”
“你凭什么说我们这画是假的,你懂字画吗,就在这胡说八道!”何珊怒气冲冲的冲林羽吼了一句,替自己的丈夫鸣不平!
“不是太懂!”林羽笑眯眯的说道,“略知一二吧!”
“吹吧你就,你一个破中医,还装起字画专家来了!”何珊沉着脸冷声道。
“大姐,你这么激动干嘛,莫非真被何先生说中了?!”一旁的萧曼茹忍不住替林羽回击了一句。
“我是生气!”何珊恨恨的说道,“这幅画绝对是真的,是我们用真金白银买回来的!”
“就是,我花了四百万呢!”曹谆也厉声说道。
此时何庆武戴上老花镜仔细的看了眼椅子上的画,随后冲林羽笑道:“何医生,你也懂字画?!我人老了,眼睛也昏花了,有些看不清了,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分析分析,怎么判断出来的这幅画是真是假?!”
“是啊,那你既然说是假的,你能说出个所以然吗?!”曹谆冷笑道,“你恐怕连范宽的画风都不了解吧?!”
“说实话,你这幅赝品虽然仿的不错,但是我不用分析画风和笔法,只需要几秒钟,就能证明它是赝品!”林羽缓缓的起身,神色淡然的笑道,“而且还能让大家都信服!”
“笑话,小子,你真是大言不惭!”曹谆厉声道,“我告诉你,你不用在这哗众取宠,你要是证明不了,就老老实实的跪下给我磕头道歉!”
想起刚才给林羽下跪的事情,他就心头窝火,自然逮住机会想报复回来。
“是啊,这里可是何家,说话可是要负责任的!”何珊也满脸恼火的说道,“还几秒钟就能证明,你当这是小孩过家家呢!”
她虽然对字画不太了解,但是起码也知道一副字画要想鉴定真伪,所涉及的知识和方面很多,根本不是三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
“好,那我就证明给你们看看!”
林羽不以为意的笑了一声,接着快步走到字画跟前,轻轻的在字画上面一摸,接着用手指一扣,一拽,立马摸出了一根细线,往画上一扔,破有些嘲讽的打趣道:“你们仔细看看,这布帛的画布上面竟然有涤纶,请问,宋朝的化学工业就已经这么发达了吗?!”
何珊和曹谆听到这话面色猛然一变,慌忙伸手将画布上的细线拿了起来,随后细细的看了起来。
“我来看看!”
何自钦的老婆见状一把将何珊手中的线抢过来,接着摸过茶几烟盒上的一个打火机对着细线一烧,随后凑着鼻子一嗅,哎呀一声,说道:“可不是涤纶怎么着,不信你们闻闻!”
“当真是假画?!”
屋里的众人不由一怔,满脸惊讶的望向了林羽,显然都没想到他的眼光竟然如此的毒辣。
曹谆和何珊夫妻俩见状面色通红,何珊气的踹了曹谆一脚,骂道:“你不是告诉我这是真的吗?!好啊,你竟然敢糊弄我们老何家!”
“我也不知道是假的啊,我……我真是花四百万买的,爸,我真的是花钱买的啊!”曹谆满头大汗,要知道,画的真假事小,欺骗自己的岳父,才是就事大!
“嗯,行了,先坐下吃饭吧,吃完饭再去把画退了吧!”何庆武倒是笑呵呵的摆了摆手,不以为意,似乎不想深究大女婿到底是不是刻意骗他。
曹谆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满头冷汗,哪还顾的上吃饭啊,立马把画卷起来,说道:“我这就去给他砸了摊子去!”
说完他快步的走了出去,不知道是因为真的生气,还是因为心虚。
何庆武倒也没有管他,招呼着大家继续坐下吃饭。
“何先生,你对字画也有了解啊?!”
何庆武坐下之后兴冲冲的对着林羽说道。
“嗯,古董字画方面以前接触过,算是小有研究吧!”林羽笑着说道,语气十分的谦虚。
“这可不是小有研究就能达到的水平啊!说是顶级大师水平,也不过分啊!”何庆武笑呵呵的说道,眼中精芒四露,他研究字画几十年了,大大小小的赝品花上一番功夫都能够看个差不多,但是刚才那幅画,他是真没看出来是假的,而林羽只是扫了一眼,就能那么肯定的断定出真假,所以何庆武心头不由有些震惊,知道林羽在字画方面的造诣绝对不低!
“何老过奖了!”林羽谦虚的笑道,“这次也是碰巧罢了!”
一旁的萧曼茹听到自己的公公如此赞赏林羽,脸上不由浮起一丝欣慰,满是慈爱的望着林羽。
要知道,自己的公公眼界非常高,心性也十分高傲,很少对其他的人如此褒奖,尤其是后辈!
这么多年了,他还从没夸过何瑾瑜和何瑾祺一句呢!
而一旁的何家大儿媳和小儿媳则是面色铁青,斜着眼十分不悦的白了林羽几眼,同时又有些恨铁不成钢,痛恨自己的孩子身上都没有点亮眼的地方,都得不到老爷子的赏识。
何瑾瑜也是满脸难堪,但是何瑾祺倒是不以为意,望着林羽兴奋的直笑。
“何先生,我有个不情之请,能不能请你帮我一个忙?!”何庆武笑呵呵的对林羽说道。
林羽闻言微微一怔,想不通何庆武这种级别的人怎么还会让自己帮忙,急忙说道:“您老请说!”
“下周有一个比较高端的藏品拍卖会,我想去淘两件有价值的藏品,但是我怕我眼力有限,能不能请你跟我一起过去,帮我这个老头子长长眼!”何庆武笑呵呵的冲林羽邀请道。
“爸!”
何自钦一听这话立马面色一变,急忙说道:“我不是跟您说过吗,我已经给您请了国际上知名的鉴定大师了,您就没有必要麻烦何先生了吧?”
“何首长说的是,我这种雕虫小技,哪有资格帮您老长眼力!我就不去献丑了!”林羽温和的一笑,谦虚道。
“何先生,你这是不卖我这个老头子的面子喽?!”何庆武理都没理何自钦,望着林羽笑呵呵的说道。
“小何,你就答应了吧!”萧曼茹急忙劝了林羽一声,说道,“老爷子出席活动,可是轻易不带别人的!”
萧曼茹这话只是为了劝林羽答应,没有别的意思,但是何家大儿媳和小儿媳听到这话脸都气绿了,按照她们自己的逻辑,都以为老二家媳妇是在嘲讽她们家的孩子没用!
“那……那好吧!”
林羽看在何自臻夫妇的面子上,也不好拒绝何庆武,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等吃过饭之后,何庆武便叫着自己的几个儿子和林羽一起去书房喝茶,但是林羽此时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见是李千珝打来的,急忙走到一旁接了起来,笑道:“李大哥,什么事啊?”
“家……家荣……不好了,千影晕倒了!”
电话那头的李千珝声音无比的惊慌,隐隐带着一丝哭音。
“晕倒了?!怎么回事?我前几天不是刚给她施过针吗?!”
林羽声音一变,急忙问道。
前两天他给何二爷针灸过后就去李家给李千影试了针,总共也就三四天的时间。
“是啊,我们还以为她……她生病了呢!所以就把她送来了医院,但是医院根本检查不出毛病!”李千珝声音从未有过的慌乱,颤声道,“就在刚刚,医院下发了病危通知书……”添加"hongcha866"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