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49章 一个求字
“有屁快放!”
何自钦冷声道,脚步没停,径直走到了住院楼门口。
“何家荣想在京城开……开一家珠宝公司,我让工商局给他使了绊子……”
何瑾瑜小心翼翼的说道,没成想话音刚落,立马看到一个飞腿砸来,随后他整个人便飞了出去,越过七八栋台阶狠狠的砸在了地上,顿时摔得七荤八素,浑身的骨架都要散架了。
“蠢材!”
何自钦怒斥了一声,“我怎么养了你这么蠢货!”
他身后的两个保镖赶紧跑过去把何瑾瑜扶了起来,何自钦没搭理他,直接快步下了台阶上了车。
何瑾瑜在两个保镖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上了车,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下来了,他长这么大,他爸还是头一次打他打的这么狠的,全都是拜这个何家荣所赐!
一路上何自钦铁青着脸,一直没说话,何瑾瑜缩在车门旁,大气都不敢出。
从医院出来后何自钦就让局里的人把林羽现在的住址发了过来,所以很快他们便到了林羽居住的小区。
司机亮出证件后,保安压根没敢阻拦,赶紧升起栏杆,放他们通行。
到了林羽居住的楼下后,何自钦皱着眉头瞥眼一旁的何瑾瑜,冷声道:“还不快上去把他叫下来!”
“是……”
何瑾瑜赶紧打开车门下去,有些忐忑的说:“爸,他……他不一定能跟我下来……”
“你告诉他,我何自钦亲自在楼下等他!”
何自钦语气威严道,颇有些倨傲。
别说对于林羽,就是对于绝大部分达官贵人而言,能让他堂堂的国安局局长亲自在楼下等候,也都是莫大的荣耀。
何瑾瑜这才吞咽了口唾沫,一瘸一拐的进了单元门。
出了电梯,他颇有些紧张的找到林羽的房门,接着“砰砰砰”拍了拍门。
此时屋内众人正忙着吃饭、聊天,气氛无比的融洽,听到敲门声后都不由一怔。
“我去开。”
林羽起身跑去开门,看到何瑾瑜后颇有些意外,笑道:“呦,何大少,您怎么来了?”
何瑾瑜看向林羽的眼神有些躲避,垂头丧气道:“我姐情况比较严重,想请你过去帮忙看看。”
“何大少,你当我是什么?你们何家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随从?!”林羽冷一声,“对不起,我现在很忙,您请回吧。”
说完他就要关门,何瑾瑜赶紧一把把门抓住,急声道:“何家荣,我已经给工商局那边打过电话了,只要你救了我姐姐,你们公司的批文很快就可以下来。”
林羽略一迟疑,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交换条件,但是转念一想这个批文本来就是何家阻挠才无法下来的,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淡淡道:“我们申请的批文本来就是合理合法的,你不用拿这个来要挟我。”
说完林羽又要关门,何瑾瑜一侧身,紧紧的抱住了门,恨恨道:“何家荣!我告诉你,你别不识抬举,我爸亲自过来的,现在正在楼下等着呢!”
“哦?何自钦来了?!”林羽颇有些意外。
“放肆!我爸的名字也是你敢直接叫的?!”何瑾瑜顿时眼睛一瞪,满脸恼怒,别说林羽了,就是整个京城敢直呼他父亲大名的,都找不出几个!
“好好好,那你和何大局长请回吧!”林羽二话没说又要关门。
“别别别!”
何瑾瑜见根本吓不住林羽,顿时慌了,这要是再得罪了林羽,他爸非杀了他不了,他语气立时软了几分,说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为下午的事跟你道歉还不行吗?”
“那我问你,何自钦的大名我叫不叫得?”
林羽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这个……”何瑾瑜心里叫苦不迭,连忙点头道,“叫得,叫得……”
“那行,那既然是何自钦来了,我就给他个面子,想让我医治你姐也行,让你爸亲自上门来求我。”
林羽挺了挺胸膛,傲然道。
“求求……求?!”
何瑾瑜听到这个字吓得身子浑身一颤。
“对的,q,iu,qiu。”林羽不紧不慢的给他拼了一遍。
“你疯了吗?!你让我爸求你?!你知道我爸是什么身……”
“砰!”
何瑾瑜还未说完,林羽便毫不客气的把门关上了,拍手喊道,“你爱什么身份什么身份,老子又不欠你们的,爱治不治!”
何瑾瑜顿时一副快哭了的表情,内心苦不堪言,林羽这简直是要逼死他啊!
在他印象中,这么多年来,从来都是别人求他爸,求他们何家,还从没听说过他爸求过别人呢。
他赶紧拍了拍门,不停的冲林羽说着好话,但是林羽理都没理他,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看了眼表,见时间不多了,只好咬咬牙跑了下去。
走到车前,他迟疑了片刻,才将林羽的话结结巴巴的转述给了何自钦。
“好!好!好!”
何自钦顿时勃然大怒,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一巴掌拍在了车前的副驾驶座上,整个车都不由为之一颤。
林羽这哪是在让自己求他啊,这分明是让整个何家求他啊,毕竟他是何家家主,代表的是整个何家!
“长官,要不要我们去请他?”前面两个保镖沉着脸说道,手已经下意识的摸到了腰间的手枪上,印象中他们长官已经很久没生这么大的气了。
“你们去有用吗?就是把他押下来,他就能给我女儿治病吗?!”何自钦冷冷道。
“我就不信他不怕死!”保镖神情狰狞道。
“你们说对了啊,这个何家荣,还真的不怕死……”何自钦颇有些无奈的长叹了口气,想起当初林羽敢跟他叫板的情形,他不禁摇了摇头,接着开开车门下了车。
“爸,您,您真要去求他啊?!”何瑾瑜满脸惊讶的说道。
“废物,你还有脸说!还不是拜你所赐!”
何自钦一脚把何瑾瑜踹到了一边。
要是下午何瑾瑜没得罪林羽,事情至于发展到这种地步吗?!
何瑾瑜吭都没敢吭一声,缩在一旁默默的流泪。
何自钦上去后,直接用力拍了拍门,高声喊道:“是我,何自钦!”
“何局长?!”
林羽开门看到何自钦后,装出一副意外的样子。
“行了,咱都别卖关子了,我女儿和儿子做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替他们赔个不是,希望你大人有大量,别跟他们一般见识,请你去帮我女儿看看病,我何某人,感激不尽。”
何自钦神情自若的说道,接着一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言语中仍然带着一丝傲慢。
“何局长,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我跟你儿子说的是求字,不是请字吧?”林羽瞥了他一眼,神色淡然。
“何家荣,我告诉你,你不要太过分了!”何自钦冷着脸沉声道,他能亲自上来请林羽,就已经是天大的面子了。
“既然您坚持说请,那我自然也有拒绝的权利,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时间,何局长,请回吧。”林羽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何自钦胸口憋得直疼,冷冷的望着他,眼中满是狠戾,手微微的打着哆嗦。
二十年了!二十年没有人敢对他这样过了!一个小小的何家荣竟然敢在他面前如此张狂!
但是一想起女儿,他只好把火气压了下来,沉声道:“何自钦,求!何先生去给小女看病!”
他特地加重了“求”字的发音,感觉整颗心脏都在颤抖。
“好!我今天就给何局长这个面子!”林羽一挺胸,满脸自得的笑容。
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他何家势力再大,地位再高,如今,照样得老老实实求在他“何家荣”头上!
林羽去医馆拿了医药箱,便随着何自钦去了医院,跟窦老打过招呼后,便急匆匆的进了病房,毕竟何妍妍情况危急,拖延不得。
何妍妍见到林羽后也没有以前那种咄咄逼人的样子了,低着头,有些不敢看林羽。
林羽也没理会她,在她伤口上查看了一番,随后问赵忠吉要过纸笔,在方子上写了阿里红、穿心莲、细叶七星剑等十数味草药,接着递给赵忠吉,让他吩咐人去抓药。
窦老看到方子上的内容后不由一怔,急忙提醒道:“何小友,你这方子上的药量,好像太大了吧?吃这么多,会出人命的。”
“窦老,我这药不是用来吃的,是用来做药浴的。”林羽笑道。
“药浴?!”
窦老猛然一怔,接着一拍脑袋,兴奋道:“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啊!”
“窦老,他这种办法可行?”何自钦慌忙问道。
“当然可行,我应该早点想到的,老了,糊涂喽。”窦老摇头苦笑道。
何自钦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眼神复杂的看了眼林羽,心想自己一个“求”字,换了女儿一条腿,值了!
“一会儿药抓过来,熬制之后掺在四十度温水里,让何小姐进去泡三十分钟,可去肌表之毒,但是内腑之毒,还需要吃药调理。”
说完林羽走到一旁给厉振生打了个电话,让厉振生抓几味药研碎,制成药丸送过来。
医务人员搬来药浴盆之后,何妍妍便在两个护士的帮助下,在病房内泡起了药浴,众人焦急的等在外面。
虽说这个房子得到了窦老的认可,但是能不能起效,谁也不敢说。
过了有半个多小时,门突然开了,一个护士激动地喊道:“何小姐站起来了!”
众人慌忙挤进病房一看,见原本整条腿都失去知觉的何妍妍此刻竟然真的站了起来!
而且她腿上的紫斑已经全部褪去,恢复了肌肤原本白皙明亮的颜色。
“厉害啊!就泡了会儿澡就好了?!”
“中医也太神奇了吧!”
“不可能啊,中医不都是些忽悠人的玩意吗,怎么可能见效这么快!”
“眼见为实,由不得你不信啊!”
一帮外科医生满脸惊讶,不可思议的热烈讨论着。
“妍妍,你感觉怎么样?!”
何自钦也是满脸振奋,急忙迎上去扶住女儿,关切道。
“不疼也不胀了,感觉好多了。”何妍妍激动地都快要哭出来了。
何瑾瑜望着这一幕再次留下了眼泪,刚才挨的那些打,值了!
此时厉振生也把赶制好的药丸送了过来,林羽转交给何自钦,说道:“每天两次,一次六粒,吃一个星期就能痊愈,而且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
何自钦接过药,脸色缓和了几分,沉声道:“谢谢。”
“您不用谢我,要谢的,应该是您自己。”林羽淡淡一笑,“当初要不是您告诉我京城不是我待的地方,我也不会留下来,我要是不留下来,令千金,也不会保住这条腿。”
何自钦听到这话立时憋得脸通红,哑口无言,第二次了,今天第二次了,这个何家荣简直是不气死他不罢休啊!
“何局长,没事那我就先走了。”林羽笑眯眯的挥了挥手,接着转身往电梯间走去。
他身后的何自钦一把捂住了胸口,急忙道:“快,老赵,给我开点胸痛药……”
林羽跟厉振生走出贵宾病房区后,伸了个懒腰,感觉心头畅快无比,何家跟他摆过的谱,他今天全还了回去!痛快!
“你是……何家荣?!”
这时他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添加"songshu566"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