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4章 医闹
“你只要确认下这个方子是不是你开的就行了,好好看看字迹。”
林羽把方子递给宋征。
宋征领会过林羽的意思,立马认真的看了一眼,接着点头道:“这就是我开的那张方子,错不了。”
林羽对照了一下抓药单据,这才转头冲黄衣男说道:“方子没有任何问题,不可能会吃死人,你们煎药的时候,自己有没有错放什么其他药材?”
“不会!绝对不会!”黄衣男十分果断的说道。
“这么多味药,如果你们不懂中药,很有可能会放错。”林羽皱着眉头说道,不明白为什么黄衣男会如此自信。
“我嫂子也害怕会抓错药,所以特地请隔壁中药铺的邻居给煎的。”黄衣男镇定道,接着回头看了眼红衣服的女子。
红衣女立马点点头,说:“我就知道你们会赖账,所以把我们邻居也请来了,他也是个医生。”
她话一说完,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从人群中站了出来,穿着一身中山装,留着一个山羊胡,看起来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
“不错,这几日的药都是我帮他们煎的,我可以确保,药和药量绝对都没有错,早料到你们会抵赖,我们特地把煎药的药渣也带来了。”
山羊胡从容的说道,接着冲红衣女使了个眼色,红衣女立马从轮椅后面的袋子里掏出一个盛有药渣的煎锅,递给林羽。
“我丈夫就是喝完这锅药后中毒的。”红衣女气愤道。
“以前呢,以前喝的时候没事吗?”
林羽看了眼煎锅里的药渣,内心苦笑,看来对方这次是有备而来啊。
“以前喝倒是没事,就是这次,喝完后整个人神情立马变得很痛苦,气都喘不上来。”红衣女回忆道。
“既然以前喝都没事,那为什么这次喝就偏偏有事了呢?”
林羽皱眉在煎锅中闻了一下,随后挑着眉头扫了山羊胡一眼。
“你什么意思?!是说我这次把药弄错了吗?不信你辨辨里面的药渣,看对不对,实在不行,咱拿去卫生局化验!”山羊胡脸气的通红,底气十足道。
“药渣确实没有问题。”
林羽仔细的在煎锅里翻弄了翻弄,发现二十余味药材,不管从种类还是剂量上来说,确实都很对。
“那就是你们的方子和药有问题!”山羊胡听完脸上满是得色,随后拿手一指林羽,冷声道:“你这么维护济世堂,恐怕他们没少给你好处吧?一丘之貉!”
“对,物以类聚,他肯定也不是什么好玩意!”
“就是,一群人渣!既然承认了,那就赶紧赔钱吧!”
“要我说就告他们!告到他们破产为止!”
“以前我还老来济世堂抓药,看来回头我得去医院做个体检了!”
“这种垃圾店就应该倒闭,狗屁的中医!”
人群见林羽承认方子和药渣都没问题,立马纷纷叫嚷了起来,大声喊着让济世堂还一个公道。
黄衣男更是情绪激动,从路边摸起一块石头就朝济世堂店里扔了进去,砰的一声,大门玻璃立马出现了一个蜘蛛网裂纹。
围观的众人也学着样子拿着纷纷拿出手里的杂物要往济世堂扔。
“何大哥!”宋征脸都吓白了,他还从未见过这种场面呢,现在爷爷不在,他彻底六神无主了,只能寄希望于林羽。
“都给我住手!”
林羽暗暗加了内息,一声清喝分外高亢清冷,围观的众人只感觉被震的身子一哆嗦,立马安静了下来,看向林羽的眼神不由带着一丝惧意。
人们发现,原本平平无奇的林羽,此时身上竟然散发着一股摄人心魄的王者之气。
“我只是说这煎锅里面的药渣没有问题,可没说病人喝的药没问题!”林羽冷冷扫了山羊胡一眼,“恐怕有些药渣,在来之前,你就已经剔除掉了吧。”
“你什么意思?!”
山羊胡怒目而视,怒声道:“不信我们现在去卫生局化验,看看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成分!”
“不用查,查不出来的,因为你不过是在法半夏里掺杂了一些生半夏而已,它俩是一种药材,只不过加工方法不同而已,自然化验不出来。”
林羽望着山羊胡冷声道,要不是他对各项中药的气味分外敏锐,还真就被这个山羊胡糊弄过去了。
“你……你血口喷人!”山羊胡身子一颤,极力用愤怒掩饰脸上的慌张。
围观的众人听林羽这么一说,不由诧异起来,稍微懂点中药常识或者生过病的人,都知道生半夏服用不当,确实会引起中毒。
而现在这个病人的中毒症状,确实跟生半夏中毒的症状一样。
“血口喷人?”林羽冷哼一声,接着道:“只要带这个病人去医院抽血化验一下,自然会真相大白!到时候,你犯的可就是蓄意杀人罪!”
“啊?!”
山羊胡面色惨然一变,身子抖了几抖,突然噗通一声跪在林羽面前,哭喊道:“大哥,我一时糊涂,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并不想害人,我就是想搞砸济世堂的招牌……”
山羊胡的药店就在临街,收费昂贵,自从济世堂开张之后,他那里便渐渐没了生意,所以才想了这么一出“妙计”抹黑济世堂。
本来他完全可以成功的,但是怎么也没想到林羽会从天而降。
人群顿时一片哗然,黄衣男和他的嫂子妹妹也是大为吃惊,竟然是山羊胡暗中做了手脚,亏他们那么信任他。
众人也是哗然一片,调转矛头,开始攻击山羊胡。
“人渣!视人命如草芥,就你也配称中医?!”
“就是因为有你这种黑心医生,我们才看不起病!”
“这种人就该千刀万剐!”
人群一边叫嚷,一边把刚才准备扔济世堂的杂物系数扔到了山羊胡身上。
“你这个人渣,枉我们这么多年邻居!”黄衣男怒喝一声,冲上去对山羊胡拳打脚踢。
“哎呦,饶命啊……”山羊胡抱着头惨叫。
刚才他还无比风光的领着众人斥责林羽和济世堂,眨眼的功夫就被打成了猪头。
“你这个黑心的败类,我非告到你倾家荡产不可!”宋征恶狠狠的冲山羊胡说道,心中不由长松了口气,看向林羽的眼神中满是感激。
林羽冷眼瞥了山羊胡一眼,没有出手阻止,对于这种毫无医德的败类同行,他没有丝毫同情。
“宋征,借你针袋用一下,我帮这位大哥把毒解了。”
林羽冲宋征说了一声,宋征急忙小跑着去把针袋取了过来,恭敬的递给林羽。
林羽把病人身上的针管拔掉,随后在他尺泽、鱼际、阳陵泉、太冲等几个穴位扎了几针,顺着银针暗暗灌入自己体内的灵力,快速帮病人排解掉肺热以及肝脏里的毒素。
不到几分钟,轮椅上的病人眼瞅着脸色渐渐红润起来,呼吸也平稳了下来,整个人瞬间来了精神。
“小神医,谢谢您!”病人激动地说道,神态已如常人。
“神医,神医啊!”
“太不可思议了,这么会儿的功夫竟然就好了?”
“看到没,这才是真正的中医!”
围观的众人看到眼前的这一幕,不由纷纷惊叹。
“小神医,你在哪里坐诊啊,我们也去找你看病啊。”
“是啊,小神医,以后我们看病就找你了!”
“这种医术,就是收费再贵,我也愿意!”
现在像林羽这种负责任又有能力的医生实在是少之又少,大多数的医院都是以盈利为主,花了冤枉钱却没治好病的例子不胜枚举。
“大家客气了,我确实想要自己开一个中医诊所,到时候欢迎大家来我这里看病!”
林羽冲大家笑了笑,没想到自己来帮济世堂解决麻烦,还顺道替自己未来的医馆做了下宣传。
“小神医,那你到时候记得通知我们啊,请问您高姓大名啊?”
“奥,我叫何家荣。”林羽笑道。
“何家荣!他就是何家荣,跟宋老斗医的那个何神医!”
人群中顿时有人记起了他的名字,围观的众人也不由亢奋了起来,虽然没见过林羽,但好多人对“何家荣”这个名字可是闻名已久。
当下众人齐声表态,如果林语开医馆,他们一定会去大力支持。
“何大哥,你要开医馆?”宋征诧异道,“地方选好了吗?”
“没呢,我正为这事发愁呢。”林羽摇头苦笑了下,随后想起了什么,笑道,“我开医馆,济世堂不会不高兴吧?”
“何大哥,你话说到哪里去了,你刚帮了我们这么大忙,我感谢你还来不及呢,再说,那么多病人,我们根本看不过来,巴不得有个医馆出来帮我们分担分担呢。”
宋征说话言辞恳切恭敬,再也没有了当初眼高于顶的气势。
“你要还没选好地方的话,我倒是有个地方推荐。”
这时薛沁突然从人群中走了过来。
其实她早就到了,比林羽晚不了多少,方才林羽揭穿山羊胡的全程都被她看在了眼里。
林羽身上那股从容自信的神情令她看的着迷,所以便在人群中一直没出来。
薛沁把中医馆的位置跟林羽大致一说,林羽点点头,满意道:“这个位置倒还真是不错,不知道价位怎么样?”
“那是我朋友的店,你租的话,不用租金,就当我入股了。”薛沁说道。
“这个,容我想想吧。”
林羽迟疑了一下,没急着答应,毕竟家里还有个醋坛子。
等警察来了之后山羊胡便被带走了,黄衣男和宋征等人也被叫去一块儿做笔录,林羽便直接回了家。
晚上他把自己的想法跟江颜说了说,也没说开中医馆,只是说做点小生意,打算先把门头租下来,江颜直接冷冷的回了句不行。
林羽无奈的叹了口气,毕竟钱在江颜手里攥着,江颜不答应,他这中医馆还真开不起来。
想起下午薛沁的话,林羽小声嘀咕道:“你要是不给我钱的话,那我可就答应让薛沁入股了,她说门店免费给我用……”
江颜猛地转过身,咬了咬嘴唇,随后气呼呼说道:“那个门店多少钱?”
“按地段和面积,一个月租金大概十万!”林羽一看有戏,立马兴奋道。
“我是说买下来,多少钱!”江颜狠了狠心,只要林羽不和薛沁扯上关系,她愿意出这笔钱。
噗!
林羽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其实他的想法也是最好能把那门头买下来,不过就是怕江颜不答应。
林羽立马冲江颜竖了个大拇指,感动道:“颜姐,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亲姐!”
“不要脸!”
江颜面色一红,心里暗骂,亲姐你个头,你跟你亲姐住一间屋吗。福利"hongcha866"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 断更反馈