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0章 逃离半岛
“太好了,厉大哥!你们来的正是时候!”
林羽看到一众熟悉的身影,陡然间松了一口气。
他现在有些庆幸把这些人从清海调过来了,没想到关键时刻救了自己一把。
此时来的这帮人也就二十人左右,比在场的雇佣兵人数要少一些,但是在大军和秦朗的带领下,倒是也不落下风。
“怎么样,步老弟,你再厉害,还不是得靠我厉振生过来帮你!”厉振生冲步承笑了笑,接着伸手拍了把他的胸口。
“你来不来都一样,他们都得死!”步承脸上仍旧没有丝毫的表情,冷冷道。
“论嘴硬,我只服你!”厉振生冲步承调侃了一句。
“厉大哥,谁告诉你我们今天会有危险的?!”
林羽眉头一皱,似乎陡然间想起了什么,自己在来之前,压根没告诉厉振生今天会有危险,甚至连酒店的位置都没有告诉他。
厉振生面色一变,接着俯身到林羽身边,压低声音道:“是楚小姐打电话告诉我的!她说你可能会有危险,我便赶紧叫上大军和秦朗,组织人赶了过来!”
“楚小姐?楚云薇?!”林羽不由有些惊讶。
“不错,先生,楚小姐似乎并不想让人知道这件事是她给我们报的信儿!”厉振生皱着眉头说道。
“好,我知道了!”
林羽点点头,眼前浮现出楚云薇那宛如画中人的面容,心头突然间有些说不出的感激之情。
“先生,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吧,你和步老弟先回去疗伤!”厉振生一边说,一边把钥匙塞给了林羽,说道:“我从厂里调保安队的时候,特地让他们借了几辆军用吉普车,一路畅通无阻!”
林羽接过钥匙,心想厉振生不愧是老兵油子,考虑的就是细致。
“那这里的事情,你们能应付吗?”林羽关切道。
“先生,你实在太小看我们这帮人了!”厉振生嘿嘿笑道,“不瞒你说,兄弟们好久都没活动了,正憋得慌呢,这帮人一看就是国际上的雇佣兵,确实有两下子,正好借他们让兄弟们练练手!”
“行,那你们多加小心,我一会儿下去就报警,让警察过来接应你们!对了,我们手机被搜走了,厉大哥,你手机借我用用!”林羽再没推辞,毕竟需要保护李千珝,而且自己和步承也受了伤,确实先行离开是最合适的。
“我的手机就在车里!”厉振生急忙说道。
林羽点点头,接着转身搀扶着李千珝要往大厅的门口走。
“先生,下面的门全部锁了,你们……你们得从窗外走了!”厉振生赶紧提醒了林羽一声,指了指窗外。
刚才他们到这之后发现整个酒店下面黑漆漆的,门窗全部都锁了,一个人都没有,绕到酒店后面才发现只有五楼的宴会厅亮着灯,所以他们便派人顺着排水管爬上来把绳索扣好,攀附着绳索爬上来了。
“从这下去?”李千珝望了眼黑漆漆的窗外,不由有些胆寒。
“我背你!”
步承一把拽起地上一个椅套,用匕首将椅套割成长条,接着身子一侧,冲李千珝冷声道:“上来!”
李千珝看了林羽一眼,林羽冲他点点头,他这才爬到了步承的背上,步承立马用椅套将他和自己捆在了一起,接着疾步走到窗口处,伸手拽了拽绳索,见锁扣牢固,便立马纵身翻了出去,抓着绳索迅速的滑落了下去。
李千珝紧紧的抓着步承,耳边风声呼啸,闭上眼不敢往下看,只听“咚”的一声,他和步承已经落到了地上。
“兄弟们,小心!”
林羽走到窗边后,冲一众兄弟喊了一声,接着抓着绳索也迅速的滑落了下去。
其中有几个雇佣兵奔过来想要跟着下去,但是厉振生和秦朗迅速的冲过来,将他们逼退。
此时雨虽然还没停,但是已经小了许多,风倒是便大了几分,夹杂着湖上的水气和雨丝,呼啸着扑砸到人的脸上。
“李大哥,上车!”
林羽扫了眼车牌,指了指厉振生跟自己说的那辆车,李千珝赶紧跑过去钻到了车里。
步承倒是没急着上车,跑到酒店大厅门口,看到墙边的篮子里还装着自己的匕首,顿时眼前一亮,拿上匕首跑了回来,冲林羽急声道:“何先生,我的匕首还在,但是我们的手机不见了!”
“没关系!”林羽摇摇头,接着冲他问道:“步大哥,你开车技术还行吧?”
他知道,现在需要尽快离开这里,所以以他的技术来开车实在有点不合适。
“我来开!”步承也没有任何的推辞,伸手接过了林羽扔过来的钥匙,接着快速的钻进了驾驶室。
林羽作势要去副驾驶,后面的李千珝赶紧喊了他一声,“家荣,来后面坐吧!”
林羽知道他害怕,便也没拒绝,跟着他坐到了后面,步承立马发动起车子,朝着半岛外面极速的驶去。
“李大哥,你没事吧?”林羽望了眼李千珝,关切道。
“没事!”李千珝摇了摇头,抬抬手,说道,“只是手上划了个小口子,倒是你们俩……”
“我没事!”林羽摇摇头。
“我也没事,习惯了!”步承摇摇头,这么多年来,他接受的训练远比常人想象的艰苦,他师父每个月都会组织一次师兄弟间的真刀真枪的比试,每次打完,身上都要留一两道伤口,所以这些伤口,他早已习以为常了,回去擦掉特效药就好了。
“家荣,这……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李千珝抹了把头上的汗,显然还没从刚才的惊慌中回过神来。
“我早就感觉今天这饭局不简单!”林羽眯着眼说道,“我不知道这件事跟楚家有没有关系,但是我可以确定,这件事绝对跟万家,或者……张家有关系!”
楚云玺走的太早了,而且走的动机和缘由确实都很正常,而且他对这个万晓岳确实不怎么待见,所以林羽无法确定他与此事一定有联系。
纵然楚云薇给厉振生报了信儿,这也不能说明这件事就一定与楚家有关系,有可能楚家只是知情而已,以楚云玺对林羽的厌恶之情,就算知道,也不会跟林羽说,亦或者,楚云薇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的这消息。
不过万家肯定与这件事脱不了干系,现在想来,那个蓝西服显然是故意把万晓岳叫走的。
至于万家之所以毫不避讳,不怕报复,无非是认为今晚李千珝和林羽都会必死!
“张家?!”
李千珝裹了裹衣服,显然有些意外,其实他也想到了这件事与万家有关系,但是他想不通怎么又扯上张家了,张家与这个项目可是没有丝毫的关系啊!
“我也不敢确定,只是猜测!”林羽皱着眉头,脑海中再次闪过了那些雇佣兵的配合招式,越发的觉得那些招式威力强大的有些离谱,绝对是有人给他们特训过的!
而除了张佑偲,他实在想不出其他人了!
“不管是是谁干的,我一定要查清楚,让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李千珝怒气冲冲的捶了一下前面的座椅。
眼见离着酒店越来越近,马上就要出半岛了,林羽回头望了一眼远处的酒店,接着搜出厉振生的手机,想了想,拨通了谭锴的电话。
虽然这件事不归军情处管,但是林羽思来想去,还是找谭锴比较合适,毕竟这次事件牵扯的大家族和世家太多了,所以他必须找一个靠谱的警察来处理这件事,以保证自己这边人的清白,但是他不知道谁靠谱,所以只能找谭锴帮忙。
“你好,哪位?”谭锴并不知道厉振生的电话。
“谭锴吗?我是何家荣!”
“何少校?这么晚了,打电话有事吗?”电话那头的谭锴语气立马凝重道。
“谭大哥,需要你帮我个忙!”林羽说道,“你那边有信得过的警察吗?我这边出了点事。”
“您是我的上司,有事尽管说!”谭锴急忙道。
林羽便把事情的大致经过跟他说了说,谭锴听完语气大变,怒声道:“他们竟然敢跟军情处的少校下手?我这就禀告……”
“还是别把军情处牵扯进来的好!”
林羽立马打断了他,定声道:“今天的事情,是不是针对我还不好说,而且牵连起来可能很广,最好不要查的太深,适可而止就行,可以简单的定性为商业恶性竞争引发的雇凶杀人!千万要保证我的人不受牵连!至于其他的事,我自己处理就行!”
他知道这件事还是简单处理的好,真要追究起来,非常麻烦不说,而且对他没有任何的好处,毕竟警方牵连的太深,对他自己以后的行动,也是一种束缚!
“明白!我这就找人去办!”谭锴答应一声,便挂了电话。
“家荣,为什么不让警方追查下去!”李千珝皱着眉头问道,“大不了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
“追查下去又如何,他们两家会承认吗?凭借他们的关系,到头来多半不还是找个替罪羊顶上来吗?”林羽摇头笑道,“再说,跟他们这种人,鱼死网破,那多不划算!”
“那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李千珝愤愤的说道,显然咽不下这口气。
“自然不能这么算了!”
林羽望着护栏外黑漆漆的湖面,眯了眯眼,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此时步承已经把车开到了陆地上,左拐一转,沿着湖边快速的朝着市中心驶去。
因为此处偏僻,又是下雨天,所以路上没什么车辆,步承便放心的猛地踩下油门,丝毫不顾顾忌路面的湿滑,疾驰往前奔去。
见离开了半岛,李千珝这才松了口气,整个身子陡然间放松了下来,倚靠在后座上,冲林羽苦笑道:“家荣,这次我李千珝又欠了你一条命啊,等回去,我把我手头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分一半给你,你可不能拒绝啊!否则就是不拿我李千珝当兄……”
“砰!”
谁知他还未说完,车顶上突然发出了一声重响,宛如什么东西砸到了车顶一般。
“什么东西?!”李千珝面色一变,抬头望了车顶一眼,还以为是右侧的山上飞下来的落石。
林羽也同样诧异的抬头望了眼车顶,随后面色陡然一变,惊声道:“小心!”添加"hongcha866"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